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四章:玲珑宝塔身
    顾诚看着这《玄黄炼塔宝篆》,仔细研究了一会儿,却觉得有几分与寻常练法不同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《玄黄炼塔宝篆》许是出自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的缘故,欲要祭炼法器,却要有那玄黄气法力。

    这初始的《玄黄炼塔宝篆》,须得将那基础的三百六十五道法符,祭炼在丹田之中,生成符种。

    而后凭借玄黄气,吞噬诸般法器,凝练塔身,增进符箓。

    这般祭炼之后,随着顾诚修为越来越高,玄黄气越来越强,能够吞噬的法器越来越多,这玄黄炼塔宝篆符箓就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等到什么时候,丹田内炼塔宝篆符箓祭炼成九重塔身,祭炼成第一重天罡法禁,法器自成。

    届时,这炼成的法器,聚散随心,内成空间不说,还有诸般神妙作用。

    更让顾诚看得有些眼热的一点,便是这法器炼成之后,能够融入肉身,借助玄黄气联系,凝练玄黄真身。

    甚至等法器祭炼到一定程度,顾诚若是能够到达那罡煞大成的境界,便能够化身玄黄真龙,便是比起那等太古神魔,肉身也不会差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日后顾诚若是得到足够机缘,这法器还能够晋升为法宝。

    即便是顾诚对这修行界见识极少,也是知道,这法宝的珍贵之处,听闻便是那道门九宗之中,也极少存在的,从这一点,便足以看出,法宝如何难得。

    顾诚当然不会妄想,自家能够真的练成法宝,不过这也算是多了一个憧憬。

    况且这法诀就在手中,即便暂时无法达成,也总比没有来的好不是?

    不过这些也都是及其遥远的事情了,顾诚现在连玄黄气,都只练成一缕,尚且没有功夫,能够将《玄黄炼塔宝篆》符种炼成,说这些也是有些扯的远了。

    回转这祭炼法器的宝诀之上。

    通过《玄黄炼塔宝篆》祭炼而成的法器,唤作‘玄黄玲珑塔’。

    不过它还有另一个名头,只是需要一种名为先天玄黄之气的灵气,祭炼之后,方能叫做那名字。

    那名头唤作‘天地玄黄玲珑塔’,这宝宝篆上提到,如能真的能够寻得一缕先天玄黄气,若说自家幸苦祭炼,成就法宝还看运气机缘的话,有了这先天玄黄宝气,成就法宝已然是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只是看先天玄黄气质量如何罢了,若是足够多,质量足够好,只消法器基础不差,三十六层天罡禁制圆满,就能够借助这先天玄黄之气,迈入法宝的层次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这法诀之中还提道,先天玄黄宝气之上,还有一种,名为玄黄母气的存在,更为妥当,只是没有细说,顾诚也只能当做涨见识,记在心头。

    虽说法器未炼成,甚至短时间内,连丹田符种都没足够的玄黄气法力祭炼,但是这并不打击顾诚的兴奋劲。

    见了这《玄黄炼塔宝篆》之后,便是那玄黄气的修炼难度,顾诚也觉得对自己来说,压力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心下更添了几分动力,寻思着自家要是真个炼制成了那玄黄玲珑塔,该是怎么样一番风景,便有些小小的激动。

    这等念头,甚至不比那初步接触修行之时,来得激动要小。

    毕竟这等法器,神妙之处,闻所未闻,只怕不是顾诚,换了别人,也不会比他的激动来得少了。

    好在顾诚终究还是足够理智的,知道自己这个时候,该是巩固修为的时候,而不是去幻想着祭炼法器。

    是以,稍作呼吸,顾诚渐渐也平稳了气息。

    体内那道玄黄气法力,也渐渐的扎根在顾诚的丹田,而后,伴随着顾诚通窍境界的化龙真经运转,渐渐多出一缕玄黄雾气,雾气伴随着真经所指,流转全身,缓缓增益,通达那处叩开的窍穴,渐渐变得丰盈几分。

    瞧着模样,只要花费一段时日,应该是能够在一定的时间内,练出这第二缕玄黄气的。

    看到那玄黄气凝练速度,顾诚倒是也松了口气,本来以他想法,这玄黄气若是真的每一道,都需要此前胎动境界,全身法力凝练的话,那耗费时日就也太长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到不是那么回事,步入了通窍境界之后,似乎这增进法力的速度也变快了,而且每每一道玄黄气法力流转周身,都能够感受到,肉身似乎在经受着淬炼。

    每每淬炼一个舟天。

    玄黄法力运转,便能够快上分。

    如此一看,要达到那周天三百六十五个窍穴的境界,似乎比顾诚之前想象的,要简单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如此,需要耗费的时日,也是不短的,至少比起寻常的修行法诀来说,算是天壤之别了。

    或许也只有那道门九宗亦或是道祖嫡传,才能有类似这化龙真经的法力积蓄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诚倒是觉得自家还是占了便宜的,这法力积蓄难度大,也不是什么坏事,至少玄黄气法力的质量,明显非寻常法力所能比,更不用说,那些个得了残缺传承,法力斑驳非常的旁门散修了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顾诚倒是有几分庆幸,若非自己运气够好,或许就算是步入了修行,也难有这般机缘,得到如此传承。

    如此想法,顾诚的心倒是愈发的平静几分,与旁人相比,自己已经是占了天大的机缘,有有什么资格,不好好的修行呢?

    顾诚不由微微笑了笑,却是连那老僧赠予,能有拜入玄都教机缘的名帖,都暂时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与他而言,去往玄都教,也不过是为了修行,既然已经他踏在了修行的道路上,此时又该一步一个脚印,又何必急着前往天都山。

    专心凝练法力,祭炼玄黄气,等到周身法力积蓄到一定程度,稳固基础,再启程,也不晚。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闪过心底,顾诚的心态愈发的平稳,也不着急那玄都教之事,也不想着玄黄炼塔宝篆的神妙。

    盘坐于榻上,专心的研究起,这新得的化龙真经通窍篇来。

    虽说有那金页神妙,顾诚能够理解化龙真经奥秘,而后修行,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,不需要顾诚自己的钻研。

    愈发修行,顾诚就愈发觉得,这真经的玄妙之处,即便只是粗粗的胎动篇、通窍篇。

    越是钻研,顾诚就越觉得其中的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一种预感,仿佛自己就算真的看到了那长生风景,也许这门真经,也依旧会在前头领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