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三章:老僧
    鳝统领听了这大黑鲤的话,虽看不出什么脸色,不过瞧着两条飘舞的长须,也能看出,它心中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眼见得那江面上弄出的动静越来越大,这长江水底,全被搅了个浑浑浊浊。

    激流涌动,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便是这鳝统领支撑起的分水罩,也有些经受不住这般激流冲刷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自进水府躲藏,我且将他二人送出。”

    这般情况,却是不好怠慢的,虽说此时出得水面去,或许也有几分危险,但这水底之下,也难说有什么安全的。

    至于回转水府之中,这鳝统领倒是好说,顾诚却说什么都不愿再回转龙宫了的。

    鳝统领瞧着也是不想耽误事,所以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那大黑鲤听了鳝统领吩咐,也不多问,扭转身躯,便遁入了水府之中。

    鳝统领见状,瞧着这声势动静都愈发浩大的江流,不做犹豫,领着顾诚与吕夷简,循着一个水流还算平稳的方向,便朝着岸边而去。

    三人运气也算不差,虽然这江面之上,动静不小,但他们却没遇到设么波折,半晌的功夫,便穿过这长江之底,转眼出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长江两岸,都是青山峻岭居多,三者听得身后动静,即便是上了岸,也不太敢回头,只等窜入了山林之中,才回转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去,顾诚心中自升起几分惊骇。

    他算是从未见过炼罡层次的修士斗法的,所以在这第一次看到眼前斗法场景的时候,难免心中惊异。

    那长江之上,龙君已然化作数十丈的蛟龙身躯,一身青鳞玄光耀耀,腹下双爪踩着罡气云团,如瓮般的头颅,灯笼大眼,凭空而立。

    游动间,周身电光闪耀,龙首高抬,发出阵阵擂鼓般的吼声。

    大雨倾盆,粗大的雨点,滚黑的乌云间,隐隐能看到有一抹青白色的玄光闪过。

    龙君威势,已经足以令人感受到那种压力了,而龙君对面,那名闲庭信步,走在虚空之中的老僧,给人的感觉却更为奇怪。

    只顾诚这边看去,便能看到,那老僧一身简朴的灰色僧袍,两条白眉低垂,面露悲苦,也不像龙君一般,有什么偌大的动静在他周身闪耀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,就像一凡间老僧。

    手里头只拿着一串念珠,嘴里隐隐念着什么咒语。

    若非这老僧同样是凭空而立,更不曾见得什么法器凭依,是实打实的佛门身识境界之上的修士,也即是类比道门炼罡大修。

    恐怕顾诚都会觉得,这老僧真是一普通僧人了。

    顾诚眼力境界终究还是不足,虽有那九窍心灵觉帮扶,能够隐隐看出其中一些玄妙。

    但法力境界不到,却不好理解的。

    只他看着,能看到,那老僧闲庭信步走在龙君催使的电光龙卷之间,动用的是佛门神足通这门神通。

    至于那龙君手段,却是半点都看不出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不过在老僧看上去很是轻松的躲避龙君术法轰击的同时,也能看到,那原先在乌云之中,游走的青白玄光,却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,不时朝着老僧打去。

    每当那抹玄光打在老僧的身上,老僧身上便会有一道火花闪起,于此同时,如铜钟撞响的声音,响彻长江两岸,却是听得人耳朵都生疼。

    老僧经受这般摧击,丝毫不变颜色,似乎这般情形,也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那金山寺的僧人,这和尚我认得,法号长清,乃是金山寺的住持,虽是佛门身识境界的大修士,平日却还能看到这和尚替那些个贫苦百姓做法事,算是个不错的大和尚了。”

    顾诚正瞧着,却听得吕夷简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顾诚不由转头看向吕夷简,吕夷简也不奇怪,解释道:“那金山寺,自从昔年龙君一事,便愈发落寞,是以这长清和尚,也算是金山寺中唯一一位修成身识境界的僧人了,只是不知今日是什么念头,来这水府招惹这镇江龙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和尚可不是第一次找龙君的麻烦了,以前听闻龙君喜食书生,便曾出手阻挠过,那时他倒是没有找上龙宫来,不过是去劝那些个为了巴结龙君,讨得好处的散修罢了,如今想是有了什么把握,才敢来找龙君麻烦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鳝统领,听了吕夷简的话,却是插了一句,听着似乎对这长清僧颇有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似这等境界的修士斗法,着实也是难见,那鳝统领虽然口头回应着,一对眼珠子却由是盯着场中景象,半点也不放松。

    顾诚此时逃得自由,也不急着离去。况且他步入修行不久,对这等修士斗法,自然也是十分好奇的,也是转过头去,盯着长清僧与龙君斗法。

    不过嘴里不禁问道:“统领对这金山寺也很了解?”

    顾诚自身便与那金山寺牵扯不小,听得鳝统领似乎对金山寺僧人有不小了解的模样,不由多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老穷酸未曾与你说过金山寺与龙君的故事么?”

    鳝统领听得顾诚疑惑,倒是难得的转头看来,打眼又扫了吕夷简一眼。

    顾诚听了,有些不大明白,吕夷简自然是与他说过龙君故事的,不过并未对那金山寺细说。

    只是听了鳝统领的话,顾诚倒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不管是先前在那水府之中的相处,还是如今对金山寺与龙君故事的了解,鳝统领和吕夷简之间,似乎都有些十分不寻常的默契。

    顾诚经不住看向了吕夷简,这老头虽然看上去是个凡人,但是知道的事情倒是一点也不少,而且对这修士的事情,甚至比起顾诚见过的麻三骨还要了解的多,也不知真实来历,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唉!也罢。”

    吕夷简见得顾诚眼神,却是叹了口气,道:“你这小子脾性还不错,虽然手上都是些邪门法器,但看你这修为法力,也不像是个杀戮过多的邪道修士,与你说说这里头的故事,倒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龙君故事,我与你说过,不过这里头诸多秘密,却不是一时半刻能说完的,若是之后离开了此地,你尚有心思知晓的话,我便与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老夫为何知道这般多的隐秘,却是因为,这镇江水府的上代龙君,算是我的主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