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七章:阴风
    于顾诚而言,这是个不坏的开头。

    诚然,这也是因为他这三四个月来,费了心思去钻研那《玄黄炼塔宝篆》,否则便是观想那符箓,只怕也要花费不知多少时日。

    如此,便又是一月时光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,顾诚端坐于厢房之中,心思沉浸于体内丹田。

    心神感应之下,能够看到,无数玄黄炼塔宝篆符箓,已然显现与丹田之中,沉浮于玄黄法力之上。

    而丹田中心,正有一道符种,接受着玄黄气的淬炼。

    随着符种虚幻符身变得凝实,那最后一缕玄黄气,度入符种之中。

    骤然间,顾诚丹田内道道符箓,发出一阵玄黄色的光耀,忽的,符箓之间,似乎产生了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瞬间朝着丹田中央的那道符箓,蜂拥而去,一道道玄光,几乎将丹田之内,所有的符箓都凝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除开丹田角落之中,一道缩地符,一道铜身符,一道葵水符之外,其余三百六十五道玄黄符箓,尽皆勾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转眼间,顾诚体内玄黄气,似乎遭受到那些个符箓的牵引,愤纷纷涌去,而后,一道玄黄法力漩涡,便在顾诚的丹田之内产生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玄黄符箓,在玄黄气的涌动之下,也逐渐融合到了一起,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虚幻中带着几分凝实的九重玲珑宝塔,沉浮在顾诚的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那一座宝塔,玄妙非常,瞧着周身古朴宛若琉璃,却又苍莽厚重。

    道道符箓锁链,流转与塔身之上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每一层内,似乎都有一个虚空混沌,看不见内蕴。

    缕缕玄黄气,自塔顶垂绦而下,恍若大道器物,神异无双。

    宝塔一成,顾诚体内玄黄气,犹自没有停下涌动,不多时,他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周身玄黄法力,似乎都被这玄黄玲珑塔,给吞噬殆尽,而且玄黄塔好似一个无底洞,无论怎么,都不见吞吸的速度变慢,着实也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顾诚无奈,只得由得那初成的玄黄塔法相,自行散开,重新变作那三百六十五道符箓来。

    耗费了这般多的玄黄法力,虽说没能一口气将玄黄塔法相练成,但也不是没有收货。

    至少这三百六十五道玄黄符箓,算是练成了符种,而且由于玄黄法力的助益,能够看到,每一道玄黄符箓,几乎都变得厚重古朴了几分。

    顾诚寻思,若是等到玄黄符箓吞噬到了足够的玄黄气法力,只怕到那个时候,体内的玲珑塔身便能够真正凝结,到时便是搜寻法器,吞噬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顾诚也觉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这玄黄符箓练成,虽然还不能祭炼成法宝,却并不意味着没有别的效用,不说这符箓本就可以用作术法驱使,就说这符箓若是不在乎法力消耗,也能暂时化作一道玄黄玲珑塔,施展出部分玲珑塔法器威能。

    即便这虚幻宝塔,或许威力不足正真祭炼出来的玲珑宝塔威能之十一,但是比起寻常法器来,却也不差分毫了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什么危机,或许能起到那葵水雷珠的妙用。

    如此神妙符箓,顾诚如何还会不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顾诚放下玄黄真符,注意转回自身,觉着法力消耗过大,正要调养元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的,外院大门,一道开门声音,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似乎有什么人,一把推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听到这番动静,顾诚脸色一变,他回到宅院之后,是将院门都锁上了的,为的便是不受外人打搅。

    毕竟他没有什么阵法手段,没能做个防卫的迷阵,若是有人意外到此,却是不美的。

    是以,在顾诚看来,这院门却不是什么常人所开,凡俗中人,又哪里来的这般本是,轻而易举的推开一座锁上的大门,还不会弄出什么巨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凡人,那么……

    顾诚不由想到了那徐富所说过的,鬼怪之事,脸色更是阴沉了一些。

    如今他法力因为祭炼那玄黄真符,正是消耗一空的时候,如果真有鬼怪,又是那喜欢作恶的,他只怕是要糟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也不是没有别的手段,只是不是十分的靠谱,此前,未免真个有什么修行中人,或者是妖魔鬼怪到来,他特意在厢房的门口,挂上了一道玄阴斩鬼符。

    倒也能做上几番阻挡,只是那玄阴斩鬼符虽然有顾诚法力,但是没有人操动的话,也只有一击之力,顾诚很难保证,来访者若是有恶意的话,那道玄阴斩鬼符,到底能不能阻拦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诚不由得想起了被麻三骨夺取的那道玄阴斩鬼符来,心中暗骂不已。

    那道斩鬼符,却是赵九手中祭炼的最为厉害的符箓,若是能够打中了,除非凝煞修士,或者像麻三骨一般,有那炼尸克制斩鬼符的,不然练气四层一下的修士可谓是中之即死。

    可惜却被麻三骨夺了去,导致顾诚手中,只留下九道威力寻常的斩鬼符,但凡有个通窍修为,只消不自己作死,都是能够接下那斩鬼符的。

    是以,顾诚此时也没什么底气,只是法力消耗太大,若真是有法力的妖魔鬼怪入了院子,他此时走也走不了,一时间,却是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厢房之外的内院,一道阴风忽的卷起,鼓动着门窗,发出咯吱咯吱的渗人声音来。

    而伴随这这样的声音,一道有些空灵,有显得柔媚的女子声音,忽而传到了顾诚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听到这般动静,顾诚已经完全可以确定,这外头的人或者是物,肯定不是什么普通凡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确定,是什么来路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顾诚,也有些后悔,在那长江之时,没能祭炼出一颗葵水雷珠来,葵水雷珠只需提前打入一缕法力,便能够随心驱使,想要它合适爆炸便何时爆炸。

    面对如今的情况,正是一个最好运用的法器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顾诚心下发了狠,若是今日过去了,定然要炼上几枚葵水雷珠的,至少日后见了这等情况,也不至于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而正当顾诚转过这般念头的时候,院子里的那道阴风,已然是朝着他所在的东厢房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