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一章:鬼怪
    “就是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顾诚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徐富微微一怔,事实上他并未抱着多大希望,此前也不是没人要来租凭这处院子的,为的是一个便宜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听了那鬼怪之说后,便急忙摇头离去,哪里还有什么看宅院的心思。

    是以,若非无奈,徐富极少领人来此地,也是顾诚要求太高,他才领顾诚见了这处宅院。

    “这宅院价格如何,我需租下一个两个月,你且算算。”

    顾诚可不管徐富是个什么想法,只问自家关注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到顾诚询问,徐富多少也是做惯了生意的,虽然惊讶顾诚听了此地闹鬼的事情后,还愿意租下宅子,但他反应不慢,当下就给顾诚做了个回复。

    说道:“这宅院本也是不差的一处宅子,若是没有那闹鬼之事,这两月时日,少说也是要五两银子的,如今贵人要租下此地,只需三两便可。”

    顾诚听了,点了点头,也没有废话的意思,随手便丢了五两银子给徐富,而后道:“此地我租下了,你去寻个人来,与我更购置一套新被褥,再找个人打扫一番,余下的你便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见顾诚如此大方,徐富虽对之前的折腾有些无奈,但这个时候,却也是欣喜居多,忙点了头,拍着胸脯与顾诚保证,必然是将顾诚吩咐办好。

    顾诚不欲与他多说,只问了问这宅院闹鬼之事,而后便让徐富自离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徐富离去之后,顾诚自进了院子,打量起内里布置来。

    这院子也确如徐富所言,原本当是个富贵人家的。

    院子有两进,瞧着这院内布置,都是有几分规矩,虽然因为久无人打扫,杂草丛生,灰尘漫布。

    屋子更是结上了蜘蛛网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对此也不甚在乎,他不过要寻个安心修行的地方罢了。

    瞧着这满院子的狼狈,眉头一皱,却是从五阴袋中,掏出了浑天番来。

    法力一催,丈八长番舞动,当下这院内便卷起了一道阴风,阴风夹杂着道道黑气。

    不多时,这院子里的蛛网杂草,乃至灰尘,全都拢做了一堆。

    如此几番,这两进的院落,却是焕然一新了,虽说还有几分古旧,却也能住人了。

    见此景象,顾诚方才满意,只等徐富找了人来,将被褥安置妥当,几堆杂物都丢了出去,也便妥当了。

    清理一番,顾诚也起了心思,在这院子里西寻摸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倒不是为了熟悉环境,他毕竟只是借着此地破境,或许通窍之后,还会留上那么一段时日,稳固修为,但也无需对这院子怎么熟悉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想起了徐富所言,那鬼怪之事,升起了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提及鬼怪,顾诚自是不由想起了此前遇着麻三骨之事。

    那僵尸虽与鬼物不同,于凡人而言,却也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寻思着此地死了人,据徐富所言,还是被鬼怪害死的,顾诚自然想到,会不是这院子也有那麻三骨之类的修士,在后头弄些什么算计。

    不过转了一圈之后,却是证明他多想了,这院子里头,没有半点修行人留下的踪迹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此地乃是江宁城,人道繁华之地,且应天府府城便在不远,这般大城,怕也少有修士在此闹事的。

    况且那闹鬼之事,过去也有些年头了,真有那修士练法,也早该离去了才是。

    再者,这宅院虽然死了几个人,却都是这院子的主人,听徐富所言,这周遭邻居,也没怎么受到损害的,虽然后面因为害怕,他们还是搬离了这附近。

    但既有这等说法,至少看上去不像是修士的手段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顾诚自然也就没有再费那点心思,去琢磨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他观察这院子的功夫,那徐富办事倒也不慢,没多少功夫,便领着两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年青汉子,来到这宅院。

    两名汉子一个抱着新被褥,一个却是拉了板车,车上放着镰刀扫帚,却是打扫的工具。

    进了宅院,三人还有些戒惧,想是对那鬼怪之说,仍有几分忌惮的。

    不过有银两驱使,他们胆子也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却是平复心绪,便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刚一进入院子,徐富却惊讶发现,这院子竟像是被人清理了一番,一堆堆杂物,整齐的堆在那里。

    徐富一时有些恍惚,他可还记得,自家不过去了不到一个时辰,这点功夫,便是十余个精善干活的汉子,只怕也不能做到这等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,他便想到了有些奇怪的顾诚来,想着顾诚对那鬼怪之事,似乎也无半点担忧,心下不由一紧,只是却不敢继续往下面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瞧着身旁两个还有些摸不清情况的青年人,徐富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虚汗,面色有些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只是顾诚吩咐,他却是半点都不敢怠慢的,且不说此前顾诚赐下的赏钱,就说这清理院子的手段,也足以让他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安排妥当了。

    见前院看不到顾诚踪影,徐富领着两人走入内院,便看到了坐在石凳上的顾诚。

    顾诚早看到人来,也不在意徐富见了这被整理干净的院子是个什么想法,见三人进来,只吩咐道:“你叫他二人把被褥放到东厢房去,然后将这院子里的几堆杂物运了出去,便没你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顾诚,徐富便下意识想起这院落转眼的变化,却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,只恭恭敬敬点着头。

    而后,便吩咐两名青年,做起活来。

    徐富做事不差,这两名青年却是手脚不慢,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,这院子里头的杂物,便被他们运了出去。

    做好了事情,领了赏钱,三人也不敢多待,尤其是徐富,却是与顾诚禀告过后,便急匆匆的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顾诚见到此人动作,微微摇头,倒是没有什么在意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的想法,而浪费太多的时间,去整理这间院子。

    况且,使出这般手段,想来也能够少些麻烦。

    没有多放心思在这件事情上,院子搭理妥帖,顾诚回转便入了厢房中,却是要整理一番自家所得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