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六章:圆一
    相处这段时间,吕夷简大致也算明白顾诚部分性格。

    是以见顾诚如此神色,也不觉奇怪,笑了笑,道:“这世间终究是凡人多,若是这金山寺,坐落在这俗世之中,真个如你想的那般,弄出个灵光气象来,这里头的和尚还修什么佛,炼什么法?”

    “诚然,也有那气象万千的大宗大派,不过那些宗门,却大都隐匿在山岳之中,却是少有如同这金山寺一样,在这人世繁华之地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吕夷简也微微摇头道:“说起来,似金山寺这般坐落在这等繁华地面的修士宗门,好似也是佛门居多,此门中人,讲究一个红尘度世,与道门练气,却又些个不同,不过即便是如此,这佛门修士,也少有在人前显法的为的也是修行不受搅扰。”

    顾诚一听这个,倒是有些释然了,想想也不难明白,若是真个摆出那般神仙景象,只怕应付那些凡人,都足以让他们头疼了,哪里还有功夫修行,若是真想从凡间得到些什么,直接去找那些达官贵人也便是了,想着前世那些游戏人间,却喜欢去管富贵人家琐事的佛道高人,顾诚也多了几分想法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没问,你小子要来这金山寺,是要做些什么,莫不是见了那老和尚法力,想来结交一番不成?”

    吕夷简转念,忽而问道。

    顾诚闻言,摇了摇头,回道:“有些琐事,需要拜访一番,若是能够见得那位大师,也是机缘,不能的话,也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对于那位能够与龙君斗法,战个不相上下的老僧,若说顾诚没有拜见的心思,那自然不可能,不过他此行,主要是为了把法海的消息带来,最多,还有一个问问事关自家修行的念头,所以也没太多的想法。

    吕夷简听了,虽有几分好奇,不过听顾诚意思,是急着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,所以也就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两人闲谈的功夫,却有一个年纪看上去不过**岁的小沙弥,自金山寺山门走下,朝着二人走来。

    小沙弥腿短,也走不快,等顾诚二人注意到他只是,他却还离顾诚有几十步路。

    见顾诚二人看来,小沙弥天真烂漫,却是模样有几分焦急,脚步迈快了点,不小心还被石阶绊了一绊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“两位施主可是来拜访我金山寺的?若是的话,我家住持请两位施主入寺一叙。”

    小沙弥说话也说的不甚明白,不过顾诚二人却是能听懂的,这里头的和尚,已然是知道二人的到来了。

    听小沙弥的话,那知晓二人到来的和尚,便是那与龙君斗法的老僧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老和尚怎么知道自己两人的到来,但是想着和尚法力,也不是太过奇怪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还请带路。”

    二人也没有去调戏一个小沙弥的意思,抬手一请,便要小沙弥带路。

    见顾诚二人没有多问的意思,小沙弥瞧着也是松了口气,想是有着几分为难的。

    “未请教小师傅法号?”

    见小沙弥有些拘束,而且看着身上有几分灵光,似乎也不是凡人,顾诚不由问了句。

    小沙弥闻言,双手合十,面上带着几分红晕,道:“小僧圆一。”

    圆一小和尚说了法号之后,没有多说,却是个内敛的性子,顾诚二人见了,也就不好再多问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二人便入了金山寺山门,进了佛殿,里头拜的却是一尊菩萨。

    这尊菩萨骑乘着龙象,身量极高,只这么看着,便有一种苍莽大力之感。

    顾诚来到这世界后,也从未入过寺庙,按着他的想法,佛殿,怎么也该摆上一个佛祖的金身才是,难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方世界,创出佛门的是多宝道人,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缘由,也就没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吕夷简也不知他想法,见他多看了这上首菩萨像一眼,便解释道:“这金山寺,拜的却是佛门龙象大力菩萨,佛门之中,听闻是有三脉,一脉释迦,一脉地藏,一脉便是这龙象大力菩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龙象一脉,专炼肉身法相,此前那老僧手段,你也见过。”

    顾诚听了,微微点头,倒是了解不少。

    二人对话,圆一小和尚听了,也不插嘴,也不急着带路,见二人从那菩萨像上转回了注意,这才又继续领起了路。

    没多久,顾诚便在这金山寺后山,见到了此前与那龙君斗法的老僧。

    老僧此时已经看不出什么不对之处了,似乎之前与龙君斗法,消耗已然补全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眼力,也不好分辨,毕竟境界不到,也难以理解老和尚那等境界的修士,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老和尚虽是佛门身识境界的修士,却是半点架子都没有,见得顾诚二人到此,当下便是对着两人一礼,合十念了个佛号。

    顾诚见过老和尚法力,自然不敢怠慢,也是回礼道:“见过大师。”

    吕夷简在外虽一口一个老和尚,此时却也没有失礼。

    两方见了礼,圆一小和尚自退了下去,却听得老僧忽而笑道:“贸然请二位居士入寺,却是老衲怠慢,不过老衲想着,两位从那水府江畔,一路随来,想必也是要寻老衲的,所以便先请了二位居士入寺,还望二位居士莫要见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诚一听,才知道自家二人行事,却都被这老和尚看了去。

    不过思及老和尚法力,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当下回道:“大师客气,晚辈却是有一事,需要拜访贵寺,只是不想大师会请我二人入寺一叙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有何事,还请直言。”

    老僧也是直接,听得顾诚的话,就这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贵寺可有一位法海大师?”

    面对这等境界的修士,虽说老和尚足够和蔼,但是顾诚也不好怠慢的,听得对方询问,便直接开口问来。

    老僧听得‘法海’这个名号,白眉一颤,却是看向顾诚,说道:“金山寺却有一位法海,只是是不是居士要找寻的,老衲便不知了,不知居士说的法海,可有什么印证?”

    “大师想差了,晚辈到金山寺,却是得了法海大师遗愿,大师曾言,他便是金山寺僧人,圆寂之前,托我给金山寺送个信,是以晚辈才赶到此地,拜访贵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