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章:宅院
    存着这般心思,顾诚也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城郊之外,收了阴马,便一步步走入那江宁县城。

    他自还是那书生打扮,毕竟这等身份,行事起来却要方便太多。

    况且他本也是有秀才功名在身的,左右也有身份凭证,却不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取了凭证,顾诚本欲在那江宁县城之中,寻个酒楼客栈,以做栖身之所,而后专心破境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到那客栈前头,却想着自家破境,也不知会有什么光景。

    而这客栈之中,鱼龙混杂,也说不上什么隐蔽,却是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也就熄了去那客栈借住的心思。

    转念,却见得这客栈不远处,有一处牙行,当下有了几分想法。

    穿过热闹街道,瞧着有卖包子的小铺,他也有些饿了,毕竟还未到那餐风饮露的境界,而且不知为何,修行那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之后,这胃口也大了不少,寻思着就去购置了两个包子。

    这包子皮包肉厚,都是成年人拳头大小,却是实惠得很,顾诚几口吞了一个,手头握着纸包,小口吃着这第二个,转而缓步朝着那牙行而去。

    这江宁不愧是应天府治下,却是比那钱塘县来得繁华许多,便是这牙行之中,也有不少人谈着生意。

    顾诚刚踏入牙行,却见一身材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男子瞧着有几分油滑,十足的商人模样,一身衣着,虽算不得华贵,却也十分得体,瞧着不是什么贫苦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贵人,小人是这牙行中人,姓徐名富,我们这牙行,什么生意都能请托,不知贵人有什么需求?”

    这自名徐富的牙行商人,倒是会做事的很,一面做着介绍,一面把顾诚引到一处客座上,吩咐小厮奉上了茶水。

    顾诚正将包子吃了,随手拿着纸包擦了擦,丢在桌上,拿起茶杯,解了解腻。

    而后才道:“我要在这江宁呆上一些时日,想要寻一处院子,住上一段时日,不知这生意,你这里可能做得?”

    “贵人说笑了,我等牙行,便是做的这般生意,莫说要租一间院子,便是购置产业,买上一两个奴婢,也是成的,只是不知,贵人对这院子有什么要求,小人也好领贵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得顾诚是租房的,能够看到,这徐富是有些许失望的,不过面上却为表露,倒是十分的专业。

    这道也不是什么奇怪事,毕竟租间院子这等事情,也没多少油水可拿,总比不得购置什么物事,要赚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这牙行生意,做的就是一个招牌。

    顾诚也明白对方心思,不过不甚在意,他只是需要达成自己目的便好,哪里在乎徐富是个什么念头。

    当下道:“院子要宽敞些,安静些,最好是要偏僻,少有人打搅,其他倒没什么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贵人可是那备考的生员,去那应天府乡试的?”

    徐富也不知是不是习惯,看顾诚装扮,加之他对院子的要求,却是顺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管这个做什么?这生意能不能做,你说句话便是。”

    顾诚哪里有心思和他多说什么,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见顾诚不喜,徐富也不敢多问,当下道:“贵人见谅,小人却是习惯了,不过若说这僻静的大院子,小人这里还真有几处,只是不知符不符合贵人心意,贵人可是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带路,且与你几分幸苦钱,若是尽心了,自有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顾诚随手便甩了一钱左右的碎银,与这徐富。

    徐富见了银子,知晓顾诚是个大方的主,若是办成了事情,虽说利钱不多,却也能有不少油水,肥硕面上笑容更甚几分,却是眼睛都眯着没了。

    收好了银子,徐富恭恭敬敬的引着顾诚离了牙行,却是看房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诚便随着这徐富在江宁县城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瞧了几处院落,却都不甚满意,也不知是不是这江宁县太过繁华,顾诚所见几处院子,要么周围邻里不少,要么便是邻街不远,他要的是僻静,有个练法的好去处,可不是这般地方。

    “顾公子,这几处院落,都算是僻静之地了,便是要潜心习文,也足够了才是,您这要求,是不是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这胖子领着顾诚逛了那么一圈,有没有顾诚身体,却是额头都见虚汗了。

    加上顾诚犹自没能满意,心里头也是十分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你这若是没有,我自去问问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顾诚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,当下生出了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别,别,还有一处,还有一处,那处院子倒是僻静,也足够大了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顾诚所言,徐富有些急了,好歹花了这般大的功夫,总不能让这生意就这么黄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顾诚听到徐富说还有去处,倒也不急着走了,只是听他言语间有些犹豫,便皱眉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不过那处院子却是闹过鬼魅的,还死过人,是以小人才没有领公子过去,不过以公子要求,想来也只有此处能够合适了,不是小人吹嘘,这江宁县其他的牙行,也难满足公子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听得徐富的意思,顾诚要想找到个符合心意的地方,还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诚练法,对什么鬼魅之物倒也不甚在意,他如今有法器在身,又哪里怕这个。

    当下道:“你且领我去看了,成与不成,到时再说。”

    徐富也没办法,只好领着顾诚,去寻那处宅子。

    走了不知多久,终于是来到了那处院落,果然是够僻静,周围却是没有什么人家,若非顾诚知晓,这里还是江宁县城内,只怕都以为出了郊外了。

    “这处宅子,是官府凭押的,本也是个富贵人家,只是听说闹了鬼,一家人都死了,后来这邻里之间,也都搬离了此地,却是少有人来,若说僻静,也只有这处符合公子的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徐富擦了擦汗,恭敬的回复道。

    眼珠子还不忘偷瞧着顾诚神色,想看出顾诚的心思。

    顾诚看了看这周遭环境,心里到有几分满意,这地方,却是正合适他破境练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