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六章:玄黄玲珑塔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顾诚也不会犹豫太多。

    回转洞内,坐上早早削好的云床,将一干禾山道法器都从五阴袋中取出,放在身前。

    而后,右手手掌一翻,却见缕缕玄黄气,自顾诚掌心浮出。

    一丝一缕,纠缠一起,化作一条条玄黄符箓锁链,而后以一种奇妙的方式,互相勾连,缓缓自下而上扭转,渐渐构建成一座九层玲珑宝塔。

    宝塔略显虚幻,周身符箓玄光流转,缕缕玄黄之气,自塔顶垂绦而下,隐隐泛着光晕,瞧着便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玲珑塔塔座,为顾诚玄黄气法力所化云团托举,沉沉浮浮,不时能看到玄黄气流转宝塔周身,复又回返,却是形成了一个循环。

    更显奇妙。

    顾诚见玲珑塔成型,面上也是有几分喜色,虽说早有心里准备,但此事与他而言,毕竟紧要,难免有些不自主的喜悦。

    玲珑塔成型,此时便要催动法力,吞噬那一干法器了,第一次尝试,为求稳妥,顾诚也不敢冒进。

    将那一条隐隐有些要崩散了的六道黑索,抬手招入昨掌之中。

    六道黑索本有两条,一条顾诚经常使用,这一条却因禁制太低,加上没有时常祭炼,已然有了崩散趋势。

    虽说有些可惜,不过如此一来,到是方便顾诚尝试祭炼玲珑塔。

    平复心思,顾诚一催法力,便将六道黑索朝着玲珑塔抛去。

    却见得,在六道黑索抛至玲珑塔上方之时,本来只是安安稳稳在顾诚掌心沉浮的玄黄玲珑塔,忽的闪起玄光,周身符箓流转蓦然快上几分。

    而后,顾诚便看到,那玲珑塔塔身倏忽间倒转过来,塔座骤然涨大几分,而后道道玄黄气,自玲珑塔中游出,瞬间便将那一条六道黑索摄入了宝塔之内。

    六道黑索本就有了崩散趋势,被宝塔这般摄入,玄黄气一吞噬,只转眼的功夫,伴随着玲珑塔在玄黄庆云之上旋转沉浮,塔内六道黑索,已然崩散开来。

    而后,玲珑塔塔内玄黄气化身的符箓锁链,蜂拥而来,将六道黑索崩散后的散碎禁制,炼器灵材,尽皆消磨吞噬,随后回转塔身之中。

    隐隐能够见得,那玲珑塔身经过吞噬六道黑索之后,变得凝实不少,周身玄光也隐去一些,变得更为古朴,更像一件真实器物了。

    见得此幕,顾诚也算放心几分,如此情况,已然说明了,那《玄黄炼塔宝篆》却是没有半点错漏的。

    顾诚也自信,继续吞噬几件法器下去,这玄黄玲珑塔第一层天罡禁制,便能够凝练成功,到时玲珑塔才算是真个成了护身法器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顾诚也是不敢怠慢,当下继续将一干禾山道法器抛入玄黄玲珑塔中。

    五毒白骨幡、五马浮屠锁、骷髅妖……

    这几件法器,禁制各有不同,最为强横的,自然是那骷髅妖了。

    骷髅妖有七层地煞禁制,其本身也是禾山道中比较特殊的一件法器,却是在顾诚驱使玲珑塔吞噬之时,还能做出些许反抗,着实也算不凡。

    若非顾诚助力,或许这骷髅妖还真能抵挡住玲珑塔吞噬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也给顾诚提了个醒,玲珑塔虽然神异,终究也不过法器一件,若是没有法力催动,威力也终究差强人意的。

    这般念头转过,顾诚再度变得冷静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正是那玲珑塔祭炼要紧的时候,虽说未能此时练出这第一道天罡禁制,也没什么妨碍,却终究有些不圆满。

    顾诚见此眉头一皱,一凝神,却是将洞口处九道玄阴斩鬼符都召入手中,旋即丢入玲珑塔之中。

    眼见得,本就吞噬了几件禾山道法器的玄黄玲珑塔,再度将九道玄阴斩鬼符吞噬之后,显现出的,已然是一副古朴玄黄色宝塔的模样,塔身细腻,其中流转的符箓,已经是隐藏不见。

    沉浮在玄黄庆云之上,也有了几分法器的模样。

    若是只这么看着,只怕都认为这玲珑塔已然祭炼成功。

    不过只有顾诚这个主人清楚,玲珑塔第一层天罡禁制,却还未能功成。

    明显还是吞噬的法器不够,不足以凝练出法器身躯,所吞噬的法禁,也有些供养不足,不能将禁制凝成。

    这般情况,顾诚未免有些为难,虽说这玲珑塔可收入丹田淬炼,即使未能一次就炼出禁制,但是终究有些令人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况且顾诚几乎把一众法器都丢入了玲珑塔中,身上已然少了不少对敌手段,若是不能将玲珑塔炼成,难免是有些不美的。

    而且,禁制未能炼成,玲珑塔便不能动用,却是有些鸡肋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顾诚念头转转动,却是把注意放在了法海留下的紫金钵盂之上。

    这件佛门法器,于斗法之上,虽说差些意思,却并不意味着,这件法器威力就差了。

    须知道,法海本来也就这紫金钵盂和那飞龙禅杖,作为看门的法器,禁制自不会若了。

    这紫金钵盂,虽不如飞龙禅杖,却也有十一层的地煞禁制,如此层数的禁制,威力自然不差。

    只是顾诚修炼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,一身玄黄气分数道门法力,催动那佛门法器,终有几分制肘。

    是以出了当初用来困禁麻三骨练就的女尸之外,都只用作储物之用,多多少少是有些浪费的。

    顾诚却是想着,与其留着这紫金钵盂做个鸡肋,倒不如借此成全了玄黄玲珑塔。

    这般念头转过,顾诚思索半晌,做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也不喜犹犹豫豫,加上玲珑塔成就之后的效用,对他也足够吸引,自然不会再多想什么。

    将紫金钵盂取过来,其中保存一干事物尽皆取出,暂且放在身旁,旋即微微一叹,还是将钵盂丢入了玄黄塔中。

    紫金钵盂这一抛入,玲珑塔却是吞了个胀满。

    塔身都渐渐有了几分膨胀,渐渐的,玲珑塔塔身之上,散着金色光晕,不时有佛门梵唱传出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玲珑塔动静终于稍稍停歇,浮玄黄庆云之上,也不转动了,似乎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不过这沉寂,只维持了瞬间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却见顾诚掌中玄黄玲珑塔,骤然变化,小巧塔身,豁然一长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