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八章:红衣女鬼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顾诚禁不住屏住了呼吸,一面全力运转化龙真经,恢复法力,一面自仔细聆听着厢房外的动静,只等那人或物,触发玄阴斩鬼符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厢房的门忽然被风吹开,门外一道惨呼声音,伴随着阴风嘶吼,传入厢房之内。

    那阴风的嘶吼,其中便有那玄阴斩鬼符鬼哭之声,只是阴风受此一激,只是稍稍萎靡,继而似乎变得有些狂躁,并没有因为触发了玄阴斩鬼符,而消弭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顾诚明白,玄阴斩鬼符虽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但是却没能阻挡门外的那物,自己的情况,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顾不得多想,顾诚全心运转真经,念动全身,许是因为练成了玄黄真符,对化龙真经运转也有助益,局势如此,顾诚终于是恢复了几缕玄黄法力。

    有了法力在身,顾诚算是松了口气,虽然斗法是做不到了,不过却能够驱使法器,逃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情景,也还不能确认情况如何,却还是要见过那外头造访的物事,究竟是什么来路,才好动作。

    是以,即便是好不容易恢复了几缕法力,顾诚也不敢丝毫怠慢,仍旧全心运转法力,流动周天,逐渐充盈丹田之内的法力积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也没忘了取出法器自保,却是将‘骷髅妖’自五阴袋中取出,藏于袖中。

    ‘骷髅妖’十分凶厉,一个不好,便是顾诚也会受到反噬,尤其是他如今法力还不充足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局势,也顾不得这么多了,顾诚要的便是‘骷髅妖’的凶厉,只消催动出去,不拘是什么妖魔鬼怪,多少能够阻拦一番,若是有法器的修士,到时也只能将‘骷髅妖’做个纠缠,自家遁逃去了。

    存着这般心思,顾诚也多了几分底气,盘坐与榻上,体内玄黄法力不住运转增益,而后眼睛紧紧盯着厢房门口,只等着那物事闯进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顾诚并未等上多久,只见厢房之内,阴风一卷,那木门不住摇晃之下,一个红色身影,倏忽间便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得那虚浮的人影,顾诚袖中紧紧捏着‘骷髅妖’,已然是引而不发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只等看清了那身影面貌,却是一怔,那是一个红衣的女子,容貌倒是有几分巧丽,面色苍白得很。

    身材不是很能看得出,整个人漂浮班半空中,双足被那红衣裙摆给盖住,瞧着像是没有凭依,便这么吊在半空中一样。

    女人虽然不像是常人,但是瞧着倒也没有多少可怖的意思,至少对顾诚这修士而言,虽然能够看出,女人身上,阴气厚重,但是也不至于如何的害怕。

    女人似乎受了些伤害,整个身躯有些虚幻,看着不怎么真实。

    以顾诚见识,也有几分猜测,这女人或许是个鬼物,而且还可能是徐富说过的,害死这宅院主人的厉鬼。

    虽然看到女人像是个没有什么威胁的柔弱模样,但是顾诚对鬼怪之类,实在不是很了解,加上之前自徐富那听来的故事,也有先入为主的念头,认为这女鬼不是什么好物,当下便要催动‘骷髅妖’去对付女鬼,而后且先脱了身,等法力恢复,再回来做个计较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此时,那红衣女鬼,也正好看见了盘坐在榻上的顾诚。

    看到顾诚,红衣女鬼似乎比顾诚还要惊讶,阴风一卷,竟是下意识的往身后飘飞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瞧见这般场景,顾诚心里升起了几分疑惑,虽然袖中‘骷髅妖’仍未放松,体内法力也犹自运转,但是却没有急着对付女鬼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你是修士?”

    女鬼看上去脸色不大好看,踌躇一会儿,见顾诚没有什么动作,也没有什么神色变化,只这么定定的盯着自己,女鬼忽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诚也是惊讶,红衣女鬼似乎是要和自己交流?

    虽然没看出什么恶意,但是顾诚闻言,也没有搭话,依旧是看着女鬼,以防有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只是红衣女鬼见顾诚没有动手,似乎松了口气,而且看到顾诚一副俊俏书生的模样,想来这第一映像也是不坏,却是做了个福礼,拜道:“却是打搅公子了,奴家生前便住在这宅院里,只是出了些事故,是以才离了数月,不想此地已经被公子借住了去,得罪之处,还望见谅,奴家这便退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公子还需注意,以前这宅院里鬼物,不止我一个,还请公子多多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这红衣女鬼是好意,还是有着别的什么算计,又或者是因为之前的玄阴斩鬼符,所以对顾诚有所忌惮,听她话中意思,却是要离开。

    顾诚听此,也没有阻拦,他此时法力未复,自身安危为重,即便是对这红衣女鬼有些兴趣,又哪里会开口去搭话,当下也只是这么看着女鬼,飘飞了去。

    那女鬼倒是有几分礼貌,还记得将房门给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诚见此,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对红衣女鬼离去之时,所留下的提醒有几分疑虑,但是这个时候,恢复法力最为重要,旁的事情,却是不好去想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顾诚也算是吃了个教训。

    想着前世小说之中,那些个修士,闭关修行总归是要在洞府门前布下阵法,自家却因为身在这江宁城中,以为安全,就忽略了这点。

    导致自己差些步入那危机境地,心中已然是想着,日后不管怎么,也得搜寻一个看护洞府的阵法才是,至少不至于如同今日一般,就这么被人闯到面前来。

    诚然,这也有因为他祭炼玄黄真符,消耗太大的缘故,不过这两个方面,也都算他自身的不足,吸取教训,至少日后断然不能够如此了。

    修行路上,法力境界虽然重要,却总归还是保的一身性命,才是最为要紧的,若是身死道消了,即便是练成了什么通天法宝,又有什么作用,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想着这点,顾诚已然是把今日教训深深印刻在心头。

    转而,却是专注恢复法力去了,只等法力回复,再去计较那女鬼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那红衣女鬼,顾诚已然有了几分计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