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四章:罗汉金身,龙君法器
    “上代龙君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顾诚不由一怔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倒不是觉得这镇江水府曾经还有过一位龙君,有什么不可能的,只是,想到吕夷简曾经所言,如今的这位龙君,在这镇江水府中落住,也当有不少年头了才是。

    吕夷简不过凡人,没有法力在身,至多百年寿命,哪里能活的这般长久?

    “可是觉得,这老穷酸活的时日有些长了?”

    那鳝统领却是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顾诚心中疑惑,所以顾诚也未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不过鳝统领倒是没有卖关子的意思,只说道:“不然你以为我为何叫这穷酸唤作老不死,他可是这凡间大陈朝廷还未建立时,便存在了的人物,好似还做过那前朝的宰相,不过后来得了机缘,搭上主公的福运,吞吃了一件灵物,这才能活到如今年纪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这话,算是给顾诚做了个解释,也让顾诚能够接受,虽不知是何等灵物,能让一个凡人老者,活过几百年时光,但想着这方世界毕竟是神魔皆存的,也没什么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老穷酸也是因此,不得修行,哪怕道经在手,也只能做个半点法力也无的凡人,不然以他所活过的岁月,少说也是个炼罡修士了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也不知是为吕夷简感到可惜,还是借着这句话讽刺自己的这位老朋友,顾诚一时也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夫能活的这般久,已然是天大的运气,旁的也不做想了,不过主公那里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吕夷简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,听得顾诚心中好奇,只是如今情况,却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鳝总管听得吕夷简提起那位旧龙君,却有些不忿,这份态度,也不知是针对谁,只听他道:“莫要再提这事,那龙虎派也不过如此,主公做了这般多的事,却没有一个好下场,反倒被害了性命,不然哪有今日事,要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鳝统领这话还未说完,却听得那江面之上,一道雷声乍响!

    乌黑雷霆,漫布大江之上,晃似一张大网,直把那长清老僧,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雷霆太过可怖,江面之上,密密麻麻的水族鱼类,被这雷霆一电,全都翻白,漂浮而出。

    不时便化作了焦炭,被大江冲了去。

    见的这般场景,顾诚额头见汗,想到方才三者还在那水府出口,若是依旧留在水底盘桓,只怕运气再好,下场也不会比这些化了灰灰的水族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那漫天雷霆之中,一偌大金身人像,由虚化实,硬生生顶住那雷霆威力,显露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尊三四丈高的罗汉法相,脚踏真龙,头顶宝珠。

    周身古朴异常,晃似古铜铸就。

    罗汉法相之下,赫然便是那长清老僧。

    老僧此时神色大变,悲苦颜色,化作怒目金刚,眨眼间,身量一涨,竟是化作一尊九尺大汉,肌肉鼓胀,如神如魔。

    “吒!”

    老僧所化大汉,双目一瞪,一声叱咤,口中一道佛门真言,竟化作一道符印,朝着那打出雷光的乌云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老僧一手指天,罗汉法相顶上宝珠,飞掠而出,将之前那隐遁在乌云里头,不时骚扰与他的青白玄光纠缠住。

    而后,神足通随心而动,一脚踏出,已然来到那镇江龙君所化真身之前。

    老僧双手一抱,身后罗汉法相一般动作,霎时间,对龙君而言,如同蝼蚁般大小的老僧,竟是要做那擒龙之事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龙君见此,哪里不怒,身躯一晃,一只龙爪,却是直接对着老僧抓去。

    转眼功夫,蛟龙巨爪,便将那老僧罗汉法相,打了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发出道道铜铁交击的刺耳声响。

    两方存在,都是龙象大力,这一肉身相搏,哪里是简单的。

    只余波一震,便将那长江水面,掀开好大一道波涛。

    且不说两方相斗,威势如何骇人,却说这等肉搏之事,本该是那龙君蛟龙真身更占优势才是。

    然而老僧佛门真法,脱胎神宗魔门,练得这肉身法相,却是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反过身来,竟是把龙君一直龙爪,直接抓在掌中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老僧一声大喝,晃似自蛮荒走出的远古巨人,苍茫之气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老僧肉身青筋一鼓,面上白须白眉飘动间,竟是将龙君数十丈身躯,就这么甩飞了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好似真个罗汉临凡。

    顾诚三人见了,也是心中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龙君吃了亏,却是大怒,即便知道老僧是佛门身身识境界的修士,境界不比自己来得差。

    但是仗着自家多年积蓄法力,以及从龙虎派中得来的造化,哪里把老僧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如今诸般手段使出,却还落了个下风,心里哪里是甘愿的。

    心头大怒之下,也顾不得旁的了,一声龙吟,却是将自家尚在祭炼,预备等到内丹大成,步入那道门还丹境界之时,炼做本命法器的底牌,趋使而出。

    于是乎,自顾诚这边看去,便能看到,那长江水面,忽的破开一道巨大的深渊。

    江水自中心向两岸翻涌,江水化作巨浪,瞬间拍击在两岸青山之上,竟是连顾诚三人,也被那江水打湿了。

    再看去,一座水晶龙宫,自大江中升腾而出。

    偌大龙宫,在这一刻,如同一座太古山岳,冉冉升起,水雾罡气,自龙宫散漫而出。

    那龙宫门前,水晶龙柱,还因此跌落下一众水卒,眨眼间便被那江水卷去!

    “这是龙宫大殿,不想竟是龙君法器!”

    鳝统领也是有些震惊,想来也不清楚,龙君还有这般手段。

    “给本君镇压!”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却没有人理会鳝统领自语了,便是顾诚,也犹自被那江面上场面所牵扯住心神。

    局势眼见得到了**时候,那龙君一声龙吟,驱使着龙宫大殿,直直往老僧镇压而去。

    在这偌大的龙宫之下,似乎老僧也躲避不得,只能是抬起头颅,眼睁睁看着那水晶龙宫,就这么盖压而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