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一章:旧识
    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打量了顾诚几眼,鳝统领伸出了手,掌心朝上,就这么摊在顾诚眼前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诚微微一愣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见顾诚没个反应,鳝统领有些不痛快了,它也没有眉毛,倒是皱不了眉,不过面上两条长须,却一飘一飘的,颇有几分吹鼻子瞪眼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这老穷酸没有细细与这小子说过,我这里的规矩?”

    鳝统领却是回头,看向了吕夷简。

    一双略有些突出的眼珠子瞪着,很是有些不满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鳝统领要的,可是此物。”

    顾诚此时也是想起了此前吕夷简说过的话,念头转动之下,从五阴袋中掏出了一枚法海所留的符钱。

    鳝统领见了这晃似金玉般的符钱,眼珠子就是一亮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上首佛门法力所成符箓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佛门法钱?倒也勉强,只是不过窍钱,还差还差,若是有个二十枚,倒可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这鳝统领却不轻易松口,便是见了这符钱,也犹自觉着不够,要顾诚加价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,顾诚倒也没什么好犹豫的,若是真能出了这水府龙宫去,这几枚尚不知作用的符钱,没了也便没了,况且这些符钱也是法海遗留,倒是谈不上什么心痛。

    只他还没从五阴袋中掏出二十枚符钱与了鳝统领,却见的吕夷简起了身来,按住了顾诚的手,对着鳝统领说道:“多少也是老朋友,怎么也得看在我这老脸的份上,给上几分方便吧”

    “也罢,那便十九枚罢,算是给你这老穷酸一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定定看了吕夷简一眼,不太爽利的吹了口气,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十枚,不能多了。”

    吕夷简却是半点都不撒口,捋了捋胡须,便这么看着鳝总管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这老穷酸,还与我讨价还价起来了,也罢,我倒是不着急,你若是觉着不值当,便算了,瞧着龙君也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回府,你二人自去斟酌。”

    这鳝统领却是混不在意的一笑,负手游了回去,再度盘坐到那石案之前,自倒了杯酒水。

    他这番举动,倒是惬意得很,瞧着真是半点都不在意这件事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黄鳝,倒是与我摆起架子来了,可莫要忘了,昔年主公门下之时,我可替你做过保,只这么些年头过去,你便忘了这份恩情?”

    吕夷简却是来了这么一句话,听得顾诚有些摸不着头脑,听吕夷简这话的意思,怎么好像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这里头像是别有一番故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是局势不急,顾诚定是要问上一句的,不过如今情况,还需早些解决鳝统领的事情,让他领自己二人出了水府,也免得龙君归来,届时被堵在这水府之中,出去不得。

    若真是陷入如此情况,他二人迟早也要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况且,那石牢之中,四名水卒被顾诚打杀了去,那些个书生,说不定会弄出事来,即便龙君被那金山寺僧人牵扯时辰足够长,但与顾诚而言,也并非是说就无忧了的。

    虽说那龙宫水卒,不甚厉害,但架不住人多,而且这水府里头,也不知有多少像鳝统领这般的统领人物,以顾诚如今法力,却是很难妥善处理的。

    “啧啧,你这老穷酸,说的好像我未曾救过你一般,这些年不见,这脸皮倒是越发的厚了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嘲讽一句,半点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二十枚,爱出不出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这一句落下,却是与吕夷简对视起来,两者都是这么互相盯着,半点都不言语。

    吕夷简大败亏输,无奈摇了摇头,终究是对鳝统领无赖服气了,转头有气无力的对着顾诚说了句:“要是有,便与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见到这里,顾诚虽不是很明白吕夷简和鳝统领的关系,但是在他看来,用二十枚符钱,换去逃脱机会,并不算亏。

    而且如今情况,是顾诚他们只能依靠鳝统领帮忙,若不是吕夷简识得鳝统领,而且关系还有些不错的意味,顾诚觉着,这二十枚符钱,可能都难说动这位古怪的统领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这二十枚符钱,顾诚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妥的。

    是以,听了吕夷简的话,顾诚便从五阴袋中,取出了二十枚符钱,交到了鳝统领的手中。

    鳝统领接过符钱,有些得意的笑笑,在手中抛弄了一会儿,才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此才对么,早些说定了多好,我还能与你少上那么一枚符钱,你这小子,若是觉得亏了,还是得怪这老穷酸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倒是计较的很,即便是占了几分便宜,嘴里还是不饶人,挤兑着吕夷简。

    吕夷简听得这话,眼珠子一瞪,气得是斑白的胡须,都要吹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得,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鳝统领得了便宜,倒也没有不做事,当下起身,要朝洞府外走去,却是给二人带路,寻机出得水府的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。”

    见黄鳝一摇一晃的扭着身子,朝着洞外而去,顾诚看向了吕夷简。

    却见着老头,眼珠子一转,不知想到了什么,大步一迈,直走到鳝统领那石案前,将那壶金露酒拿了起来,一口气,竟是仰头便灌了下肚。

    这幅场景,看得顾诚眼角微抽,他自是不难知道,吕夷简这般作为,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却是为了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若不是此前见吕夷简和鳝统领关系非同一般,顾诚怕是都忍不住上前去阻止了,毕竟那鳝统领,是他如今唯一出得水府的出路。

    “唉哟!你这老不死的!快放下!快放下!本统领的金露酒!”

    鳝统领见身后没有动静,疑惑转头,便也看到了吕夷简举动,这一看,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心里那一个心痛啊!

    这金露酒他得来可是不易,连自己品用,都不敢大口喝,哪里看的了吕夷简这般动作。

    顾不得多想,尾巴一甩,就是冲将回去,一把夺过了吕夷简手中酒壶,来不及和吕夷简计较。

    急忙忙睁着眼睛,使劲往那酒壶里一瞧。

    “唉哟!”

    半晌,鳝统领两条长须垂落,却是连身子骨都软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