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七章:薛尚书之墓
    “十四娘?是了,是这个小姑娘,容貌脾性都是不坏的,是个好娘子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点头,似是对那辛十四娘也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而冯平这边,见老妇人对那小娘子似乎多有了解,而且看着还有几分关系,心下一喜。

    他虽未曾如何接触辛十四娘,但偶然一瞥,却是记忆深刻,本想着明日得了空闲,再上门去拜访,哪里想到,这机缘就这么来了。

    自家这位长辈,既然是认得那辛氏族人,想来借托老妇人名号,却拜访则个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说不得,还能真个抱得美人归……

    这般一寻思,冯平心中更是喜乐了,恨不得如今便在那月禅寺中,见得那辛氏小娘子了。

    “外甥若是有些想法,且先在我这住上一晚,待得明日,你去那月禅寺一趟,先见见那十四娘,你可托了我的名号,想那辛氏族人,也多少会看在我这老脸之上,给你一份机会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却是如此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冯平一听,虽然与他自身想法也算谋和,只是老妇人一直唤他做外甥,他却也还没能想清楚老妇人的来历,不免有些疑惑,不由问道:“老夫人莫要怪小子失礼,只是老妇人身份,我却是没有什么映像的,不知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冯平语气委婉,却是想问出老妇人身份,毕竟这老妇人虽然说了,他可托着老妇人名号,却月禅寺拜访。

    但他这里,却连这位长辈姓甚名谁,究竟与自家有什么联系,都不清楚,又如何能托了名号去?

    如此想法之下,冯平这才犹豫出声。

    只是老妇人听了,却是一笑,摇头起身,道:“明日你便会知晓了,莫问莫问,好好歇息便是。”

    言罢,老妇人也不看冯平一脸不解,直接由得婢女搀扶起身,往后堂去了。

    却只吩咐那仆妇,与冯平寻了个房间睡下。

    终究是吃醉了的,虽说后来遇到诸般波折,清醒不少,但是躺下之后,冯平却也是到头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缕缕晨曦,映照在冯平面上,恍惚间,却是睁眼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冯平迷糊睁眼,本是想着昨夜自家是在老妇人府中住下了,以为自家好好住在宅院之中,哪里想到,这一四下看去,却是惊得整个人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这周遭,哪里有什么宅院,分明只有几处林木阴盖乐得坟头。

    这几处坟头虽然比起那松坟岗的野坟来得正式,却也不过死人居所而已,哪里是凡人能够住的。

    冯平心头一阵后怕,却是知晓,自家这是遇着鬼怪了,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也顾不得整理衣装,便准备离开这诡异之地。

    只不经意间,却是看见那坟头墓碑上,写着的碑文,当下便是一愣。

    只这么一看,冯平却已经认出了这坟墓主人的身份,却是那过世多年,曾做过当朝尚书的薛乔,薛尚书。

    这位薛尚书,说来与冯平还有几分关系,因为此人正是冯平祖母之弟。

    想着这点,冯平却是恍然,难怪昨夜,那老妇人唤他做外甥,又说他早晨醒转,便能知晓身份。

    却原来,那老妇人还真是他的姑祖母。

    如此一寻思,即便知道,自家这位便宜姑祖母,可能是个鬼物,冯平却也没有多少害怕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家长辈,即便是成了鬼物,那也是先人。

    即是先人,自然不可能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况且,冯平想到,姑祖母对自己的指点,说那月禅寺的辛氏小娘子之事,难免还是心动的。

    即便他的知道,能与自家这位死去姑祖母认识的,说不定也不是什么寻常凡人,当是有些特异之处的,只是每当想到那辛十四娘的美貌身姿,冯平心头便有几分火热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没有去过那等勾栏之地的童子鸡,事实上,他平素十分浪荡,除了饮酒,便最喜美人,在江宁偌大名头,部分便是这风流浪荡的名气。

    是以,寻常美女,他也不是没见识过,只是那辛十四娘,在他眼中,却多有不同。

    即便想到对方可能不是什么寻常人,却也耐不住他心思火热。

    如此念头之下,冯平心有躁动,却是转过身来,理了理衣装,暗道:“姑祖母既然说那辛十四娘是个好的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,这月禅寺还是要去一去的,姑祖母总不至于害了我。”

    念头转过,冯平理好衣装,当下却是先对着那几处坟头拜了拜,说了几声恩谢之言。

    他本也是有几分文采的,这倒也不是什么为难事,况且知晓昨夜那位,是自家先人之后,心思也算是纯粹,不敢怠慢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拜过之后,却有一封信笺,倏忽间吹落到冯平身前。

    见得信笺,冯平先是一怔,拾了起来,四下看看,却是见不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转而看着那信封之上,述了‘外甥启’这三个字,才拍了拍额头,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封信,当是自家姑祖母留的了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点,冯平也不多做犹豫,当下便打开了那信封来,不多时,不长不短的一封信件,他已看完。

    只是看完之后,神色却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眸中能看到几分火热,也能看到些许犹豫,甚至还有一些怀疑。

    不过冯平并没有呆上多久,很快,便回转神来,转眼却是看了看那薛尚书坟头,咬咬牙,也不知做了什么决定,却是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所去方向,赫然便是那月禅寺所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冯平得了姑祖母留信,不知受了什么指点,去往月禅寺,拜谒辛氏一家之时。

    顾诚这边,却是从陈李氏口中得知不少线索之后,便将妇人重新镇封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有骷髅妖在,他也不好将陈李氏尸骨放入五阴袋中。

    只得是将骷髅妖取出,放在了紫金钵盂之中,如此骷髅妖虽有几分损伤,却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整理妥当之后,顾诚没有急着去找那辛氏女子,探寻心狐宗故事,而是离了宅院,直往长江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去。

    一来,是要凝练《玄黄炼塔宝篆》,二来,也暂时躲开一些可能的麻烦,顺带,借助长江水气,祭炼葵水雷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