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一章:阴司符诏
    “也罢,瞧在你这丫头还算诚恳的份上,此事我便不计较了,不过我这外甥一心一意要与你结个良缘,你这丫头却要如何选择?”

    虽然早有准备,但十四娘听得这话,还是禁不住有些不愉,郡君显然,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的意思,说是与她选择,事实上不过走个过程罢了。

    便是不认同,又能如何,若非她这些年拜入了心狐宗,学的**,如今怕是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安排了。

    十四娘默然不语,由得郡君述说,郡君见此,虽有些不满,不过也是心知十四娘只怕不太情愿,当下便道:“今日你既来了,我便与我这个外甥做个媒人,我这外甥是个一等一的好男子,也是难得的人物,你这丫头,也算是精灵,我看这份姻缘便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人若是没有什么意见,今夜便在老太婆这里,把这亲事给成了吧。”

    郡君看了看十四娘,知她心思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却是再不问十四娘意思,直接拍板,便要将这事儿办成。

    冯平见此,眼眸大亮,自是满意非常,不说十四娘身姿娇俏,本就是个俏丽模样,他早就心慕,只说那神仙之事,对冯平吸引,便足以让他生出许多的期望来。

    “全凭姑祖母主持,冯平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心思躁动之下,冯平虽之前被郡君手下鬼众震慑不小,不敢言语,但此时却也忍不住站了出来,促成此事了。

    郡君见此,微微点头,看十四娘未有发话的意思,却是吩咐身畔婢女,道:“看来你二人都是没甚么意见的了,如此最好不过,左右,且去布置了新房,今夜便将这喜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君且慢,成亲之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我辛氏虽是荒野妖灵,却也是遵循人理的,此事十四娘还是禀告了父母才是。”

    十四娘心中寻思,这般时辰过去,以自家几位亲人的速度,也该到了那长江江畔才是,只消过了长江,倒也不会再有什么牵扯,心下便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我做的媒,还需什么计较?若是要你父母尚有什么意见,我命人去将他二人领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郡君老眼一瞪,沟壑纵横的僵冷面部,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十四娘却道:“郡君之命,十四娘父母不敢违抗。但如此草草从事,十四娘便是死,也不敢从命的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这厅堂之内,瞬间静默,众人却都看向了郡君,瞧着郡君面上阴晴不定的神色,都是不敢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只哪里知,半晌之后,郡君忽然一笑,道:“好!十四娘虽是女子,志气倒高,不屈从威势,真是我的好外甥媳妇,便随了你意。”

    话毕,便让冯平且先回去查查历书,定个良辰吉日,择日成亲。

    而后一抬手,却见枯瘦手掌之上,不知何时,凭空多了一道乌金符箓,郡君手捻符箓,道:“你且受了这道符诏,便去寻你父母家人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瞧见这道符箓,十四娘脑袋微微低伏,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色。

    她自是看出了这道符箓的来历,却是阴司之中,用来限制手下鬼众的符诏,此诏虽然比不得阴司正统的封官符诏,也与道门之中,敕封神祇的符诏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但那禁制威力,却也不凡。

    是以,不少阴司中人,不知将符诏用来限制鬼卒妖众,却也将此符诏,当做禁制来用,困禁仇敌。

    郡君如此做法,明显是并不信任她,要将她掌控在手中。

    晓得如这符诏用处,十四娘哪里还有虚与委蛇的心思。

    心念一转,已然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便在那郡君赐下符诏,要十四娘俯首之时。

    长江岸上,顾诚盘坐于江边,正凝练葵水雷珠,他自江宁到得江畔,却也没有花费多少功夫,早早做了修行,运转周天玄黄气,淬炼窍穴。

    他体内叩开的第一窍穴,隐隐已经开拓了不少,只等完全稳固,再将法力蓄满,便能够尝试叩开这第二处窍穴。

    这般修行速度,已然算不得慢了。

    而稍得空闲,顾诚便开始借助着长江水汽,祭炼起那葵水雷珠来,这雷珠若是祭炼得好了,虽然受限于顾诚境界,想要祭炼大成,对付罡煞修士,是不可能,但是对付寻常凝煞以下的修士,却也能够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得是使用得当,能够真个打中敌人。

    在玄黄玲珑塔尚未凝练成功,整道虚幻塔身尚且都未能凝聚之时,手段不多的顾诚,也只能是先祭炼出一些底牌了。

    虽说那骷髅妖威力也是不凡,但终究不怎么受掌控,还有禾山道那一干邪门法器,用倒是可用,顾诚也没有那么多讲究,不过有些场合,这等邪道法器,却是不好出手的。

    这般顾虑之下,顾诚自然对葵水雷珠上心不少。

    再加上,那葵水雷珠,只需一道法力作为牵引,便能引动,比起需要持续供给法力的一干法器而言,却也少费了太多心思。

    如此方便的物事,威力又不差,加上顾诚吃了这般多的亏,早就有心祭炼,如今到了这长江畔,自然不会怠慢此事。

    不过葵水雷珠,祭炼起来也是不容易,此前顾诚能够祭炼成功,还是亏了法海所留的宝珠,若非宝珠之中,本就精气丰沛,更是天生灵材,顾诚也不可能短短时日内,便祭炼出一枚能打死赵九老道的雷珠来。

    如今没了那等宝珠作为灵材祭炼,进度难免缓慢了些。

    半日过去,尚且只炼化出了一团葵水精气,其上符箓缠绕,勉强算是打出了一个基础,却也还算不上有什么威力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顾诚未免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这效率比他想象之中,慢了不少,而且这还多亏了,他本身因修习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,一身玄黄气法力,本就浑厚扎实的缘故,才有如此速度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旁人来,只怕还要费力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即便如此,这进度也不尽如人意,难免让人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好在,顾诚如今心性,倒也不至于耐不住这点寂寞,积蓄法力,修炼符种,数月时间,他都未有什么躁动,如今自然也不会因此变得浮躁。

    不过是觉得进度太慢,想着寻思一些法子,加快几分罢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顾诚灵光一闪,却是想到了法海的那枚宝珠,这等水系灵物,明显对葵水雷珠祭炼有十分大的助益,若是能够寻得一些水系灵物,想来祭炼雷珠,也会快上几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鳝统领手中,是否有这等水系灵物?”

    正在念头转动之时,月色之下,却有一群鬼狐,自那山林之中涌出,转眼来到了这长江边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