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九章:郡君
    “十四娘,此人是郡君后人,如此做法,怕是不妥,若是他去郡君那里告了状,届时怕是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辛翁生性稳妥,少与人争,即便出身妖类,却也从未害过人类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般性情,他与老妻,才能将十四娘等十九个姐妹,都一一养成,没有一个夭折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月禅寺,虽离江宁城不远,少有什么大妖魔作恶,不过也不是什么安全地界,一个不慎,可能就有陨身危机。

    若非能够忍耐,不被妖性所驱使,去招惹旁人,只怕十四娘一众姐妹,也不能安然活到今日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十四娘还得了机缘,拜入那心狐宗内,习得魔门**。

    十四娘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若是放在以前,她尚且未能拜入心狐宗之时,或许此事忍便也忍了,有郡君出面,为了自家亲人,也许她也会认下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只是拜入心狐宗,习得魔门真传之后,十四娘一身心思,便已经放在了那长生大道之上,自然不愿意因为郡君威势,便任由这冯平放肆。

    若是事事都忍了,那还求什么长生,这修行之道,又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抱着这般心思,十四娘才将冯平丢出了月禅寺外。

    当然,她既然做了这般决定,自然也能想到,如果冯平去找了郡君告状,会发生些什么,是以当自家老父问起此事的时候,十四娘便道:“那冯平虽是凡人,但是既然借托郡君名号,想来也是认得郡君的,此去必然会禀报郡君,今日之事,女儿想,郡君听闻之后,定然会邀我前去,要女儿做个抉择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不愿嫁与那冯平,此事难有转圜之地,郡君依托阴司,虽未有什么手段,却不好轻易对付,是以,父亲母亲,还有姐姐妹妹们,却是不能再这月禅寺住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待那郡君传唤与我,只怕会生事端,父亲母亲,还是早些通知姐妹们,离开此地为妙,只消出了这应天府境内,想来便是阴司势大,郡君关系深厚,也不至于为了此事,去对付你们。”

    辛翁听得女儿言语,也是微微点头,自然明白此事不好怠慢的,只是听到最后,却没听女儿对提及自身,感觉不大妥当,不由道:“十四娘,你不与我们离开么?”

    辛翁对自家十九个女儿都是十分关爱的,其中又以十四娘为甚,因为在他眼中,十四娘打小便是个极聪慧的孩子,更不用说,如今还拜入了神宗魔门之中,讨得了修行的法门,算是他女儿之中,最有前途的。

    虽说这心狐宗,也算不上什么厉害宗门,却也有着神魔真传,心狐**即便比不得五方魔教之中那些个顶级的真传,却也总有几分机会,迈入长生门槛。

    旁的不说,比起散修妖类,却是强过太多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来说,十四娘也算是辛氏一族中,法力最厚,手段最强的人了。

    是以,当十四娘未有提及自身的时候,辛翁却是升起了几分担心,他忧心的却是,自家这个聪慧的女儿,会因为郡君之事,落入那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不必担心与我,虽说那郡君关系深厚,手下鬼众不少,不过薛巡使却不常在江宁,他不在,以女儿法力,即便不是郡君手下鬼众对手,若想逃离,却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女儿回到江宁,本是接了师尊吩咐,要去处理一件事情的,事情未能完成,我却也不好回转,不然师尊面前,女儿也不好交代,所以,父亲您不必管我,领着姐妹们离去便是,若是你们离去了,对女儿也算是帮助。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此话倒也不是没有理由的,辛翁对自家女儿还算了解,自然能够看出,女儿说的不是假话。

    况且老儿也明白,十四娘拜入心狐宗后,已然今非昔比,自家留在此地,却也只能拖女儿后腿。

    虽不知十四娘还要做些什么事,辛翁也只能是点头。

    见老父总算放下几分心思,十四娘也是松了口气,她自心狐宗归来,便去拜谒过那位巡使夫人,郡君李氏。

    老妇人看上去虽然和蔼,却不是个好说话的,尤其护短,加上本是老死之人,身前做惯了那执掌家宅,内宅主妇之事,便是做了阴司郡君,也犹自脾性不改,算计不少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她所听得一些传闻,那薛巡使,似乎便是不太能够忍受自家这位夫人,才时常的外出巡游。

    连夫家都生嫌隙,可见这李郡君性情。

    是以,十四娘对于此事,却是半点都不敢怠慢的,虽不知那郡君为何瞧上了自己,但是郡君即露了面,却不好再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做了选择,自然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。

    因此,十四娘将冯平赶出去之后,才想着让老父带着亲人,直接离开江宁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是那郡君有什么算计,只要自家多小心些,却也不会有所拖累,陷入危险。

    好在辛翁对女儿担心也不是不明白的,没有过多询问,而是仔细配合,便是那几位已经出嫁了的姐妹,也都通知到了。

    辛氏一族,虽不是什么**力的妖魔,却也不是凡人,这般一来一去,只一天的工夫,便已经通知到了一众亲人。

    听闻自家是得罪了李郡君,虽然惊异,却也没人因此去责备十四娘,而是好好的听从吩咐,收拾细软,连夜离开月禅寺。

    只是这般动静,便是再怎么小心,却也由被有心人盯上。

    这有心人不是旁人,自然是那李老郡君。

    冯平自十四娘处被扫了出来,心中愤恨之下,便跑去郡君处禀报了此事,郡君一听,便是一恼,觉着丢了脸面,当下吩咐手下仆人,要请十四娘过府一叙。

    不过那下人才到月禅寺附近,却见得辛氏一族正在收拾物件,当下便匆忙回转,把这个消息,禀报与了郡君。

    听得这般经过,郡君大怒,哪里能不知十四娘心思,当下便是吩咐了手下鬼众妖物,要将辛氏一族拦在江宁境内。

    只是身为鬼物,青天白日也不好动作,是以等到入夜,辛氏众人已然离了月禅寺,径直往北方而去,那郡君手下鬼众妖物,这才追寻而去。

    便在这郡君面色阴沉,端坐与大堂上首,等着消息。

    而冯平见了郡君威势,不敢丝毫放肆之时,却忽有下人禀报,辛氏十四娘前来拜谒郡君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