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二章:鬼狐渡江
    顾诚灵觉强大,加之太上感应化龙真经本就神异,风吹草动却也瞒不过他的感应。

    是以,当一众鬼狐自那山林中窜出之时,手中祭炼法决一收,葵水雷珠眨眼间收入了那紫金钵盂之中。

    继而招出浑天幡,运起那缩地成寸之术,浑天幡一卷,已然隐于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众鬼狐,自顾诚看来,自不难分辨,都是有妖力在身的,不是凡俗兽类,却不知是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便在顾诚打量之时,却见那一众鬼狐,忽的一晃,全都化作了人类模样。

    头前的两头老狐,化作一对老夫妇,看着像是员外模样,这后头几只狐狸,半数以上,都是女子装扮,还有一部分,则是男子了。

    顾诚仔细数了数,除却那对老夫妇,后头的鬼狐中,女子有十八个,男子却有十二个,还有几只小狐狸,瞧着没有妖力的,却是被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过了这大江,便安全些了,女儿们且先上船过去。”

    那老翁,却是对着众人招手,随即从袖中掏出了一座袖珍小舟,往那江面上一抛,瞬间化作了能够容纳五六人的小船来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老翁微微松了口气,不过月色之下,顾诚还是能够看清,老翁神色颇为焦虑。

    似乎被什么人追着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怠慢,听得吩咐,匆匆便安排人上了小船。

    往对岸驶去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这一幕,虽然有些好奇,却也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思,若非这些狐狸来的正好是他修行所在,他哪里回去关注。

    虽有几分奇异,不过顾诚看一众狐妖都渐渐过了长江,也息了心思,准备等人都走后,继续自家炼法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这时,眼眸转动之下,却瞧见了一抹红色身影,飘在哪山林边上,打量着岸边的妖狐们,这一道身影映入眼帘,顾诚便觉着有几分熟悉,

    仔细一看,微微思索,却是恍然,那红色身影,模样正是那夜拜访顾诚宅院的红衣女鬼。

    瞧着女鬼模样,似乎对那岸边一众狐狸颇为关注,好似有什么联系一般。

    顾诚不由有了几分想法,他还记得,那陈李氏说过,这女鬼和那拜访的女修士,还有那么几分关系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不免让顾诚多了几分心思,那红衣女鬼与陈李氏的恩怨,他并不想理会,女鬼搅扰他修行的事情,虽然有几分不满,却也不至于因此便要特意去对付。

    顾诚的心思,却都放在那心狐宗的女修士身上,这女鬼与那女修有关联,想来对于女修出身的心狐宗,也是有所了解的,若是能将红衣女鬼捉了,想必也能问出些事情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还能消去几分此前被搅扰修行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顾诚有了几分计较,他不是喜欢犹犹豫豫的人,既然做了决定,也不会耽误太久。

    待到那一众鬼狐都过了对岸,红衣女鬼瞧着是要回身离开之时,顾诚运转缩地成寸的术法,眨眼睛,略过数十丈距离,来到了那红衣女鬼身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六道黑索已然只悄然驱出,朝着红衣女鬼卷去。

    也许是有了几分习惯,顾诚动用六道黑索的瞬间,总是习惯于用浑天幡化作黑气锁链阻拦对手去路。

    这一出手,却是将红衣女鬼四方上下都封锁了。

    柳红昌哪里想到,在这长江之畔,还会有人偷袭与自己,是以当顾诚靠近之时,她甚至没能反应,而等到四方被顾诚法器封锁,才惊觉有人对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慌张之下,身躯一幻,便要化作鬼气逃离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这时,她的这等手段,却没有什么作用了。

    禾山道法器,本就对那鬼物妖兽最是有神效,禁锢阴魂,不过等闲,是以,柳红昌想要借助鬼身特异之处,躲过顾诚困禁,却是有些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柳红昌所化鬼气撞在顾诚浑天幡锁链变化的黑网之上时,就骇然发现,自己却是完全无法穿过这道封锁。

    而还没等她重新作出什么应对,六道黑索,已然将她困了个结实,重新化为红衣鬼身。

    六道黑索,本是污秽之气练就,对那鬼怪之身,伤害最大,是以柳红昌被这秽气侵袭,便是念头算得上坚韧,也经不住银牙紧咬,苍白鬼面之上,更是变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能忍住痛楚,比起那陈李氏而言,倒是容易让人更高看几眼。

    顾诚捉拿柳红昌,不过是为了询问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,所以也没有将此女直接打杀的心思,因此,见柳红昌满面痛苦,顾诚一抬手,便将六道黑索一松,稍稍收敛了其中污秽之气。

    如此操纵之下,柳红昌却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也有了几分空闲,转眼看向顾诚,只是见得顾诚面貌之时,却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柳红昌还好奇,是谁无故对自己动手,甚至都想到了,是不是郡君派出的手下,已然跟了过来,心中还隐隐有些忧心的。

    却哪里想到,分辨一番之后,看到的竟是顾诚。

    柳红昌虽然不知顾诚名姓,却也从辛十四娘哪里,知晓顾诚并非寻常修士,加上顾诚入住的宅院,与自家也算是有着极大的关系,是以对于顾诚,也算映像颇深。

    “姑娘,可算又见面了,在下顾诚,上回姑娘无故拜访,可是将在下吓得不轻,还未请教过姑娘名姓?”

    顾诚虽然知道柳红昌名字,不过这个时候,却未有表露。

    柳红昌闻言,不由苦笑,在她看来,却是以为顾诚是因为上次的无故冲撞,所以这次才对她报复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她便觉得顾诚有些心胸狭隘,多多少少感觉,自家处境怕是不妙。

    虽说十四娘说过,顾诚可能是出身玄门正宗,这玄门正宗修士,行事大都还算正派,然而顾诚如此睚眦必报,免不了让柳红昌觉着,这世间传闻,还是有些差错的。

    “奴家柳红昌,上次冲撞之责,是红昌不对,公子若要责罚,红昌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希望公子满意之后,能够帮我传个口信。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