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三章:心思变化
    传信?

    顾诚闻言一怔,不过他反应不慢,转瞬便联想到了那一众渡江的狐妖。

    想着柳红昌所为,目的明显是要看顾这一众狐妖离开,心下便有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传信,可是要传与那辛氏女修?”

    顾诚问道。

    柳红昌有些诧异,却不知顾诚从哪里联想到得,不过此时受制于人,且此事也十分重要,她也没有再去揣摩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正是,公子当是见过十四娘的,我也不瞒公子,方才渡江的几位,便是十四娘亲眷,十四娘遇到了些麻烦,不得不将亲眷送离这江宁地界,红昌受了十四娘所托,要看着辛翁安然离开,这番却是要回去报信的,也好让十四娘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公子对此前红昌搅扰之事,心有不快,此事是红昌之责,只是事关紧要,还请公子帮我将这消息告于十四娘,消息传到,公子想要如何处置,红昌都无半点怨言。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?

    名字倒是熟悉得很,只是不知是不是故事中的那位,当然,顾诚这段时日来,见识事情也不算少了,即便听到这熟悉名头,却也没有太过吃惊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与其说对那辛十四娘好奇,倒不如说对心狐宗的兴趣更大些。

    不过这女鬼柳红昌,也算是让顾诚有些另眼相看,他没想到,此女性格如此坚韧,将这传信的任务,看得比自家性命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如此一对比,那陈李氏表现倒是显得有些不堪了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有了几分改观,顾诚却也不会因此就有太多感触,他捉拿柳红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,还是记着的。

    是以,听着柳红昌说完,顾诚便开口问道:“这传信之事,暂且不论,在下却有一些事情,想要询问,若柳姑娘能好好回答,让我能够满意,自不会再拘束柳姑娘,柳姑娘也可自去报信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柳红昌微微一怔,倒是没有想到,顾诚会如此好说话,她倒也不觉得自家有什么好问的,只是不清楚,顾诚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疑惑,但是想到十四娘那边的情况,却也不好犹豫太久,当下咬牙道:“公子请问便是,若是无甚牵连的,红昌自不隐瞒。”

    顾诚见此,微微点头,柳红昌能够配合,自然是最好不过,于是他便问道:“我也不问你什么隐秘,只想知道,那辛十四娘所在的心狐宗,你有几分了解?”

    柳红昌却是没有想到,顾诚会问如此问题,免不了就是一惊,她与辛十四娘算是好友,在十四娘尚未拜入心狐宗之时,便已经识得了,两女关系不差,所以她对十四娘的事情,也算了解颇多。

    是以也知晓,这修行界中,五方魔教在道门练气士眼中,大都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,甚至不少偏执的道门修士,还对魔教中人,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而知晓这些之后,柳红昌未免就有些觉得,若是外人知晓了十四娘身份,怕是有些不妥的。

    所以顾诚提及辛十四娘,柳红昌便有了几分警惕,落在顾诚手中,受人辖制,她自然也想保全性命,但是要她为了自家安危,便供出十四娘信息,让顾诚知晓,却是万万不可的。

    因此,当顾诚话毕,转眼看向柳红昌时,却只看到一个默不作声的女鬼了。

    见此,顾诚略略一想,也是明白了对方的心思,这倒也不是他如何聪明,只是柳红昌之前表现出的,对辛十四娘所托的看重,多多少少让他明白了几分柳红昌性情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柳红昌想法,自不难明白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诚解释道:“我与那辛十四娘没什么仇怨,更不可能无故要对付他,只是我有一件事情,与那心狐宗有关,所以想从你这了解一些情况罢了,你实在也不必要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顾诚这番解释,柳红昌眼眸微闪,有些动摇,只是由于对顾诚没有多少信任的缘故,终究还是摇头,未能作出什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公子见谅,若是旁的也便罢了,事关十四娘,我却是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问心狐宗,此事与你又没有什么干系,你与我做些描述,我放你离开,去为那辛十四娘传信,皆大欢喜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顾诚也是无奈,对付柳红昌这样性格坚韧,又有那么一丝偏执的人,实在也是十分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该说的话都说了,这女人却是半点都不松口。

    说实在,顾诚对她也是有几分佩服的,不过佩服归佩服,该问的却还是要问。

    总不能是白费了功夫。

    心念转动之下,见柳红昌犹是一副油盐不进,只能是道:“这样吧,为表诚意,我放你离去报信,等事情办成,你若是有心,便回到此处,告诉我那心狐宗之事,如何?”

    听到还有这个选择,柳红昌想了一会儿,总算是有几分心动,这确实也不失为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,如此就对顾诚多少信任,而是想着脱身回去报信之后,自然也能够问问辛十四娘对于此事的意见,以十四娘聪明,想来也能给出几分建议。

    如此念头,柳红昌便点了点头,道:“若是问过十四娘后,她没有什么意见,红昌自不辜负。”

    看柳红昌点头,顾诚微微一叹,也就没有多说了,柳红昌这里,虽然算是一个了解心狐宗的途径,却也不是并非她不可。

    而且顾才之事,顾诚也不过本着尝试探寻的心思,能提早报仇,自是最好,若是不成,日后修炼有成,再去寻仇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倒不必为了他,陷入太深,反倒是耽误了自家修行。

    顾诚在来到这江畔后,想法也有了几分变化,却是准备,在这长江岸边炼出两三枚葵水雷珠,再将那玲珑塔也炼出几分模样,做个底牌之后,便启程去那天都山拜师了。

    其余诸事,权且都放在次位了,毕竟不管要做些什么,终究都是修为来得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境界足够,手段强横,什么顾才、麻三骨,都不会再是什么大麻烦。

    与其在此劳心劳力的算计,不如以修为为重。

    抱着这等想法,顾诚念头通透不少,一时间对于心狐宗什么的,也有些意兴阑珊,随手便将法器收了,任由柳红昌离开。

    与他而言,若是柳红昌能够回来,多些了解也不坏,即便不能立即找顾才报仇,日后行事也算是多些方便,若是不回来,也无甚紧要,左右不过多费些功夫罢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顾诚心境不知觉间,竟多了几分松快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