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二章:斗法
    “我的金露酒啊!”

    鳝统领紧抱着手里的酒壶,一脸的颓然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回扯平了,老鳝,你可以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与鳝统领不同的是,吕夷简此时模样算得上神清气爽,虽说喝了酒之后,隐隐有几分微醺,沟壑纵横的老脸上,也升起两朵红云。

    但由能看出,吕夷简出气之后,是如何的爽利。

    鳝统领听得这话,却是回过神来,突出的眼珠子恶狠狠的看着吕夷简,两条长须直往顶上飘去,瞧着这般模样,如同和吕夷简有生死大仇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搭着它那一副鳝鱼的模样,倒是有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这小鳝,收了符钱,还不做事了不成?可是要自坏了规矩?”

    吕夷简却是半点都不被鳝统领这幅模样给吓到,反而得意的回了一个眼神,眯眼捋须,就这么斜眼瞧着鳝统领。

    鳝统领是气得长须直颤,只顾诚看来,若不是二人有着一些莫名关系的话,这位说不定要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不死给我等着,下次等鳝爷爷我得了机会,定要叫你知晓,什么是心痛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听得这话,将那酒壶小心的放回了石案上,而后却是直接上前提起那吕夷简,扯着老头的肩膀,便往洞府外头走去,却是怕这位再弄出什么事情来了。

    顾诚见此,也是觉得好笑,看上去吕夷简和鳝总管一人一妖,不怎么和睦,不过瞧着却隐隐有那么几分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意味。

    真也不知二者以前是个什么关系,导致如今这般的相处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时候,顾诚也没再为此事多想,毕竟还是离开水府最为要紧。

    顾诚本以为,要出得水府,并非容易之事,可能还要做些准备。

    却哪里知道,鳝统领领着顾诚和吕夷简,大摇大摆的就横穿这水府,直接朝着那水府的一处出口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遇见那些个水卒,半分也不在意,若是见了个同样身为统领的水妖,也只打声招呼,对方似乎见鳝统领领着两人,也半点都不觉惊奇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顾诚好奇的很,对鳝统领的身份,也多了几分猜测,似乎这位鳝统领,在龙宫低位并不差,至少这水府龙宫中的水族,瞧着对他倒是很尊敬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顾诚虽然好奇,却也没有多问,毕竟正是关键时候,若是想知道这鳝统领来历,等出了水府,想必吕夷简那里该知道不少,到时候再问,也不迟。

    抱着这等心思,顾诚却是随着鳝统领,穿过水府,来到了一处出口。

    这处出口,与顾诚进来时所遇到的漩涡,并无什么两样,前头同样是有两名水卒守着。

    这两名水卒,见了三人,似是认得鳝统领,也不多问,却是动都未动。

    鳝统领见此,对着顾诚道:“此处便是出口,这出去与进来时可不同,要出水府却需凭证才能出去,这水府石门,自有禁制,若是无有水府中人带路,常人却是无法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由于那金露酒之事,仍旧是有些愁眉苦脸,不过倒也不至于因此迁怒到顾诚,所以还给他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顾诚略点了点头,若是没有吕夷简提点,他这个第一次来到水府的新人,哪里知道这个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吕夷简直言,只怕等他辛辛苦苦跑到这出口,到时却只能望门兴叹了。

    “龙君与那归无背所走出口,却是下游出口,此方出口,出去之后,却是这上游位置,所以你二人也不必担心遇到龙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即便是如此,你等也要小心,毕竟龙君法力,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,若是出了意外,被龙君顺手打杀了去,可别怪我没有提点你们。”

    瞧着若有所思的顾诚。

    鳝统领只解释了一句,也不多说,转而从自身铁甲中与肉身夹缝中,取出了一块青玉铸就的令牌来。

    而后,法力在那令牌上一催,却见那青玉令牌之上,掠出一道白色玄光,直朝着漩涡中央窜去。

    那道白色玄光,到得漩涡所在,却见这白色玄光,似乎打在了一道薄膜之上,那漩涡蓦然一滞,泛起一道波纹,而后,那薄膜便隐去不见。

    “成了!与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见此,收了青玉令牌,却是看也不看那两名水卒,便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诚见此,虽然已经知道了鳝统领有几分神秘,但这般简单的便能出了水府,仍旧是让他觉得有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好在他终究知道什么重要,也不多问,却是直接随着鳝统领,踏入那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一转眼,却是出了水府限制了。

    这一出了漩涡,顾诚便觉心头一松,那龙君带来的偌大压力,却是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毕竟这外头虽然还是镇江水域,却不像那龙宫一般,是龙君道场,这外头,总归多了几分自由的。

    况且没有龙君在此,麻三骨也早就离去,顾诚此时却可以去金山寺探上一番了。

    百般波折,总算是能够去金山寺把法海信息送去,到时也算是顾诚真正开始自家的修行,多少让顾诚也多了几分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鳝统领,龙君正在那江面上,与一和尚斗法,若是无紧要事,还是莫要随意探头,只怕会被斗法余波伤到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这漩涡旁,却有丈许的大黑鲤,摆动间游了过来,眼珠子瞧了被鳝统领罩在分水罩内的顾诚和吕夷简一眼,也不见怪,却只拜过鳝统领后,提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话刚出,众人便听得头上传来一声巨响,却见那水波一个汹涌,瞬间便湍急了不少。

    那水底之下,一众水族,更是被这动静所惊,慌慌张张四下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,这巨响还只是个开头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雷震般的龙吟,浩荡江水,竟逆流而回,眨眼间化作数道汹涌的水龙卷。

    数个漩涡行程,那些个水族,瞬间便被卷了过去,眨眼间,却是被激流冲成血肉。

    “不好!龙君法力太深,鳝统领,我等还需回转水府才是,否则便是这斗法余波,也难受住。”

    大黑鲤见的这般场景,忙转动鱼身,看向鳝统领,言语间声音变得有几分急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