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章:真形窍穴
    这般消息,便是李老郡君听了,未免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按着手下传来的消息,分明那辛氏一族都要逃离江宁了,怎么这辛十四娘,反而又上门拜访了?

    莫不是底下的人搞错了?

    也不怪她如此作想,实在是辛十四娘举动显得有些反常了些,毕竟不合常人思绪。

    只是郡君一转念,却也明白自家手下不可能随意谎报,当下便有了几分好奇,不知这辛十四娘是哪里来的胆子,还敢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这小娘子是什么念头,于郡君而言,都没什么要紧的,只消达成了自家目的,便是那辛氏一族真个逃出了江宁,也没什么挂碍。

    “去领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郡君念及于此,转眼看了看一旁正经端坐的冯平,吩咐了下人一句。

    下人自不敢怠慢,当下便出去请了辛十四娘。

    冯平却也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,脸色阴晴不定,都未能发觉郡君关注。

    一入厅堂,郡君稍作打量,却也是看出,眼前小娘子,便是辛十四娘本身,面色因此倒是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以为辛氏还是顾忌她的面子的,知道让人自来请罪,如此做法,那辛氏族人,逃了也便逃了,倒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冯平也是见到了十四娘,比起此前的魂牵梦绕,此时的冯平心中,却是羞恼居多,不过隐隐之中,也有几分得意,虽是仗了郡君威势。

    然辛十四娘到此拜访,却也让冯平生出不少心思,只觉自家这算是报了仇,颇有几分爽快。

    辛十四娘自不知冯平是什么念头,与她而言,若非有郡君撑腰,此人她却是见都不想见的。

    当然,此番到此拜访郡君,为的也不是什么冯平,而是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妄想,自家这一日的整理,郡君还没发现什么问题,是以,她却是没有半点侥幸心理的。

    在自家亲人都离开月禅寺后,才赶到了郡君府上,就是为了让自家老父和姐妹,多些时间,安然离开江宁。

    “辛十四娘,见过郡君。”

    即是有所准备,十四娘自不会乱了阵脚,见了郡君,便是一礼,恭恭敬敬,似乎真个是来请罪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哼,老婆子还以为,我这张老脸,已然是没了半点用处了呢,连自家外甥都被人给丢出了大门,老婆子却是不敢受你这一礼。”

    郡君语气阴阳怪气,这般言语,自然是发泄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有时候,鬼神与人并无什么区别,郡君自觉占了道理,要发泄恼怒之气,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。

    “十四娘不敢,冯公子虽借了郡君名号,不过到底是凡人之躯,我与父亲,也是存了几分怀疑,却是想着,冯公子若真个是郡君晚辈,自是不敢怠慢的,只是公子若只是仗了名头,胡乱行事,我等平白听了吩咐,到时反倒是害了郡君名声,无奈之下,才请了冯公子出门。”

    十四娘作出一副歉然神情,并一面做着解释,还不忘道:“也是因此,十四娘怕有什么误会,这才过府拜访郡君,还请郡君莫要多想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既如此说,倒是老婆子冤枉你了?”

    郡君听完此话,不置可否,脸色由是那般阴沉,却看不出心思如何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十四娘知晓,这是郡君有意为难,自然不会再多说些什么,老实受着,自不会再生什么波折,到时只需估摸好时间,约莫自己父亲与姐妹们,都出了江宁地界,也差不多可以想法子脱身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前,还是迎合郡君,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郡君见得十四娘如此,面色终是又缓和不少,倒不是她轻易就能相信十四娘所言,而是在这方圆地界,作威作福这数十年,却是不觉得,区区一氏狐族,敢不听她的吩咐。

    是以,才没有对此继续追究下去。

    冯平见此,倒是有些不太满意,只是郡君发话,他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是暂且压下了这等心思,希冀自家入了道途,习得一二般术法之后,再做计较。

    不过念及术法,冯平瞧着十四娘的愤恨,倒是少了不少,转而更多了几分**。

    十四娘身为狐族,本就天生灵觉,又拜入了心狐宗,凝练心月狐血脉,虽只练成心狐**第三层,尚在凝练真形窍穴,但也不会感应不到冯平眼光,其人心思,也算能够感受一二。

    说到真形窍穴,便不得不说说神宗魔门功法层次了。

    十四娘接触虽然不多,却也从师尊手中的传了五层心狐**。

    这魔门真传,前几层都差不多,一层凝练特殊真气,二层初略运使真气,驱如臂使,三层便是凝练真形窍穴,为淬炼血脉打基础,这第四层,便可借助血脉之力,化身神魔铠甲,增加斗法实力,第五层,便是淬炼血脉,为化身神魔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诚然,魔门真传之中,各大真传层次不一,倒也并非都是如此,只不过大抵还是相似的。

    十四娘如今便是在这凝练真形窍穴的层次。

    但凭借天生狐族,在这凝练心月狐真形窍穴层次,她却也算是得天独厚,所以一身灵觉法力,也算是此境顶层了。

    加之心月狐血脉,本就对那神魂念力多有增益。

    所以,冯平心头欲念,她却也能感受一二,只是冯平如此眼光,即便十四娘有了准备,也禁不住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郡君同样是把自家这个外甥孙子的神情看在眼里,不过她倒不觉有什么不对,反而是想起了自己的主要目的来。

    她的本意,是要冯平借助十四娘机缘,入道修法,成就修士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倒也不是她真个对后辈如何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来,冯平行事虽然浪荡,却也有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因他身上,有一个奇异的心窍,此窍名为“鬼狐”,虽算不得如何厉害,但若能够修行,却也能够一些助益。

    至于这二来,便是因冯平祖父的缘故了,此中还牵扯到郡君夫家,也便是那薛巡使,一言两语却是说不明白,只需知道,这其中也缘由不小。

    是以,郡君才会为了一个冯平,费上这般大的气力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其中倒也还有几分巧合,冯平那“鬼狐心窍”,正是与那心月狐血脉有关,不然郡君倒也不一定要去算计十四娘。

    而正是因为十四娘此前拜访,郡君知晓十四娘是拜入了心狐宗,学的心狐**,才有了这般念头。

    之后为了少些麻烦,这才想了法子,要让冯平与十四娘成亲,如此一来,顺其自然,倒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故。

    只是不想,其中还出了波折,辛氏听了自家名号,犹自将冯平赶出了门,这也算是郡君未曾料到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她也未有太过放在心上,辛十四娘既然在此,旁的自然没什么重要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