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八章:辛十四娘
    顾诚自去长江,祭炼法器,倒是潇洒。

    不过辛十四娘这边,却是十分的无奈。

    自打从顾诚处回到月禅寺后,就颇为不顺,不仅收到师尊传讯,让她早些搜寻出那名同宗仇人的所在不说,这一大清早,还遇到了昨日偶见的醉酒书生。

    那书生也不知是在哪个荒地里睡了一晚上,一身的狼狈,加上那仍旧未曾散去的酒气,即便是身为妖修,十四娘犹自忍不住皱眉。

    听闻这书生来寻她,虽不知书生哪里听了自家名头,但十四娘本不欲多管的,只是哪里聊到,这书生竟拿出了薛府之上,李老郡君的名头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不好处置了。

    郡君虽然没什么法力,只沾了阴司薛巡使的光,在阴司挂了个名号,然其身为一地郡君,终究不能随意得罪。

    加之薛使君入得阴司虽未有多少年头,却已然是五品的阴司巡使,在阴司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人物,法力说不上如何强大,却也不比寻常凝煞修士来得差了。

    而且身份特殊,毕竟背靠阴司,便是等闲炼罡修士,除非九大道门中人,少不了都要给上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十四娘所在心狐宗,不过中央魔教一小宗,便是门内有几个厉害的长老,却有哪里能够轻易招惹阴司,况且她在心狐宗内,也只有师尊作为依靠,如今师尊亦不过练成了五层的心狐**,勉强幻化心月狐魔躯,尚且未能完整。

    只怕就算师尊来了,面对着阴司中人,也不好轻易招惹的。

    是以,在冯平提及郡君名号之后,又说为的便是拜访十四娘,十四娘无奈,也只能出得门来。

    十四娘出得堂中之时,冯平正与自家老父说着些什,十四娘父亲,本就是个温和的,听了冯平来历,自称是那郡君外甥之后,更是不好多说什么,也只能是陪着说话。

    冯平正与十四娘老父说着话,忽的瞧见了十四娘出现,眼眸骤然便是一亮。

    他此时可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晓的书生了,自姑祖母信笺之上,依然是知晓了辛氏部分秘密,自然知道,眼前的娉婷少女,是只妖狐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从前,虽然瞧见了这般美人,知道对方可能是个妖物之后,冯平也会有些犹豫的,只是得了姑祖母指点,冯平心思却是变了。

    姑祖母指点长生大道,他也是心有所慕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十四娘,与他而言,不仅是心慕的美人,还是入道的门槛。

    即便是不知心狐宗什么来历,姑祖母为何又指点他来寻十四娘结亲,但这些都不是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只消想到,那迈入长生道途,逍遥自在,飞天遁地,天下任由你玩耍的场面,冯平心下便是一颤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个浪荡性格,若非如此,也不会因为这个名头,还被县尊教训,丢了将到手的功名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那神仙中人的逍遥,当然是比自家买酒饮醉,到那勾栏之地耍弄妓子,要来的更愉悦痛快的。

    是以,自看了那封信笺之后,他那对美人的**之中,更添了几分功利心思,依然将眼前的十四娘,当做了踏脚板的。

    因此,当十四娘再度看到冯平之时,修士的灵觉,便让她感觉到,眼前的这个书生,与她的感觉,比起昨日而言,更多了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只是心中再是厌恶,眼前之人也是那郡君后辈,十四娘也不好失了礼数,当下一福道:“奴家十四娘,见过冯公子。”

    冯平见着十四娘身姿,却是愈发的满意,自顾用那等打量的眼神,瞧着十四娘,不住点头,十分的轻慢放荡。

    “在下冯平,今日来此,为的便是娘子。”

    冯平言语,十分直接,却是没什么礼数,听得人有些皱眉,不过他自己却没发觉,犹自道转头,对着辛翁,也即是十四娘老父,道:“听闻十四娘尚未婚配,小子不自量力,愿礼聘十四娘为妻,不知辛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这倒也并非全是冯平自身缘故,还有部分原因,却是因为他自幼便丧了父亲,加之少有朋友,没人约束,便成了这般性格。

    是以,习惯之下,他才不觉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,即便他的行为,在常人看来,着实十分的失礼。

    辛翁皱眉不已,若说寻常凡人,来他面前说这等话,即便以他温和性格,也开始逐客了,然而,眼前的冯平,毕竟不同,想到郡君那边,这数百里妖精鬼怪,几乎都受那薛巡使管辖,一个不好,做了得罪,只怕自己一家都难讨得好去。

    因此,辛翁这才勉强压下了心中不喜,回道:“公子是卓尔之士,我自是认同的,但我有些隐衷,不便直言。”

    冯平皱眉,强道:“辛翁这是何意?我与十四娘颇为对眼,辛翁若是不觉有什么不妥的,这事自然便成了,还能有什么隐衷?”

    “冯公子慎言,十四娘不过看在郡君份上,出来一见,冯公子莫要过分了,十四娘醉心修行,无意人间情爱,还请冯公子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见冯平如此态度,一而再再而三的行那失礼之言,即便是戒惧郡君身份,十四娘也有些忍耐不住,俏脸一寒,便出声叱道。

    听得这一娇声冷语,冯平面色一沉,他自然不觉得自家有什么错处,不过提亲而已,却被如此对待,未免觉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在下诚心诚意,十四娘便如此待我?”

    他还想说些什么,却不想,十四娘冷着俏脸,分毫没有再与他多说的意思,抬手一招,冯平只觉自家脑子一个迷糊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,浑浑沌沌之间,忽的身子一痛,再睁眼时,已然是被丢在了月禅寺外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冯平反应过来,知晓是十四娘使了什么术法,将自己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心头又是愤恨又是**更甚。

    愤恨自然是恨十四娘所为,更长几分的**,却是因为见了术法奇妙,心慕不已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冯平虽然心思躁动,性格也算冲动,却也还不算太过愚蠢,知晓自家被丢了出来,就算再次进去,也难讨得好处。

    于是愤愤回头盯了月禅寺一眼,径直便朝着薛尚书之墓而去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