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七章:法海故事
    听得这话,老僧神色终有几分变化,两道白眉,也垂低了一些,半晌,才叹道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“不知法海师弟可有什么话,要居士带回的?”

    师弟?

    听到老僧话语,顾诚倒是微微一怔,不想这法海,还是老僧的师弟。

    不过老僧问起,顾诚此行主要目的,也是为了法海之事,是以回道:“倒也没甚么大事,法海大师不过要我托一个口信,哦,对了,大师还有一件事托我去做的,不过很惭愧,这件事情我却未能做成。”

    顾诚却是想起了许仙之事,虽不知法海何故对许仙如此上心,顾诚也没什么探究的念头,但这件事情倒是也该和老僧说上一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位许施主的事情?”

    老僧一句话,却让顾诚有些惊讶,听着老僧的意思,是知道法海此去钱塘,为的就是许仙。

    “正是许仙之事,法海大师似乎想接引许仙入金山寺门下,圆寂之后,也托我去做过这件事情,不过许仙未曾同意,我便也没有强求,还请大师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却是无碍的,这不过是法海师弟的一个执念罢了,若非如此,以他修行岁月,又如何会看不破那感应关窍,以他法力,本该早就修成身识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诚提起了许仙,老僧似乎对法海的死,有些许感慨,忽而道:“有些事情,吕居士想必知晓,不知吕居士可还记得,那位钱塘龙女,与我金山寺的瓜葛?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对着吕夷简说的,看上去这老和尚似乎对吕夷简也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大师说的,是那位拜入贵寺的书生,好似俗名本叫做柳毅吧?此事我有些映像,若非此事,这镇江水府也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钱塘龙女,吕夷简就想起了镇江龙君,神情有几分恍惚。

    老僧听了,却是微微点头,解释道:“那位姓柳名毅的书生,后来拜入我金山寺,法号了空,正是老衲师叔,而法海师弟,却与钱塘龙女也有些关联,起初是龙女赠予了空师叔做个使唤的水妖,后来师叔拜入金山寺后,便将他收做了弟子,是以,法海师弟,对了空师叔,乃至龙女,都是有几分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顾诚听着,却是听出了几分意味,老僧言外之意,似乎法海去那钱塘看护许仙的事情,还与那两位有些关系?

    老僧继续道:“师弟执念,便是在了空师叔与龙女身上,彼时龙女与了空师叔,被那龙君设计害死,法海师弟也无力报仇,便要寻遍天下,找了空师叔的转世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多年过去,都没个结果,反倒因此,耽误了修为,后来见了那位许施主,觉着与了空师叔颇有几分相似,都是那般性格,也是个有灵慧的,便生了几分心思,转而去那钱塘,做个看护去了,想着却是要收个徒弟,只是不想,这一去,会是这般结果。”

    老僧一番解释,顾诚总算是知晓了法海行事的前因后果,只是这般想着,又觉几分不对,听老僧言语,法海应该对许仙更为看重才是。

    想到在钱塘之时的情况,赵九老儿祭炼白蛇为七杀元神,有心谋划许仙造化,这等情况之下,法海又何故去帮着自己对付顾才?

    他修佛这么多年,难道还会为了一个魔门修士,而去拼命不成?

    这么想着,顾诚觉着十分奇怪,隐隐有种感觉,似乎这件事情,和自己还有几分关系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还在思索,老僧却又说道:“不过法海师弟既然圆寂,此事也算过去,那位许施主虽然身有灵慧,不过机缘之事,也不能强求,居士也不必多想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诚暂且抛下思绪,回道:“法海大师算是引我入道之人,晚辈却未能做好他所托之事,难免有些惭愧,若是日后晚辈能得机缘,在这修行路上走远一些,金山寺有什么事情,可寻晚辈,晚辈定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虽然顾诚之前说过,许仙的事情没有做好,但是尽了力,法海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法海终究是对他有救命之恩,而且还给了他步入道途的机缘,这等大恩情,他又怎么会忘了。

    嘴上不说,心里却是记着的。

    “居士有心便好,若是真记了师弟指点之情,日后多做些功德之事,也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老僧却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顾诚自是虚心受下,不过转念,顾诚便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,稍作犹疑,还是问道:“说起来,晚辈到此,还有一件事情,想要请大师指点一番的,却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这却没什么妨碍,居士直言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晚辈修成法力,这些时日,也算是见识了这修行界的几分风光,得知周天之内,有道宗佛门,晚辈没什么见识,却也知道,若想在这修行一道上,走的远些,终究不是独自一人,能够摸索出得,于是便寻思着,是不是能够拜入一家宗门,寻个老师,大师是修行前辈,不知道能不能与晚辈几分指点?”

    顾诚问出这话,也没几分底气,虽说老僧和蔼非常,此前也半点都没有不耐,但是这等事关道途的事情,人家也不定就能帮他。

    是以,顾诚问出这话,也不过是个尝试,实在不行,出了金山寺后,从吕夷简这里问出个路途,也只能自己去找宗门拜师了。

    想来以吕夷简活过的年头,对这周天宗派,应该也有着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至少会比麻三骨说的,要完整的多。

    虽然顾诚一路随同麻三骨赶往镇江,相处时间不短,但是麻三骨心思鬼滑,他还真的没能问出些什么,反倒做了不少苦力。

    好在老僧听了顾诚所言,倒是没有推辞的意思,只是沉思一会儿,才道:“若是居士修的是我佛门法诀,有法海师弟牵扯在前,老衲倒是可以做个主,收居士入寺,不过我看居士一身法力,玄清光耀,却是那道门练气法力,且基础不坏,若是转修,也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老僧说到这里,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顾诚听了,心下一提,看老僧模样,应当是能给他指出一条路子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