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五章:丹田符箓
    自那日平稳心态之后,顾诚心无旁骛,却是专心练法,转眼便是过去了三四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期间,那乡试却也过去了,顾诚也不在意这个,之所以想到这点,还是因为两月时间一到,那徐富硬着头皮,来讨要租金的缘故。

    顾诚与他无话可说,自将银两与了他,却是直接租下了半年。

    好在他从法海手中活的银两,还算足够,要不然可能还得寻些别的法子,去应付应付了。

    不说这些琐事,三四月过去,顾诚却是终于将那玄黄法力给积蓄到了一定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进境比他自己所想象的,还要快上许多,他还是低估了那玄黄气的玄妙之处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淬炼肉身的效用,简直有些惊人。

    不过四月时光,在玄黄气淬炼之下,顾诚身形已经大有变化,周身骨骼和血肉,变得更为紧密结实,虽说外面看不出什么,但是内里依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    若说通窍之前的顾诚,虽然得了法力淬炼,也不过是寻常跑江湖人的身体素质的话,那么现在的顾诚,少说也是那些天生神力,力举千斤的猛人。

    哪怕他的外表,是一副翩翩佳公子,身形削瘦,至多算得上俊秀如玉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受上顾诚那么一拳,只怕会被顾诚那双纤细修长,细腻如葱的手掌,所打死。

    当然,顾诚也没有那个心思,去找人问问信不信自己有千斤神力,只是在自家院子里试了试罢了。

    为此他还换了院子里的那处圆石桌。

    不说千斤神力,毕竟顾诚如今是个修士,又有法器在身,也少有近身与人肉搏的机会,所以对此虽然觉得满意,却也不是十分的关注。

    他倒是更关注,那肉身强大之后,对修为的进益。

    肉身一强大,法力运转的速度,自然就快了很多,经脉承受能力,毕竟不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非是玄黄法力太过厚重,坚韧,顾诚甚至觉得,有这样的一副肉身,换了别种法诀,积蓄法力的速度,还能更快一点。

    当然,顾诚也没有想过要换法诀,有化龙真经这等神妙功法,除非是道门十祖亲临指点,不然他都可能不换。

    顾诚耗费这段时日,将一身玄黄法力积蓄到一定的程度,也开始寻思起,祭炼那《玄黄炼塔宝篆》来。

    毕竟《玄黄炼塔宝篆》所祭炼的玄黄玲珑塔,瞧着便非比寻常,神妙无双不说,就说那配合玄黄气,最为合适自家功法的妙处,就足够顾诚花费心思去祭炼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出自化龙真经的玄黄炼塔宝篆,想来也不会比这化龙真经练出的玄黄气法力来得差了。

    比起自家手中得到的禾山道法器,又或是那紫金钵盂,明显这玄黄玲珑塔,更为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况且那玄黄玲珑塔若是能够祭炼成功,也算是顾诚自家祭炼成的第一件法器,如何能够不上心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头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那便是这《玄黄炼塔宝篆》除却自家玄黄气,算是十分特殊之外,也不需什么天地灵材,只需借助玄黄气,吞噬法器,便能够缓缓练成,这可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祭炼法器的方法。

    如此条件之下,顾诚又怎么能够不需祭炼。

    不过在祭炼法器,之前,顾诚也还是需要将那三百六十五道玄黄炼塔诀符种,在丹田中种好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能开始。

    说到符种,其实便是在丹田种下符箓,也即是道门所说的种符,法咒,佛门唤作真言,种下文字。

    称呼虽然不同,这道理却是一般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道门,佛门,还是神宗魔门,旁门,所有的法术都是这般道理,谓之以符生法,只有炼就种符,才算是身具法力。

    不拘是道门练气士真气,还是佛宗愿力、念法,甚或天生妖气,只要注入种符之中,就会自种符衍生出一道幻符来,这道幻符一现,就能施展一次法术。

    诚然,顾诚要种的符箓,是要祭炼玄黄玲珑塔的,多少还是与术法有些不同,虽说这玄黄符箓种成,若是度入玄黄法力,也能够形成幻符,打出法术,但这符箓若是祭炼成玄黄玲珑塔,才是真个的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不过,用做术法,也算是一条路子,至少对于如今只有一门禾山经的顾诚,还是能够多些手段的。

    再者,那玄黄炼塔宝篆符箓,若是祭成法术,事实上威力也不会小,更因为其中玄妙,诸多功用,更是神妙非常。

    只是这符箓之中的变化,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,况且以顾诚如今法力境界,有些东西,也难领悟,大都只能按部就班,或许日后钻研的多了,能够灵活运用,只是却不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说到符种,顾诚丹田之中,也不是没有旁的符箓,他体内此时有两道符箓,一着便是那铜身术,二者便是那小神足缩地法。

    这两道符箓中,铜身术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玄黄气影响,有了几分变化,却是不需在刻录在肉身之上,顾诚便能使出,也没有那限制了,威力更是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本来这铜身术顾诚也只当做是个预备的手段,如今倒是可以拿来做个时常防身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小神足缩地法,在顾诚丹田之中,却是凝就了一个意味着缩地的符箓,这门术法,本来是以那神足通为几处的,只是受了顾诚化龙真经法力影响,却是全化作了道门缩地成寸的意味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运转这门术法,耗费法力是变得多了,不过却更为纯粹,效用也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况且顾诚化龙真经法力,最是浑厚,也不差那点消耗。

    而且说到效用。

    若说此前小神足缩地法,只能一步十余丈的话,那么如今这缩地法,可以说的上是一步数十丈,也当的缩地成寸的神通了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还是要些脸面的,也不好讲这缩地法该做缩地成寸,取了先前的一个“小”字,改做了小缩地成寸,倒也算是有些趣味。

    不过在顾诚看来,日后若是法力深了,见识也多,未必这小缩地成寸,便不能真正成就那道门神通,缩地成寸。

    符箓之事暂且放下,顾诚刚刚炼了三四月的玄黄法力,却也不好继续闭关下去,他终究不过是个通窍修士,也还未有那等积年老修的心性。

    加上对那劳逸结合的说法,也是认同的,便寻思的出去走走,正巧来了江宁,也没逛过,是以收拾一番,踏出了院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