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一章:辛氏女子
    顾诚却是因为想起了那‘骷髅妖’的邪异之处,‘骷髅妖’虽然顾诚用法力洗练过,掌控了其中禁制,但是这件法器,太过诡异,有时若是顾诚法力不足,甚至都不能如何控制。

    而且,此件法器,本就是用那骷髅炼制成,喜吞魂魄,顾顾诚也是想起了这点,才忙的探察那五阴袋,好在他想到的不晚,不然等那‘骷髅妖’将那具骷髅吞噬了,只怕到时别说什么线索了,别弄出什么幺蛾子来,已然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缘故,顾诚此时也不好再将那具青衣骷髅存放在五阴袋中,只得是将其取出,放置在厢房之内。

    继而,回转床榻之上,继续炼起了法力,等待入夜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院外忽的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道声音,顾诚蓦然睁开了双眼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是谁又上门拜访,他在这江宁可没什么熟识,至于那牙行的徐富,也不可能来找他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昨夜红衣女鬼?

    想到这点,顾诚又微微摇了摇头,那等鬼物,想来也不会这大白天的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那又会是谁?

    念头几番转过,顾诚按下心中疑惑,做了几分准备,自榻上起身。

    看了那具骷髅一眼,见自家定魂符没有半点异动,这才出了厢房,朝着院门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打开,顾诚便见的,外头是一名身披红色斗篷,着轻纱白衣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容貌秀丽,身姿娇柔,一身气质,恍若雪中寒梅,隐隐又带着几分魅惑,瞧着便令人不自觉生出几分好感来。

    只顾诚眼中,眼前女子,却是一个周身灵光,血气法力浩大,瞧不出真个境界的修行人。

    顾诚见得女子,微微一怔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稍退了一小步,冷静问道:“道友何来?”

    顾诚自然没有那等绕圈子的意思,开口便问起了女修士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奴家辛氏,是本地人士,只是见公子是个修行人,这江宁少有修行人到此,奴家见了公子,便想着上门拜访一二,倒是打搅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女修士倒是颇有礼数,顾诚见了,也不好恶语相向,况且他自入道以来,遇到的修行人,都是带着几分古怪的,对于如何与寻常修士相处,倒是没有什么经验,一时也不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只好说道:“在下姓顾名诚,只是路过江宁,暂居一段时日罢了,不敢当拜访二字,若是有什么搅扰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眼前女子,明显是比自家境界还要来的深厚,顾诚也不敢怠慢,只是他隐隐也能有几分预感,这女子似乎另有来意。

    是以,顾诚并没有将人请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这辛氏女修,听了顾诚之言,却仿佛没有听出顾诚言语中那隐带着的送客语气,反而道:“既然到了这江宁,公子也算是客,奴家也该做个地主之谊才是,是了,这外头也不是什么说话之地,奴家可能与公子入内一叙?”

    面对这等情况,顾诚禁不住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这女子瞧着,不想是个听不出暗语的,只是依旧装傻,要进得自家院中,这不得不让顾诚多想。

    不自主的,顾诚想起了那具骷髅来。

    心念一转,却是有了几分防备,当下摇头道:“却是对不住,在下近来修为有了几分进益,还需稳固,只怕没有空闲,还请见谅,若是日后得了闲暇,在下自当上门拜访,姑娘若是不介意,留下仙居地址便是。”

    在这剑侠妖魔皆存的世界,若说最需要警惕的,便是那长得美貌的女修了,顾诚虽然未曾遇得什么女修,不过吃了几次见识不足的亏,加上那许仙遭遇在前,可不想贸然与这女子相处。

    女子听了顾诚拒绝,微微一笑,看上去也没有生气的意思,只道:“如此倒是不好打搅公子,奴家便在这江宁外郊月禅寺中修行,若是公子得暇,可来一叙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微微一福,继而也不看顾诚神色,转身扭着娉婷身姿,便自离去了。

    只留给顾诚一个红色娇柔背影,以及一头乌黑秀发。

    顾诚看着,却是等到那女子不见了踪影,才收回了眼光。

    旋即,脸色便是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这女修虽说不上来意不善,却也明显有着一些目的,不管这目的是什么,既然未有表明的意思,自然也不好相与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顾诚瞧不出这女子修为如何,却是更为难办。

    这般念头转过心头,顾诚微微皱眉,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女修原来所站之地,继而摇头,关上了院门,回转到内院,看了看那翻起的石桌,也是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而后,却是未有多做什么,回到厢房中修行去了。

    在顾诚心中,且不管那女修是个什么来历,等到入夜,摸清楚那骷髅之上的线索,顾诚相信,总会了解到几分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不知,他回转厢房之后,院门之外,一道涟漪闪过,那女修身影,忽然在原地显现。

    若是顾诚得知这般情况,只怕少不了要惊异一番了。

    此前他察觉几分不对,只是没有多想,哪里会知道,女修竟然有这等手段,若是女修真有恶意,忽然动手,只怕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“这顾公子周身灵光,厚重稳固,且法力底蕴深厚非常,功法也瞧不出个来路,基础牢固,倒是个玄门正宗的模样,也不知是道门哪家大派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女子却是一番遭遇,便看出了顾诚的一些底细,不过对于顾诚,女子并未有什么目的,转而秀眉微皱,看向了宅院之中。

    她却是能够感应到,自家曾经留在这里的一些布置,已经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与她而言,有些小麻烦。

    她也不难想到,或许是顾诚法觉了自家布置,不知出于什么缘故,才破坏了去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却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而且想着顾诚明显带着的警惕,女子也是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顾诚警惕有什么不好,只是如今情况,若是不能和顾诚好好接触一番,只怕会生出不少误会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顾诚要是真个将那鬼物放了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怕是波折不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