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九章:蛰龙
    与吕夷简分别后,顾诚由觉得这老头故事有几分玄奇。

    如同那鳝统领所言,这老头真是做过前朝宰相的,不过偶遇镇江水府前任龙君,却得了大机缘,活到了今时今日,虽没什么法力,见识却也不比那修士来得少了。

    说起吕夷简遇得前任龙君,还有一分故事。

    却原来,吕夷简在这镇江府,也是做过官的,且有一个习惯,便是得空之时,在阁楼之上读书。

    一日正当阴雨天气,吕夷简照常在阁楼读书。

    却偶然见得一个小东西,身上发着如同萤火虫似的光晕,蠕蠕爬动。

    小虫经过之地,留下一道焦黑痕迹,渐又盘在书上,却是连书也焦了。

    吕夷简当时也觉得这虫子有几分神异,他是做官的,却是知道这世间有修道人,也有那山妖精灵的存在。

    对这虫子也不怠慢,转而将它捧出了阁楼之外。

    到了门外,吕夷简端着书静立许久,可那小虫却依旧盘在书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吕夷简当时来了兴致,便说:“可是觉着我不够恭敬么?”

    于是便端着书,回转屋内,仍放置书桌上,整了整衣帽,恭恭敬敬作了个揖,再端起书来送出去。

    才到屋檐下,便见那小东西昂首伸尾,离书飞去。

    这一动,却是嗤嗤有声,周身还带着一缕白色玄光。

    几步远后,回转头来,朝着吕夷简,却已是头大如瓮,身子数十围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而后,那物又一翻身,霹雳一声,龙吟惊起,腾云驾雾,已然直上九天。

    这虫子,自然便是前任镇江龙君,吕夷简却是因此,便与龙君结下了缘分。

    后来官拜前朝宰相,退下之后,又遇到龙君,请他去做个幕僚,那时的吕夷简,这人间繁华见过,也是位极人臣过的人,却还未见过修行光景。

    便应下了此事,他年纪老迈,得了龙君赐下灵物,活了这数百年。

    后来那前任镇江龙君,得遇魔门修士作乱,为救这长江两岸的百姓,却是落得个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而吕夷简与那鳝统领,便这般苟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思及吕夷简言语,顾诚也有几分感慨,那龙君是个善人,不对比还好,一对比起来,却是不知比起如今的这位镇江龙君好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也难怪吕夷简同那鳝统领,都是如此记得前任龙君的好处。

    便是到了今时今日,也犹自为龙君抱不平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与此时的顾诚,也没有太大关系,他如今得了老僧名帖,江南事了,却是要去玄都教拜师的。

    至于顾才与那麻三骨之事,留待日后,也没什么妨碍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顾诚也把这点感慨甩到了脑后,这一去,若是真能拜入玄都教门下,不说一片坦途,却也能算是真个在这长生大道上走上第一步了。

    对于顾诚而言,心头难免还是有着几分憧憬的,如此心思,自然没有功夫再去思索其它事情。

    五马浮屠锁一催,已然是朝着天都山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此去天都山,万里路途,却是要话费不少时日的,即便是有五马浮屠锁在身,短短时间,也难到达。

    不说这一路上,还会遇到什么妖魔鬼怪,顾诚自然不想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光不待人,眨眼而逝。

    这一日,顾诚却是到了应天府治下,江宁县。

    自镇江府赶往江宁的路上,除却驱使阴马,以及一些生活琐事。

    顾诚却是全身心,都沉浸在了修行当中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了拜入玄都教的机缘,顾诚对修行事,也是半点都不敢怠慢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见了老僧与龙君的斗法,以及那龙君肆意吞吃读书人的场景后,更是坚定了几分心思。

    诚然,他本来也心慕,步入炼罡之后,那等飞天遁地的本事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若是真有这等手段,要到达天都山,却也不必他话费这般多的麻烦功夫了。

    所以,顾诚心思沉下,却是专注于那太上化龙真经的变化之中。

    此门法诀,十分神秘,能让顾诚不必如何钻研,就能自行修行这真经上头的法门,着实不似寻常物事。

    加上金山寺老僧也曾说过,顾诚周身法力,同那太上一脉,好似同承。

    顾诚对此也多了几分心思,知晓自家这真经才是真个的大机缘。

    且看老僧并不知这化龙真经存在,便可得知,法海似乎也并未练过这门真经的,这让顾诚有几分猜想,或许法海也不知这真经的存在。

    也让他对这门真经的来路,更多了几分好奇,只是见识不够,又不能与他人说那真经神奇,毕竟怀璧其罪,是以顾诚一时间也难以琢磨得透。

    说来这真经练得的法力,也与寻常法诀不同,纯净浑厚,却瞧不出什么属性。

    而且平日修行,似乎法力还有打磨肉身的妙用。

    至少顾诚自练成法力以来,肉身愈发强健,似乎在缓缓经历着什么蜕变一般,着实也有几分惊奇。

    不过一时琢磨不透,虽知这法门不寻常,顾诚也没有钻牛角尖,一定要把这法门给弄清楚。

    有那个功夫,他还不如专心打磨法力,步入通窍境界。

    说起通窍,那日与麻三骨到得长江岸上,顾诚便隐隐有几分叩开窍穴的预兆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法力还未足够,却是不能功成。

    如今在那水府龙宫之中,饮了金露酒,而后有有那些灵果增进法力,加上这些时日,专心积蓄法力,他已然是有了叩开窍穴的底蕴。

    只消时机一道,便能步入这通窍境界了。

    这般进境,放在道门大派之中,或许算不得什么,不过要是被那些旁门散修得知了,只怕会惊异非常。

    顾诚自家修行,也全没什么人指点,如此进益,哪里是寻常现象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自然不知,虽然觉得化龙真经神妙,却也不觉得自己这般修炼速度,有多么快了,反而还嫌不够。

    不过他到底还是没有那么浮躁,此时有了叩开窍穴的法力,却也专心去做那破境之事。

    是以才停下了赶路,寻到江宁,要找个合适的地方,叩开自家第一道窍穴的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他便也是个通窍境界的修士了,若是在与那王道灵麻三骨等人对上,或许法力还差几分,却也能斗几个来回,至少不会再受辖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