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五章:雷珠成
    月色之下,一只白狐极速掠过,身躯化作了一团白影,若是眼力不好,却是极难发觉。

    忽地,那白狐身子一顿,脑袋有些奇怪的往一个方向看了眼,没多久,便朝着所打量的那个方向遁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白狐离去不久之后,却有一只野狗模样的妖怪,来到此地,原地嗅了嗅,便找出了白狐所离去的方向,当即追寻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红昌,我父亲他们可是安全离开了?”

    化作原形的辛十四娘,正逃脱郡君鬼卒追捕,却得柳红昌传讯,心忧亲眷安危之下,急急忙忙得赶了过来,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“辛翁他们都已安全过了江,北上去了,路上小心些,应当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柳红昌也明白辛十四娘的担心,当下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如此消息,辛十四娘却是松了口气,而后神色一肃,道:“知晓结果,我也心安,此事辛苦红昌你了,不过我身后正有郡君鬼卒追踪,却不好多说,你且找个地方隐藏,莫要被我牵累才是。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自是感激,不过此时毕竟不是说话的时候,想到身后追兵,自不好让柳红昌受次牵累。

    柳红昌也心知,以自己的情况,跟在辛十四娘身边,不过是个拖累,她对辛十四娘所以自然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只是她一转念,却是想起了一件事,不由扯住十四娘的衣袖,道:“十四娘,我倒有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柳红昌把自己遇到顾诚的事情说与了辛十四娘,连带顾诚询问心狐宗的事情,也没忘了提。

    而后说道:“我看那顾公子修为不差,手段也是厉害的,十四娘你也说过,那顾公子修的是玄门正宗的法门,倒不如去找他帮忙,或许能有一些转机。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听着柳红昌话语,本还点着头,听到这后头的提议,却是摇头道:“不可,且不说这位顾公子性情如何,便是他愿意帮忙,我也不好肆意连累他人的,今日之事,源头在我,也是我自身的劫难,若是将麻烦带去,牵累别人,那与郡君所为,又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柳红昌却也不知说些什么了,她自然知道如此做法是有那么一些不妥,但是也是担心辛十四娘安危,一直生活在这江宁地界的她,对于郡君势力,可是了解不少。

    即便辛十四娘拜入心狐宗,习得了魔门真传,但柳红昌并不觉得,入心狐宗不过十数年的十四娘,能躲过郡君的追捕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无碍的,除非薛巡使归来,亲自动手,其余诸人却也抓不住我的,我自会小心红昌你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微微一笑,而后道:“至于那位顾公子所问之事,你与他直言便是,虽不知他为何要问心狐宗之事,不过心狐宗也不是什么神秘之处,更没什么好隐瞒的,我与你说过的事情,你与他说上一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辛十四娘却像是想起了什么,顿了一顿,道:“对了,这位顾公子姓顾,又问起心狐宗之事,倒是与我要做的一件事情,有那么几分巧合的模样,若是红昌你见了他,可以帮我问问,他是不是认得一个叫顾才的心狐宗修士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不等柳红昌问话,辛十四娘回头看了看身后,却是担心追兵赶至,当即让柳红昌寻觅地方躲藏,自身又化为白狐,寻了一个方向,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柳红昌见此,微微一叹,鬼身化虚,转眼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诚祭炼葵水雷珠,不知不觉间,又是两月时光过去。

    那葵水雷珠,已然炼成了三枚,虽说这威力,终究有那么一些差强人意,却也算是达成了顾诚目的。

    以这三枚雷珠效用,对付寻常凝煞境界以下的修士,是没什么问题了,且就算凝煞修士,这雷珠发出,也能对其凝煞法力造成一定的影响,稍作阻拦。

    如此结果,自然也算的上不错了,毕竟那凝煞修士,法力经过煞气凝练,质量已然不同了,与练气四层之下的修士法力几乎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这般情况下,葵水雷珠尚且能够起到效用,已经算是难得。

    除雷珠之外,这两月时光,顾诚却也将那玄黄玲珑塔法力塔身,凝练出了几分成效,玄黄气循环之下,符种构建的玲珑塔已然能够维持着塔身形状,在丹田之中沉浮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顾诚已经是可以动用玄黄气,吞噬法器,来祭炼玄黄玲珑塔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因为凝聚塔身的消耗,顾诚法力虽得到了打磨,却未能冲破第二处窍穴,也算有些许遗憾。

    今日正是顾诚准备祭炼宝塔的时候,玄黄玲珑塔吞噬法器,本就来者不拒,并不挑剔,或者说不拘什么法器,对祭炼宝塔,都是有着助益的。

    因为不论何等法器,其上的禁制、材料,都是玄黄塔所需。

    顾诚已然是准备好了几件法器,供玄黄塔吞噬。

    或者说大部分禾山道法器,顾诚都不准备留着,这倒不是顾诚太过耿直,而是那玄黄玲珑塔神妙之处,非比寻常,若是能够祭炼出这第一层禁制,凝聚法器之身,不仅本身有妙用,还能够使出曾经吞噬过的法器能力。

    有此一宝,显然抵过无数低级的旁门法器了,顾诚自然不会不舍得。

    因此,除了一杆浑天幡,一条六道黑索,以及那装点门面的五阴袋之外,一众禾山法器,顾诚都不准备留着。

    玄黄玲珑塔与顾诚而言,十分紧要,顾诚却也不敢怠慢,专门在这江岸青山之中,搜寻了一处天然石洞,作为隐藏之地。

    月余前,顾诚便得了柳红昌回复,知晓了心狐宗相关事宜,也知道辛十四娘似乎对顾才也有几分兴趣,只是那时顾诚,并未急着去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加上后来辛十四娘被那江宁郡君麾下的一众鬼卒妖精追索,连这长江两岸,都搜寻过不少次,顾诚见识过后,见如此麻烦,自不会傻到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所以也就把这事暂时搁置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找到这处隐秘山洞,也有那鬼卒搜寻辛十四娘的缘故,毕竟不想被人打搅。

    再加上上回吃过亏,被柳红昌闯入厢房之中,受了教训,顾诚自不会再大意。

    是以,才特意找了这处地方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,他都还觉不妥,祭炼宝塔之前,犹自寻来一块大石,堵在了洞口,且布下九张玄阴斩鬼符,可谓是能做的防卫都做了。

    这般布置之下,总算也定下了几分心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