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七章:妙用无穷
    玄黄玲珑塔之中,似乎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反应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便从三寸大小,长到了九寸。

    周身玄光隐现,明晦不定,本来已经收入体内的玄黄气,再度从那塔顶垂绦而下。

    符箓流转塔身,首尾衔接,宛若一条锁链。

    整座塔身,似乎在吞噬了紫金钵盂之后,已经到了一个质变的境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顾诚发觉,自己体内的玄黄气法力,随着玲珑塔的变化,骤然被牵引而出。

    遁入右掌掌心的玄黄庆云之中,法力之云滚滚,被玲珑塔吞入身躯之内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玲珑塔似乎化作了一口无底的漩涡,猛烈的吞吸着顾诚一身的玄黄法力。

    顾诚眉头紧皱,却不好有所动作,他自然清楚,玲珑塔之所以有如此变化,正是因为祭炼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。

    宝塔需要借助顾诚法力,熔炼身躯,同时将第一层天罡禁制构建成功。

    这对于顾诚而言,是件好事,虽然消耗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那《玄黄炼塔宝篆》之中对祭炼的过程还是记述的比较详细的,所以顾诚也清楚,这是必要的消耗,且这消耗也不会太过,不至于达到他这等境界不能承受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然顾诚破入通窍境界之时,金页也不会将《玄黄炼塔宝篆》传入他的识海之中了。

    金页十分玄奇,自不会犯这等差错,是以顾诚心中并没有什么担心。

    反倒是期待居多,当然,自身法力渐渐被吞吸,体内经脉丹田空虚之感,也是不大好受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比起玄黄玲珑宝塔来说,也不算要紧了。

    如此祭炼,也不知过了多久,顾诚身在洞中,不知外面时日,只是自身感觉,身体虽还能坚持,却已经有几分虚弱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面色隐隐有些苍白的顾诚,正感受着体内法力朝着右掌掌心缓缓流去之时,眼前玲珑塔变化终究是有了几分缓势。

    宝塔渐渐停下了吞吸法力的举动,蓦然间,整个塔身一暗,周身玄光尽皆隐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玲珑塔变成了一座十分普通的玄黄色琉璃宝塔,再看不出半点神异之处,九寸塔身虽有几分精致,却是不显半点声势。

    见此,顾诚心下一松,苍白面上露出一分喜色,继而将手中玄黄法力所化庆云收入了体内。

    只见得,已然成就法器之身的玲珑宝塔,普普通通的,就这么跌落在顾诚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若非之前祭炼之时的种种异像,而《玄黄炼塔宝篆》之上,又有着详尽的描述,只怕就是顾诚这个主人,也看不出玄黄玲珑塔半点的不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当然,顾诚实际上很明白,这是因为宝塔神物自晦的缘故,虽说玲珑塔不过初成禁制,但毕竟不是寻常法器,自晦表现也算其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顾诚对于法器卖相,并没有太大的讲究,法器与他而言,不过用来护身斗法的,自然是效用更为重要。

    因此,在初步感受过了这玲珑塔的效用之后,顾诚却是忍不住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这件法器,还是十分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法器初成,顾诚免不了要实验一番,毕竟这算是他自己祭炼处的第一件法器,更算是他手中如今最为强势的法器,他自是十分看重。

    顾诚眼光一转,朝着一众从紫金钵盂中取出的物件看去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玲珑宝塔滴溜溜便从顾诚掌中浮起,转瞬之间,在那一众物件中掠过,而后回转顾诚手中,眨眼的功夫,已经是将那些物件都收入了塔内。

    宝塔却是自成空间,而且是每一层都有一个空间,只不过以顾诚如今情况,也只能开辟出第一层的空间罢了,这还是因为吞了紫金钵盂的缘故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便是这玲珑宝塔的第一层空间,也还需顾诚自己日后慢慢开辟。

    当然,玲珑宝塔也不止这等效用,除却宝塔本身与顾诚的联系,练成之后,能够聚散无形,凝聚成玄黄铠甲之外。

    还能驱使出类似六道黑索一般的玄黄索来,虽说没有那六道黑索的污秽之力,却由于玄黄气妙用,以及玲珑塔本身符箓玄奇,更为坚韧。

    即便只有一层天罡禁制,等闲凝煞境界以下的修士,若被困住,也是难以脱身的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,顾诚催动玄黄气,还能借由宝塔符箓,化出一匹玄黄马来,这玄黄马是由那玄黄气与玲珑塔符箓结成,与五马浮屠锁所化阴马却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若是顾诚法力足够,从某些方面来说,甚至能够造化出万匹玄黄马,弄出万马崩腾的场面。

    当然,以如今顾诚境界,还不能做到此事。

    玲珑塔妙用无穷,除了这些功用之外,其余手段,却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全都说完的,还需顾诚日后好好琢磨。

    顾诚稍作研究之后,便将玲珑塔收入了丹田蕴养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玲珑塔的一种好处了,毕竟能够收入体内的法器,也是十分的难得的,对于顾诚而言,也有着不小的帮助。

    总好过,像那紫金钵盂一般,只能揣在怀中,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毕竟这等手段,就算遇到了什么不敌的对手,被人威逼,也能做些隐藏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过比喻,顾诚没有多想,转而却是把注意回转到了自身之上。

    他祭炼玲珑宝塔,却是消耗不小的,所以也需要时间恢复法力。

    因此,玲珑塔虽然是练成了,但顾诚却也是明白轻重缓急,更何况上回他才因此吃过亏,可不想再遭遇一次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顾诚平复心绪,闭目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顾诚炼成了玲珑宝塔的时候,只在那离江宁不远的圣宝山脚下,却有一只白狐,正被一众甲士追追击。

    白狐看着情况不妙,似乎十分的虚弱,而从其灵动眼眸之中,能够看出,这只白狐并非寻常兽类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只白狐正是辛十四娘,本来以她能力,即便郡君派遣手下追索了两月有余,也未能把她如何的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她却没有想到,就在自家躲藏的时候,却遇到了意外。

    这意外不是其他,正是十四娘师尊让她搜寻的那位心狐宗的前辈,这一遭遇,也是她时运不济了。

    辛十四娘虽是妖类,也有几分隐藏气息的能力,但一身法力,却是与对方同根同源。

    是以只一照面,对方便认出了辛十四娘心狐宗弟子的身份。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?咳咳咳,这都不是事儿,推荐一个公众号,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,陪你尬聊!微信搜索或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