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章:青衣骷髅
    顾诚自步入修行,已然过了这大半年的时光。

    见过修士斗法,也露宿山林,斩杀过野兽毒蛇,对于一些常识,自然也有了该有的了解。

    是以,他却不难看出,那捧新土,本来的面目。

    念头转动,顾诚便捻起了一点新土,放到鼻尖闻了闻,虽然土腥味很重,但是以顾诚如今经受过法力淬炼的肉身,嗅觉自然灵敏非常,哪里不能够分辨出,那土腥味中,隐隐约约夹带着的一丝腐臭。

    他禁不住微微皱眉,嗅觉灵敏了,也不全是好事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他,倒也没心思去在意这个,没有多想,以挥大袖,法力运转之下,便是将那石桌掀了开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四个圆石凳,也经受不住顾诚浩然法力,推倒了去。

    这一掀开,果然见得那石桌底下,都是类似的土层。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他倏忽了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说这个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,召出浑天幡,丈八长番黑气一卷,不多时,便将那土层卷开。

    当下,一副白骨骷髅,出现在顾诚的眼前,骷髅身上,还穿着一件有些腐烂了的青色长裙,即便已经有些瞧不出原本模样,但也能够看出那长裙质地不差。

    只看这长裙,加上那骷髅娇小骨架,便能够分辨出,这是一个女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只是身份为何,此时尚且也不能够弄清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顾诚正看着,却发现这骷髅身上,阴气十足,运使那望气手段看去,还能够看到,那骷髅周身骨骼之上,都萦绕着一道道怨煞之气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骷髅不是寻常尸身,上头只怕有鬼。

    当然,这有鬼,不是说这骷髅里头寄宿着鬼怪,只是有些异常,不似凡物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寻常人家,确实极可能养成凶物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这点,顾诚也有几分疑惑,这骷髅明显看着就有几分凶厉,他在这宅院待了将近四多月的时光,除却昨夜遇见的红衣女鬼,也未曾遭遇什么异类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如此情况,顾诚不免对这骷髅上了几分心思,在他看来,这骷髅或多或少,是与昨夜那红衣女鬼有几分联系的。

    若想弄明白那女鬼来路,或许这骷髅会是极大的线索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顾诚不由仔细打量起这句女体骷髅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诚果然发现了不对之处。

    这骷髅身上,对应人体二十八处窍穴的位置,都被人钉上了铁钉。

    那铁钉体积不大,若非顾诚眼力不差,还不能发现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铁钉,也没有妄动,那铁钉打入之地,明显阴煞之气最重,许是有什么别的故事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诚手中浑天幡一卷,却是将那具骷髅卷到了地面之上,而后把土层重新埋回,将石桌石凳,也都放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在此之后,顾诚又自五阴袋中,拿出了定魂符、六道黑索在手,才重新将注意放回了那青衣骷髅之上。

    而后,浑天幡黑气,化作二十八条黑绳,卷在那骷髅身上二十八处铁钉之上。

    黑绳拉扯,微微一提,眨眼间,二十八颗铁钉,却都被浑天幡黑气所化绳索,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便在这二十八枚铁钉,尽皆拔出的时候,院子里的温度,骤然一降,与此同时,一股阴风,在院中卷起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青天白日之下,似乎也半点都不能削减这股寒意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凡人在此,受了这阴风影响,或许受过之后,少不了要生上一场大病了。

    好在顾诚是个修士,且不说玄黄气法力威力,只说受了淬炼的肉身,这等冷意,也不过是拂面春风罢了。

    是以,即便是有了变化,顾诚神色丝毫不变,只盯着那骷髅变化。

    顾诚觉着这骷髅有异的感觉,并没有错误,那院中阴风卷起之后,骷髅之上,竟有一道黑气浮起,那黑气渐渐融合了骷髅身上阴煞之气,汇合成了一道人形幻影。

    不过转瞬之后,却好似被什么给伤到,凄厉一声惨叫,倏忽间又回到了那骷髅之上。

    见得此幕,顾诚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

    旋即微微摇头,将手中定魂符贴在了骷髅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转而,收入那五阴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在顾诚将那骷髅挖出的时候,江宁外郊,一座占地颇大的古庙之内。

    庙宇僧房之中。

    一名身披红色斗篷,着白色轻纱的秀丽女子,绣眉微皱,清脆低语道:“红昌,你是说有一名修士,入住了那处宅院?”

    女子话音刚落,一道空灵女声,忽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十四娘,那是个模样瞧着十分年轻的修士,瞧着法力不是什么深厚的模样,见了我,还有几分戒惧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微微一顿,又道:“那年轻修士像是住了有一段时日了,也不知会不会发现那处地方,若是坏了布置,我担心那女人又会出来害人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顾诚在此,定然能够听出,这道空灵的声音,与昨夜拜访自家宅院的红衣女鬼,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秀丽女子听了这话,眉头也是皱得厉害,不知道转过了什么个念头,而后才道:“红昌,这白日里你出来也不妥当,且先回去养着吧,昨夜你被那修士法符伤到,也需要休养,我且寻个机会,去看看那修士来路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空灵女声没有多言,只应了一声,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而秀丽女子说完这话,想了想,忽的起身,却是走出了僧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诚不知,那红衣女鬼还有同伴,却是将骷髅收了,自修法力,等待入夜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又有什么旁的想法,只是那骷髅异常之处,他已看出几分,猜测其上或许真个附了一只鬼物。

    这等鬼物,青天白日之下,少有能显行的,也只有等到了夜晚,才好继续探寻下去。

    是以,他才将骷髅收入了五阴袋,自修行去。

    不过刚入厢房之中,顾诚忽的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猛地拍了拍额头,慌忙又拿出了五阴袋来。

    仔细感应五阴袋中变化,却见那‘骷髅妖’法器,果有异动,已然是朝着那具骷髅飘去了。

    瞧见还未有自家想的那等情况发生,终于是松了口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