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六章:存神观想
    江宁不愧是南直隶治下最为繁华的县城之一,顾诚离开自家宅院,来到那街道之上,入眼的便是一片繁华之景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世界虽然与前世古代有几分相似,不过这大陈朝,对那男女大防倒也没有太过严苛。

    这街道上,小摊小贩,抛头露面做生意的女子,也是不少的。

    更是不时能够看到一些个闺中小姐,领着丫鬟,到那些商铺中采买。

    当然,这江宁县,是科举大县,朝廷之中,出身于此的官员,却是不少,是以这江宁县中,才算是真个的把读书看得十分的重要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这县城之内,开书铺讨生活的人,着实有不少。

    顾诚虽然也算是个生员,只是如今踏入道途,对那科举之事也没了那些个憧憬心思,看着几个走入书铺之中,穿着明显简朴,买了书籍,如获至宝的书生,多少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终究不是一路人了,顾诚也没有去接触那些书生,转而在这江宁县城里闲逛起来。

    走了一圈之后,不知不觉便到了那正午,腹中有些饥饿。

    想了想,却是寻了一处酒楼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吩咐了伙计,上几样好菜,却忽见一狂放书生,被一名伙计给扶了起来,那书生明显瞧着有些醉了,面色潮红,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“冯公子?冯公子?这酒钱可还没算呢?”

    伙计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,见书生醉得厉害,摇摇晃晃便要下楼,无奈只能拦着。

    “且先赊着,下回……下回再算……”

    书生许是还有几分理智,勉强站定,摇头晃脑,回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顾诚看了,见这书生穿着,也不像是个没有资财的,倒也不至于没有酒钱才是,心思转动之下,也来了几分兴趣,不由对着身旁还未去点菜的伙计问道:“这书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诚也是当一件趣事看待,算是排解这些日子来,闭关日久,生出的些许闷气。

    伙计是个有眼力的,听了顾诚询问,恭敬回道:“客人有所不知,这书生唤名冯平,在这江宁也是有几分名头的,却是最喜饮酒,行事也轻佻,不过此人有几分文才,作诗提赋在这江宁,也是出了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人最有名的,还是轻佻放荡,酗酒无度,听闻因为此事,还被县尊提起过,没能过了那院试,虽有天赋,却连个秀才功名都未曾取得,也算是个趣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冯生时常来酒楼买醉,这倒也不是第一回了,不过酒钱他倒是还付的,所以也没什么妨碍,倒是影响了客人,小人这便去帮我那同伴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伙计却是以为,那冯生之事,影响到了顾诚,是以忙做了过解释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顾诚也没多问,此前只是觉着这书生醉酒,狂放模样,有些少见,才觉着有趣,不想此人还真是个奇人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也不理会,只吩咐伙计快些上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在那酒楼处,遇上了一个有些特殊的书生,不过顾诚目的是为了散心,倒也没有什么放在心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饮了一壶老酒,以顾诚如今体质,倒也不会有什么醉意,而后出了酒楼,却是回转自家宅院之中。

    毕竟这江宁城也算逛了,还购置了些许生活的物件,目的已然达成,倒也没什么好耗费时间的了。

    回转宅院,顾诚便将心思放在了那《玄黄炼塔宝篆》之上。

    这三四月来,顾诚除却积蓄法力之外,空闲时间,也是好好的研究了那《玄黄炼塔宝篆》一番,对这炼宝真诀,也算是有些一些个了解。

    至少不说别的,那凝练符种的事情,是可以开始了的,而且他如今法力积蓄已足,正是万事俱备的时候。

    逛了一圈江宁城,去了几分闷气,顾诚自然可以开始祭炼那符种来。

    《玄黄炼塔宝篆》,有三百六十五道符种,事实上,这不过是个笼统的数字。

    那道道符箓,结合起来,自是可以身化万千,变作无穷的。

    是以,三百六十五道符箓,不过一个几基础,符种练成之后,却还需顾诚祭炼的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要是能够将符种炼成,而后催动玄黄气法力,吞噬足够的法器,将那九重玲珑塔身凝练完成,这玲珑塔第一重天罡法禁,自然能够功成。

    倒也无需花费顾诚太多的心思,去琢磨。

    不过这法诀,便是再厉害,不去祭炼,也是虚的。

    是以顾诚回转宅院之后,放空心神,便开始祭炼起那符种来。

    这玄黄炼塔宝篆符种,说起来还与其他术法的符种有些区别,那便是若想存神观想,将那符种在丹田中驻扎下来,还需要玄黄气的协助。

    每一道符种,都需要一缕玄黄气稳固,如此才能存于丹田,永远不灭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玄黄炼塔宝篆的神妙之处,正是因为这般原因,这一开始便让符种与自身法力有了这般联系,催动间又比其他术法,要来的简单快捷的多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等到三百六十五道符种练成,借助玄黄气吞噬法力,能够融入身躯,练就玄黄真身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玄黄炼塔宝篆神妙练法,哪里有这等玄奇的功效。

    是以,即便是玄黄炼塔宝篆符种存想不易,顾诚仍旧是半点都不觉得不妥,反而是更上心几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顾诚直接观想起那玄黄炼塔宝篆符箓来,有着这三四月的钻研,那符箓渐渐都清晰的浮现在顾诚脑海之中,看着似有三百六十五道,转而再去感受,似乎又化作了万千法符,神异之处,也难以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这般存想,顾诚脑海中玄黄符箓愈发的清晰起来,这一道道符箓,有的瞧着像塔,有的瞧着想钟,有的更是宛若真龙,盘旋飘舞,灵动非常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万千变化,似乎世间万物,都存身与这一道道符箓之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顾诚观想愈发清晰,神魂一个震动,似乎那一道道符箓,伴随着顾诚的神魂牵引,慢慢遇丹田之中浮现,而后,缕缕玄黄气,如同见到了栖身之所的鸟雀,奔拥而来。

    度入那道道虚幻的法符之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玄黄气的洗练,那一道道符种,也变得愈发的凝实,只这么看着,便知道,只消继续观想下去,或许不会花费太多的时日,便能将三百六十五道符种,都祭炼成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