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六章:外甥
    “真人不知,那贱人名叫柳红昌,本就是个鬼物,也不知我家官人是怎么的被其勾引的,自那贱人被娶进家门后,我家官人日渐消瘦。”

    陈李氏每每提到那妓子,便是愤恨非常,瞧着眸中又起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顾诚也不管这个,陈李氏如今在他手中,却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,自然由得她说。

    “得蒙高人指点,我却是知道了那贱人的底细,便想法子,想将那贱人赶离我家官人身旁,只是那贱人手段诡异,反倒是害的我被我家官人厌弃,后来更是被那贱人害死,是以才成了如今这般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红衣女鬼,便是那名叫做柳红昌的妓子?”

    顾诚听到这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李氏点头:“正是如此,本来,我侥幸成了鬼物,便寻思着自家如今也能找那贱人报仇,可谁知,那贱人竟是找来了一名女修士,将我镇封在尸身之上,埋在院子里,却是终年不见天日,后来,我家官人与这宅院中的仆妇,都被那贱人给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说的倒是有几分逻辑,听着也像是那么回事,不过顾诚却是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事情究竟缘由如何,只听这陈李氏一面之词,是真是假,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主要目的也不在此,他只想知道,那红衣女鬼,以及那女修的来历罢了。

    对方若是不会牵扯到自己,那也便罢了,若是再像白日里一般,找上门来,那他自然是要多做几分了解的。

    “那柳红昌和女修士,有些什么手段,你且说来。”

    这般想着,顾诚也没对陈李氏所言述的故事有什么评判,而是问起了那两人的讯息。

    “那贱人倒是没有什么手段,只是积年鬼气,有几分法力罢了,倒是那名女修,瞧着不像是个寻常的,也不知是什么来历,不过她将我镇封的那术法,听着是叫什么心狐宗“二十八星宿镇魂钉”。”

    心狐宗?

    听着陈李氏之言,顾诚却注意到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顾诚记忆中,那顾才,也是神宗魔门心狐宗弟子,据他自己所言,曾经还是练成了心狐**第五层,类比道门炼罡修士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女修,难不成和顾才师出同门?

    这倒是让顾诚来了不少兴趣,虽说他之前有所决定,准备等到拜入了玄都教后,修成了一定境界,再去找那顾才报仇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一看,或许是个机会。

    他此时已然是通窍修士,一身玄黄法力更是浑厚,手中法器也是不少,若是能够练成那玄黄玲珑塔,对付一个未能恢复伤势,更是再度被法海打伤的顾才,想来也是有几分机会的。

    当然,真要对上,自然是要做更多准备。

    而且,即便是没有顾才的是,只是对心狐宗多上一些了解,也不是坏事,如此想着,他对那女修兴趣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继而再度询问起陈李氏来。

    只是陈李氏明显不知多少讯息,这倒是让顾诚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在顾诚询问陈李氏,关乎那名疑似心狐宗女弟子的女修事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松坟岗左近,一处幽暗山谷之内,幽森宅院,仍带着几分醉意的冯平,却在做客。

    冯平眼中,自家眼前是一座略显大气的三进宅院,瞧着主人家身份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他却也未有多想,这荒郊野外的,哪里来的这般富人宅院。

    面色僵硬的仆妇,将冯平领入院中,来到大堂内。

    便请了冯平入座,而后道:“主人这便来,还请冯公子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冯平迷糊糊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名衣着华贵的老妇人,拄着拐杖,在几名美貌婢女的陪同下,一步步自后堂走了出来,却在仆妇的搀扶下,坐到了上首。

    见得老妇人,冯平虽有几分醉意,却也知道,这位便是宅院主人,当下起身,拱手便是一礼:“小生冯平,却是搅扰老夫人了,不知老夫人请小生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冯公子且坐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抬手,略有些颤巍,声音也是十分苍老嘶哑,配着那鸡皮鹤发,有那么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敢问冯公子,令祖父可是冯云子?”

    冯平听得这话,莫名身子打了个激灵,虽不知老妇人为何这般询问,但冯平倒也不好不做回答,当下回复:“正是先祖父,老夫人可是认得我家祖父?”

    瞧着老妇人如此模样,冯平以为,或许这老妇人之所以认得自己,便是因为自家祖父的缘故了,他倒也不觉有什么奇怪,冯平出身,也算不差,虽然不说如何富裕,也不是什么穷苦人家,若说自家先辈认识几个有来头的富人,也不是什么难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老妇却笑道:“你是我的外甥,只是我老态龙钟,风烛残年,骨肉亲戚之间,久没来往了,是以你才不认得我。”

    冯平一听此话,有些惊讶,道:“小子少时,我那父亲便去世了,同我祖父交好之人,小子却是十不识一,不想老夫人还是我的长辈,实在惭愧,小子从未拜谒过老妇人,却不知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老妇人却摇头一笑,并未之言,只是道:“日后你自当知!”

    老妇人即是自家长辈,冯平听了这话,也不好再问,却坐在座位上,思索起来,一时间,倒是消去了不少醉意,反倒精神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老妇人却没有给他多少工夫去思索这事,而是询问道:“外甥深夜为何到此?这夜路也不好走,你虽有几分文名,却不是武人,终究危险了却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冯生虽仍有几分醉意,平素醉酒后,都会说些大话,然面对可能是自家的一位长辈,他也不敢放肆,只羞道:“却是吃醉了酒,迷糊间乱了方向,这才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冯平却是想到了那穿着红斗篷的俏丽女子,想着那禅寺离此处不远,经不住却是询问了老妇人一句,关乎那女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俏丽女子?外甥说的可是那月禅寺的辛氏一族?”

    老妇人却好像真个了解不少。

    听得此言,冯平心头一喜,冲动道:“应当便是了,我瞧那女子俏丽非常,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级,老夫人可是认得?”

    间冯平如此喜色,老妇人却是一笑,道:“我本要问外甥婚事如何,正要与你说那辛氏女子的事情,不想这倒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说着老妇人却是回头看向了自家几名婢女,问道:“这辛氏一族中,有十五六岁的年纪的,当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主人可是忘了,这是那辛十四娘,前些时日才归乡的,还曾来拜访我主人呢。”

    一婢女却是回道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