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九章:龙君背景
    吕夷简?

    这名字到有几分熟悉,不过顾诚想了想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再者对方穿着也简朴的很,看着家中也不是个富裕的。

    顾诚也就没有细思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是凡人,又哪里能多次来到这龙宫之中,瞧着那龙君对读书人的态度,这般凶威,顾诚可不觉得一个普通人,能多次从这龙宫之中退离。

    若是这吕夷简所言不假,那此人定然不是什么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龙君凶威若斯,先生竟能到这龙宫拜访几次?“

    心中惊讶,顾诚也自多问了一句,若是吕夷简真能说出个缘由来,自然也就说明,此人是真有法子离开这水府的。

    而此前所言,关于那水府乃是龙君道场,即便是龙君不在,不得其法,也难逃脱的说法,自然也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旧事,况且受人辖制,也没什么好说的,不过我知道若是不说个所以然来,你也难信我的话,便与你说说,这龙君宴来历吧。“

    吕夷简倒是精明,看也不看,便知顾诚心思。

    顾诚听了这话,耳朵一提,相比起吕夷简的故事来,他确实对这龙君宴更为好奇些。

    毕竟镇江龙君这般低位,却多几个凡人书生如此上心,还费上这般大的力气,去办上一个龙君宴,甚至不惜动用各种灵材,以鼓动一众旁门散修,去为他奔走。

    在顾诚看来,不说别的,那些个赐予众修的灵果,于修士而言,怕是比起几百个书生还要来的精贵。

    吕夷简也不看顾诚神色如何,只低声道:“这龙君却也是有故事的,昔年不过一小蛟,只在一小江中做个总管,却得了机缘,娶了那钱塘龙君龙女,只是夫妻不合,将那龙女囚禁了,不过他也没能想到,龙女心思灵巧,却借助一凡间书生,将那求救信递交到了钱塘龙君手中。“

    “钱塘君得闻消息,当即大怒,显化真身,直从那钱塘江中,跨越千里,使了**力,就救走龙女之后,将龙君镇压在一处深潭之中,事实上,若非龙女求情,以及看在镇江龙君本是龙族血脉的份上,只怕今日就没有这位龙君了。“

    “这事本来到了这里,若无意外,也难有什么波折了才是,毕竟那钱塘君听闻乃是法力强横,类比道门道基修士的存在,便是这镇江龙君哪日脱困,也难对钱塘君造成甚么威胁。“

    “只是,这镇江龙君也是个有机缘的,本被镇压在那深潭之中,却得了龙虎派一位天骄收服,做了个坐骑,那天骄后来短短几百年,便成了道门道基大修,龙君得以在这镇江中落住,而后更是借助龙虎派之力,报了大仇,将那龙女,以及那后来拜入了金山寺中的书生打杀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钱塘君欲要讨个公道,然面对那龙虎派,却也没甚么法子,后来龙虎派也只让镇江龙君,只能呆在这镇江之中,不得外出,算是给了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镇江龙君对龙女和书生却依旧恨得很,于是便迁怒上了这凡间读书人,是以才有了这龙君宴,起先这龙君宴,也并非如此的,只是后来龙君变本加厉,觉着这般吞吃书生,由不过瘾,所以便弄出了个甚么评比来,只为自家尽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吕夷简也是一叹,也不知是为镇江龙君恶因却得善果所无奈,还是为那些个无辜的书生所感慨了。

    而顾诚听得这话,虽也有几分感慨,不过倒是对这镇江龙君多了几分了解,原以为这龙君虽然有炼罡法力,也不过是在龙虎派挂了个名姓罢了,现在看来,这龙君的背景,还真是大得出奇,也难怪这般行事,仍旧没人对其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听说这件事情还牵扯到了金山寺,顾诚就有些好奇,毕竟现在的情况,外头便是因为有那金山寺僧人来找龙君麻烦,是以才有了顾诚求生机会。

    加上法海一事,顾诚难免对金山寺有几分上心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诚不由问道:“先生是说,那书生后来还拜入了金山寺门下,而后才被镇江龙君打杀的?“

    吕夷简点了点头,道:“我倒是曾听闻,那龙女得了书生帮助,后来想要与那书生结得几分情缘,不过那书生家中本有糟糠,却不愿受下龙女之情,后来被龙女纠缠,左右为难之下,路遇金山寺一位法师,便拜入了金山寺中修行,是以,这金山寺确实也与镇江龙君有几分关系。“

    “本来镇江龙君也想过对金山寺下手的,只是后来好像有龙虎派出面调停,是以两方才相安无事,只是不知,今日那金山寺的僧人,为何又找上了龙君的麻烦。“

    顾诚微微点头,这里头故事还挺复杂,不过虽然玄奇,与他关系倒也不大,方才只是好奇,所以多问了几句,如今听得吕夷简如此秘闻也知晓,对他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想着他之所言,说这有法子出得这龙宫,如今局势,旁的也没有这件事情来得重要,于是顾诚便道:“不想先生还知晓这般隐秘,只是那龙君出去对付金山寺僧人,也不知会用多少时辰,若是先生真有法子,能够安然出得这龙君水府,还请赐教,自不敢忘了先生恩情。“

    “恩情不恩情的,也没什么好说的,都是身陷于此的无奈之举罢了,你若是有法子,且将那四名水卒制服了,我自有法子出得这水府去。“

    吕夷简说着这话,又道:“不过还有一个前提,不知你身上可有符钱?“

    “符钱,先生说的可是此物?“

    顾诚念头一转,从五阴袋中拿出了那自法海手中承袭而得的一枚晃似金玉般的符钱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物,不想你手中还有佛门法力练成的符钱。“

    吕夷简见此,微微点头,面上也多了一分喜色。

    “既有这符钱在手,那便稳妥了,你且将那四名水卒制服,我便带你去寻那出得水府的门路。“

    顾诚闻言,再不犹豫,也不管在场书生会是什么情况,从五阴袋中掏出了自家底牌之一的禾山道‘骷髅妖’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