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章:鳝统领
    ‘骷髅妖’乃是禾山道中排名第二的凶厉法器。

    ?这种法器,以横死的人头骨为材料,凝练无数凶魂厉魄,杀戮无数生灵,才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此物一催动,便有尸毒烟气喷吐而出,中者必死,且每杀了一头生灵,都能吞了魂魄,增进几分威力。

    倒是与那玄阴斩鬼符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过此物比起斩鬼符来,更为凶厉,威力也更大些。

    便是在那禾山道中,也少有人能够练就这等法器,也只有那赵九,杀戮甚多,才能什么法器都能炼上那么一件。

    这法器实在太过阴毒,顾诚虽然不是个拘泥的人,却也不是很喜欢动用,所以也只炼化了,做个底牌。

    只今日局势,为了自家性命,却也只能动用这件法器了。

    掏出‘骷髅妖’,霎时间便见的黑烟自那头骨中,滚滚而出。

    虽无有顾诚法力催动,这黑烟只在这骷髅头周身尺许之内流动,瞧着却也十分的邪异。

    只是这‘骷髅妖’并未有多大,顾诚一手便可持起,只见‘骷髅妖’在顾诚掌心漂浮,不时能看到那骷髅空洞眼眶中,一抹赤红凶光闪过。

    吕夷简见了顾诚手心骷髅妖,也是多看了顾诚一眼,只不知是个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顾诚此时也管不得旁人什么念头了,法力一催,那骷髅妖禁制一动,瞬间化作一到黑光朝着那四名水卒掠去,这骷髅妖速度极快,眨眼间便飞至四名水卒身旁,水卒尚未来得及反应,便见的骷髅妖毒烟一吐。

    霎时间,几名水卒的面上,便被毒烟吐了个满脸。

    四名水卒将将反应,提起手中兵器,转眼间,已然化作了枯瘦尸体,周身灵光,尽皆被那骷髅妖吞吸了去。

    虽然目的达成,顾诚见此,却没什么喜色,反倒禁不住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这却是因为,那骷髅妖太过凶厉,吞吸水卒魂魄,完全不受顾诚控制,而且每吞吸一个魂魄,这骷髅妖禁制便会强上一分,完全不需顾诚祭炼。

    这也是顾诚对这禾山道邪门法器不甚喜欢的缘故,他于那道书之上,还看到过,不少禾山道中修士,因为祭炼这骷髅妖,后来被这法器反噬的,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便是此时,也能看到,那骷髅妖吞了水卒魂魄,还有几分蠢蠢欲动的意味,似是要对那些书生下手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也不是思索这个的时侯,解决了四名水卒,暂时有个脱身之机,却不好浪费半点时间。

    当下,顾诚便强行将骷髅妖收归了五阴袋中。

    顾诚举动,自然也被那些书生看了去,这些书生或许胆小了些,不少却也心思灵活的,此前因为龙君威严,吓得不轻,只觉得自家难有什么好下场了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顾诚手段,难免又升起几分期望来,眼珠转动之下,就要朝着顾诚走来。

    顾诚此时自身难保,可没有带着这些书生的意思,他们若是能出得龙宫,全看他们自己的机缘。

    因此,顾诚半点也不理会那些书生,一手拉过吕夷简,祭出五马浮屠锁,召出一匹阴马,将吕夷简抛到马上,却是驾驶了阴马,朝着石牢之外奔去。

    吕夷简也是个见识多的,半点也不为顾诚手段而感觉甚么惊异,被顾诚抛到阴马之上,也是冷静非常。

    加之五马浮屠锁所召阴马,奔腾起来,平稳非常,即便吕夷简凡人一个,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当下便听他道:“我为你指路,你这法器速度不慢,若是没甚么意外,那龙君归来之前,定然能够逃出的。”

    顾诚听了,也不说话,由得吕夷简指路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二人骑乘阴马,在吕夷简指点之下,躲过几波水卒,来到了一处洞府之外。

    这洞府瞧着十分简单,没什么特别,不过在这水府中的位置,却有些偏僻,等闲人进了这水府之中,只怕都找不到这里,也不知吕夷简怎么能知道这处地方的。

    当然,到了这里,顾诚倒是对吕夷简所言多了不少信心。

    “收了法器吧,我与你说的门路,便在这里头,若无意外,出得水府,却是不会太过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顾诚听了,当下将五马浮屠锁收了。

    跟随吕夷简,进了这洞府之中。

    只这一进去,却见得一位熟人。

    当然,熟人也不能说是很熟,不过因为一番遭遇,让顾诚对此人映像不浅罢了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旁人,正是在那水府大门,取了麻三骨一枚符钱的鳝统领。

    那鳝统领犹自披着那身铁甲,正盘着下身,坐在一处石案之前,那石案上,摆着一些美酒珍馐。

    却与龙君宴上宴饮众修的酒水,没有半点的不同。

    顾诚曾听那归无背说过,这龙君宴上的酒水,便是他也难喝到的,这鳝统领却不知哪里来的门路,竟能在自家门内,饮用这等好物。

    鳝统领感应到有人进的自家洞府,也不惊奇,只回头眯眼看来,瞧见是吕夷简,却笑了一声,道:“原是你这老穷酸,我道是何人,能在这水府龙宫之中,寻得我这洞府所在。”

    吕夷简闻言,也见怪不怪,自顾走了过去,坐在鳝统领对面,捻起一枚灵果,便道:“却是不走运,今番却是又要麻烦统领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麻烦,你这老穷酸还来寻我,不知我最是不喜麻烦的么?”

    鳝统领两条长须一飘,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这里的规矩,我老头还是熟悉的,自然不会亏了你,小子,这门路我指给你了,这回却要看你的了,这条黄鳝贪得很,若是没有好处,你我却难出得水府。”

    顾诚一直看着吕夷简与这鳝统领谈话,瞧着两人像是十分熟悉的模样,心中有些奇怪,不过想着吕夷简自说过,来了这龙宫许多次,倒也有几分释然。

    为了自家性命,顾诚也不犹豫,当下往前几步,对着那鳝统领道:“鳝统领,却是又见面了,不知需要什么条件,方能助我和吕先生出得水府?”

    “条件?嘿嘿!”

    鳝统领笑笑,眼睛在吕夷简何顾诚身上打了个转,却是起身,扭动间游至顾诚身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