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四章:巡使去向
    柳红昌带着几分不解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顾诚却不再理会此事,越是修行,他便越是觉着,许多事情摆在修行面前,都没了什么太多的意义,而随着修为的晋升,想法也有了很多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只说这顾才之事,放在数月前,他是十分的惦记的,虽然表面不说,事实上却也一直记挂心中,总归有几分疙瘩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,却没了这等心思,相较于长生大道,似乎区区一个仇敌,已然算不得什么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顾诚也禁不住微微摇头,自家如此念头,也不知是好是坏,总归只能坚定心思,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没有师父的缺点了,若是有老师指点,有了疑惑,还能询问,也能少走一些弯路,现如今他却也只能自己摸索,按着自己的想法去走。

    暂且不说顾诚心中念头,柳红昌一走,这江岸山林间,却又变得寂静,除却江水冲击之声,山间也少有虫鸣,算是难得清静。

    顾诚也是暂且放下心思,转而把注意放回到葵水雷珠的祭炼之上,本来在鬼狐们到得江岸之前,顾诚便是在寻思着,如何能够加快几分进度

    后来却因为,众人打搅,才被打断了思路。

    如今自然是又想起了这件事情来。

    当时他想的是,找鳝统领问问情况的,毕竟对方长年都在这长江中混迹,想来水属灵材也不会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鳝统领远在镇江水府,这却是有些麻烦,想了想,顾诚还是禁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虽说他想要去找鳝统领一趟,但是一想到那镇江龙君,却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还是老老实实的自家祭炼为妙,虽说耗费的时间可能长久些,但是也总比招惹麻烦来得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顾诚也不管旁人如何了,回到岸边,寻了一处隐秘之地,也不收了浑天幡,只将长幡插在身旁,便召出打好几分基础的葵水雷珠,继续祭炼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,

    “郡君有令,莫要叫那狐妖逃了!”

    却在顾诚祭炼法器之时,郡君府邸所在,那薛尚书墓前,涟漪闪过,一只数丈白狐,凭空跃出。

    骤然落地,身躯旋即变小了去,也不做什么停留,倏忽间,便往一旁的山林窜去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后,那薛尚书墓前,虚空一晃,一到阴暗宅门忽地显现,宅门模样大开,内里却是一排黑甲鬼族,个个身负阴煞之气,携兵带剑,瞧着便与寻常鬼物不同。

    宅门骤然落地,这周遭山谷却也随之一震,而后,一只勉强幻化人形,明显还带着一些黄鼠狼特征的妖物,却跳将出来,手里头拿着一枚兵符,只这么一举,那一种鬼卒便是一肃。

    黄鼠狼继而往那白狐逃离方向指去,一众鬼卒见此,沉默不语,轰然踏出院门。

    一步数丈,便追着白狐而去。

    在此之后,手持兵符的黄鼠狼又四下一扫,却见宅中,还有诸多妖物,虽大都看着不怎么成器,少有炼出几分人形特征的,不过也都能看出都有几分智慧,不是寻常兽类。

    “你等也去追寻,莫要让那狐妖逃了……还有那辛氏一族,速去搜寻踪迹。”

    这黄鼠狼看着在郡君手下倒是有些地位,能够受命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众妖得了吩咐,也不敢怠慢,当下部分去追寻白狐,部分却去搜索那辛氏一族的踪迹去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一众鬼卒妖兵们都离去之后,宅院深处,郡君终领着冯平,缓缓走出。

    能够看到,拄着槐木拐杖的郡君,脸色十分的阴沉,便是身旁冯平,也因郡君身上传来的阴寒之气,弄得有些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倒是与这满院的鬼物,有些相似了。

    “郡君,已然安排鬼卒捉拿了,那辛十四娘虽有几分法力,但鬼卒有阴司法阵,捉拿应当不难,郡君可以放心,绝不会让她逃了。”

    黄鼠狼一见郡君,慌忙便过去拜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郡君心情明显不好,即便有黄鼠狼保证,似乎也没有什么松缓的意思,而是冷眼看了看黄鼠狼,才道:“这小狐狸拜了宗门,倒是给她炼出了几分法力,以她表现,那些鬼卒不一定能够捉拿她回来,你如今心思,还是该放在那辛氏一族之上,若是能将辛氏一族捉拿回来,这小狐狸自然跑不脱。”

    “郡君英明。”

    黄鼠狼却是乘机拍了个马屁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此前吩咐过你的,让你去联系老爷,如今可有消息了?老爷如今到了哪里,可能联系上?”

    郡君对黄鼠狼马屁,也不知是受用还是不受用,不过倒是没有继续问十四娘之事,转而却是提起了薛巡使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巡使大人如今正在杭州府,听闻杭州府钱塘县来了位大人物,正巧巡使大人到得杭州,便被钱塘城隍请了去,做个应对,想来短时间内,怕是不能回转了。”

    黄鼠狼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郡君一听这个,脸色再度沉了下去:“哼!整日去游逛,连自家地盘都不管了,真不知他这个巡使当的是什么,如今连一窝不成器的小狐狸,都欺上门了,他还去拜访什么城隍,人家在钱塘做的好好的,与他又有什么干系。”

    郡君对薛巡使有些意见,一干下属却是不敢搭话的,毕竟是上司家事,哪里轮得到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便是黄鼠狼这般机灵的,此时也低着脑袋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倒是冯平,没有这般多的顾及,虽说此前被郡君威势所摄,见了那一众鬼卒以及化为白狐的辛十四娘之后,也多多少少有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但由于郡君此前所为,对他算是十分的照拂,是以他对于郡君,到是亲近居多,全当做了长辈,也没有什么害怕的。

    于是问道:“姑祖母,姑祖父他老人家,时常外出的么?这巡使之职,又是个什么品阶?”

    冯平知晓他这位姑祖父是做过人间尚书的,那算是极大的官儿了,却不是很明白,这阴司巡使,是个什么象征,免不了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待你姑祖父回来,你自问他去便是,与其有空问这个,到不如想想,如何将你那预定的媳妇追回来,此事事关你入道修行,成就如何,全在你自身,我老太婆也帮不得你多少。”

    提到薛巡使,郡君心情明显不好,却也不与冯平解释,提步便往回走去,一面不忘道:“有什么事,你与黄总管交流便是,他会帮你,对了,此地毕竟阴气过重,若是今日能娶了那小狐狸,倒也罢了,如今事情未成,你却不好继续留在此地,损伤身体,终究不妥。”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?咳咳咳,这都不是事儿,推荐一个公众号,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,陪你尬聊!微信搜索或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