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三章:冯平
    不多时,这书生便来到了坟岗处,只吃醉不小,一个踉跄,却是不经意跌坐在一处坟头之上。

    若是这书生清醒,只瞧见这坟岗风光,多少要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只是有句话说的好,酒壮人胆,加上书生酒醉,本就有几分迷糊,却是攀着那木板做的墓碑,便踉跄得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还好,只是他这一使劲,倒把人家的门面给捣歪了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傍晚,那金乌已然往西边沉去,天色隐隐已经有了几分昏暗。

    书生一将那墓碑给弄歪斜,一阵阴风,便在这坟岗之上卷起。

    荒坟地上枯枝烂叶,亦是被那阴风,吹的沙沙作响,加之这坟岗本就是林木茂盛,更添几分阴冷,场面却是十分的渗人。

    这坟岗唤作月松岗,倒也不是什么乱葬之地,只是积年荒地,坟头不少,除却有时后人祭拜之外,都是没什么人来的,难免也是凌乱。

    书生吃醉,却无有什么反应,踉跄起身,勉强定住了身形,便要往前头去。

    只正要抬步,忽的一阵寒意,惊出了他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的,却是忽然回复了几分理智。

    这下,书生总算是认清了自家处境,心下大骇,不敢多留,匆匆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他却不知,他这一跑,那坟头之上,却有一道扭曲黑影闪出,尾随而来。

    书生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,忽的停下步子,却发现周围有些个陌生,抬头一看,天已经有些暗了,那日头却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狂奔一路的书生,才算是回转了几分神思,猛地拍了拍自家额头,辨别起方向来。

    正寻摸着归家的路途,书生却忽的听得身后一声凄厉嘶哑的声音传来,似乎是什么动物,被打伤了一般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荒地,书生也是惊觉,或许是有什么猛兽之类的,若是倒了夜晚,却是危险。

    未免又是惊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后头却有一道声音传来,只听那声说道:“可是冯平公子当面?”

    那声音有几分粗健,不过听着像是个女子,若是寻常情况下,书生受了方才那惨叫声惊吓,说不得听到有人喊话,早都遁逃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女子却是叫的自家名字,这让书生缓了口气,他自认为在这江宁城还是有几分名头的,加上自家家宅,也才这左近郊区,遇上个把熟人,也不是什么奇怪事。

    回转身去,书生冯平将那女子映入眼中,却是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左右的健壮仆妇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了一眼,仆妇模样普通,面上没甚么表情,有几分僵硬,虽然穿着整齐,瞧着不像是什么寻常人家的下人,但是冯平却没认出什么,觉着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“小生正是冯平,敢问这位大嫂,可是认得小生?”

    仆妇一笑,僵硬的嘴角抽起,看着有几分诡异:“我家主人与公子有些联系,见公子这夜晚了,犹自没能归家,若是走夜路,也是有些危险的,便想请公子做个歇脚。”

    天色昏暗,冯平也没能看到,那仆妇说着这话的时候,还转头若有所指的看了看身后的幽暗的丛林。

    冯平也是心大,虽才受过惊吓,听得人家认识自己,也放开了几分心思,寻思着这入了夜,这路确实也不好走,当下便欣然应允,随着仆妇去往人家宅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不说冯平随着仆妇离去,又有什么遭遇。

    却说顾诚,见得外头天色渐暗,金乌西沉,月兔东升,便自收敛了法力,从榻上走了下来,行至那青衣骷髅前。

    一挥袖,定魂符收回掌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如白日里取出那二十八枚铁钉的场景,再度出现,只这时已然是夜晚,那青衣骷髅,变化势头却是半点都不减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厢房里温度已然降下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甚至那房间地面之上,都隐隐生出了几分寒霜来。

    那是阴煞之气,浓厚到了一定的程度,才形成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卡啦卡啦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青衣骷髅声声骨骼扭动的脆响,房间里阴风汇聚于骷髅之上,隐隐竟形成了一个煞气漩涡。

    这煞气虽不比练气士凝煞时所需的地脉煞气,但是比起寻常练气四层以下的修士法力,却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如有人物能够动用,却也是一分手段。

    顾诚见得那煞气漩涡,也是知晓这青衣骷髅来历不小,自不会怠慢,早早便将自家一众法器,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煞气漩涡浓烈到了一个极点,倏忽间,一道青色身影,由虚化实,逐渐显露而出。

    顾诚尚且未有什么动作,那青色声音,便已经化作了一个年纪三十左右的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容貌算不得俏丽,却也有几分艳色,面容惨败,双唇单薄非常,看着有几分刻薄之感。

    一双丹凤眼,微微倒斜,瞧着更是戾气不小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咯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古怪的低笑,顾诚听得那青衣妇人,冷厉笑道:“小贱人,没想过我还能出来吧?害我到如此境地,早晚要你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说着,妇人转眼便是看向了顾诚,又是道:“小修士,看在你放我出来的份上,你用符箓镇压我尸身之事,我便不与你计较了,速速退去,这宅院不是你能住的,莫要搅扰了我的清静。”

    青衣妇人倒是好笑,开口便是用那等高高在上的语气,吩咐顾诚,似乎让顾诚离开,已然是大发慈悲。

    她却忘了,顾诚既然敢把她放出来,有怎么会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是以,听到这话,顾诚摇了摇头,道:“我想你是忘了,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,区区鬼物,或有几分法力,却不知你哪里来的底气,说这么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诚也不废话,袖中六道黑索流转,眨眼间化作一道透明流光,转瞬便像那妇人掠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五阴袋中浑天幡一出,玄黄法力灌入,一杆丈八长幡,骤然出现在妇人眼前。

    浑天幡上,道道黑气垂绦而下,其上隐隐还能看到,缕缕玄黄色的气息,夹杂其中,看着更多几分玄妙。

    那黑气,随着六道黑索掠出,瞬间化作数道玄黑锁链,朝着妇人卷去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