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二章:窍穴
    回到厢房内,顾诚便拿出了自家五阴袋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五阴袋,是赵九祭炼法禁层数最多的一个。

    足有六层地煞禁制,不过这五阴袋禁制,到顶了也不过十二重地煞禁制,虽然放在旁门之中,算是不错的一件法器,若是顾诚能够拜入玄都教,想来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况且顾诚拿这五阴袋,大都只是用来做那储物之用,少有吞噬血肉,去祭炼它,是以入手这么久,这五阴袋禁制却都没能多上一层。

    五阴袋中,有数丈方圆,内里空间不小。

    不过五阴袋中,却都是一些杂物,以及禾山道法器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两层禁制的浑天幡一件,七层禁制的骷髅妖一件,五层禁制五马浮屠锁一件。

    六道黑索两件,一件只有一层禁制,因未有顾诚法力祭炼,隐隐都有崩散的趋势,另外一件,也不过是两层禁制,似乎赵九对六道黑索,并不是十分的喜欢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本还有十枚玄阴斩鬼符,不过那祭炼的最厉害的,已然被麻三骨夺走,只留得九枚,都不过一二重的禁制。

    四层法禁的五毒白骨幡一件,顾诚也极少取用。

    定魂符五张,小青曾用过这定魂符,对付赵九,顾诚入手后,也未曾动用过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两对封在玉盒之中的‘连心蛊’,这连心蛊不能害人,只能两个各自取了一只连心蛊的人,互相做个通讯,千里之外,却也是能够联系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里连心蛊效用也不是太过玄奇,虽说是个通讯,却也难传什么信息,只能凭借蛊虫心念,感受一二罢了。

    五阴袋中,除此之外,也没旁的法器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赵九的性子,顾诚以为,要不是禾山道《禾山经》中,大都术法,并非都是那祭炼法器的法门,只怕他这五阴袋中,法器还要多上几件。

    当然,或许也有后来赵九为了祭炼七杀元神,没那些空闲,再去祭炼其他法器的缘故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有这些法器在手,也算是足够了,至少有了这些法器,等他练成通窍法力,等闲练气三层一下的修士,只要没有厉害法器在手,也都能斗上一斗了。

    况且不用说,这旁门散修之中,能够看破那感应关窍的修士,实在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至于顾诚真要是面对了感应之上的修士,那也别说斗法了,寻个机会,早些逃离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翻了翻五阴袋,顾诚将法器收了,而后又掏出了紫金钵盂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除了禾山道那些法器,顾诚寻思放入紫金钵盂之中,会不会有什么冲突之外,其余重要物事,他却都放在了紫金钵盂之中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老僧名帖。

    当然,那本就被法海放在紫金钵盂之中的物事,顾诚也从没有取出放在五阴袋中过。

    而紫金钵盂之中,有法海记录的那本法器道书,也有《宝珠阿罗汉真诀》。

    再有便是法海所留符钱,与了鳝统领二十枚之后,还余下五十二枚,也算是一份资本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些灵材丹药,顾诚如今都还未摸索清楚,此前也忘了问那金山寺老僧,倒是一个错漏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身家,顾诚鼓捣了一番之后,才发现,东西还真的不少,虽然不知道那些旁门散修,手里头有什么事物,但想着相处过的麻三骨,似乎也就那驱尸铜铃、赶尸索,两件法器的模样,虽然还有几具炼尸。

    当然,麻三骨到底还有什么物件,也不可能都让顾诚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即便如此,顾诚觉得自家似乎也还算是富裕的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若是寻常旁门散修见了他这般的身家,只怕会嫉妒的跳脚。

    须知道,旁门之中,虽然也有禾山道这等门派,却还是散修居多。

    对于一些个散修而言,通常都只能有一件法器,或许机缘不差,能够另有收获。

    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,大都是一件法器,便祭炼到死的。

    像顾诚这样,修行尚不到一年,便能拥有这般多资源的,实在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这还不说,顾诚修习的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,便是道门九宗之人,也不定能得到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也都是外话,顾诚能有如此收获,也都占了个机缘巧合。

    机缘一事,有时最是磨人。

    不说这些,却说顾诚整理了自家一番法器,便带着些许满意,收将起来。

    转而把注意放在了破境之事上。

    修炼化龙真经日久,加上几番机缘,顾诚法力已然足够。

    如今又有了栖身之所,未免夜长梦多,自然是练法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顾诚渐渐平复心绪,闭目调整。

    心神也沉浸在那化龙真经之上,一接触到那真经经文,顾诚心中默诵,便不自主的忘掉了诸般外物。

    再度进入那冥冥杳杳的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一片空灵之下,顾诚似乎能够体会到自身经脉之中,法力的流转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化龙真经法力,宛若长江大河,奔腾而去,流转周身。

    自丹田始,循环之后,又回复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每每一个循环,那真经法力,都能感觉到,微不可见的有了一丝增长。

    感觉着体内法力运转的变化,顾诚心下没有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而随着顾诚心思愈发沉静,对那化龙真经理解愈深,却见他体内清玄法力,忽的充斥四肢百骸,周身经脉,于此同时,经脉之中,那法力长河流转得也愈发迅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随着时间的流逝,即便是沉静于经文之中的顾诚,也能隐隐感觉到,体内经脉,有了一丝的胀痛之感。

    那是法力运转,积蓄到了一定的程度,才生出的感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顾诚神魂一震,冥冥间,灵觉似乎走到浩瀚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血河,气脉,不知多少个宛若黑洞般的穴窍,映照在顾诚的心中。

    那是自己的身体,顾诚能够清晰的感应出这点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顾诚的心神,似乎与那奔涌的法力,融为了一体,化作一条清玄长龙,直朝着一处窍穴冲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顾诚仿佛看到了一座厚重的大门,门已经开启了一丝缝隙,却犹自那么的坚韧。

    来不及深思,自心底涌起的那股冲动,让顾诚无法多想,只能感应到,冲破眼前的大门,就是他的唯一目的。

    心思一起,法力长龙当即便冲向了那座厚重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顾诚只觉心神一震,隐约间只能看到那大门之内,好似有一个世界,再感应时,心神却是被震出了那种玄妙的境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