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七章:金山寺
    且不说众修士因为龙君威压,动弹不得,却说那三名直面龙君的书生,此时已然是被这硕大的蛟龙身躯吓得是面色惨败,两股战战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只是龙君显露真身,三人纵然惊骇,倒也不会太过恐惧,只龙君显化真身之后的那句话,却让心思还算灵活的几名书生,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这龙宫大殿之中,又何尝只他们三人如此,除却那些修士之外,一众书生寻思着龙君言语,心里都是恐惧非常。

    龙君此言何意?

    最恨读书人?且要将那得了三甲的三名书生,做个开胃?

    那是不是意味着,这在场的读书人,都难逃得好去?

    心念及此,哪个又能不恐慌。

    若非是无法动弹,只怕早都做出奔逃举动了。

    只是,龙君哪里有什么心思同众人解释,眸子里凶光闪过,身躯一动,一张血口,却是直接对着殿中三人吞去。

    且不说三名书生不过没有法力在身的凡人,即便是如顾诚一般,修成了法力,却也如何能躲过这类比炼罡境界大修的龙君的攻袭?

    是以,三名书生尚来不及反应,一双眼睛便只能惊恐的看着,龙君一张血口,就这么将自家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龙君将三名书生一吞,如瓮大的头颅,微微一晃,大嘴一嚼,呼吸间却是喷出了血雾来。

    这般景象,便是殿中众人再傻,也能看出,那三名倒霉书生性命已然是没了。

    嚼下这三名书生,龙君灯笼般的大眼微眯,身躯微微晃动,却是转眼扫向了仍旧端坐在座位上的众人。

    虽说龙君言语,针对的是一众读书人,方才吞吃,也不过三名书生。

    然一众修士见了龙君凶威,却也难不生出几分戒备,个个都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众修,也都暗暗催动了自家法器,若非不是这里龙君的对手,只怕早都寻机离去了。

    顾诚看到这里,心中也是有了几分躁动,只看这龙君作为,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说话的,说吞便吞了,半点也不给人个缘由。

    诚然,若是此事与顾诚没多大关系,那倒也罢了,但是此时情景,他却是与那些个书生一般处境的。

    要是那龙君要将一众书生都吞了去,他又哪里能逃得脱。

    心念及此,顾诚依然没了什么侥幸心思,念头转动之下,案下左手,已然是摸到了五阴袋,便要弄出些事故来,寻得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那龙君果然也是干脆的很,扫了众人一眼,血口一张,这么一吞吸。

    便见得这龙宫大殿之中,一股雾风卷起,龙君大口,在这一刻仿佛化作了一个漩涡。

    不过那几道雾流似乎被龙君有意操控,眼见得,那些个雾气,却是专门朝着顾诚与一众书生卷去的的。

    见的这般局势,顾诚也再坐定不住。

    当下便从五阴袋中,掏出了那极少动用的法器,六道黑索来。

    这六道黑索是污秽之气练就,威力自也不凡,不过比起禾山道中排头的几件法器,犹自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顾诚倒也没有想着凭借这六道黑索能阻挡龙君。

    顾诚随自知凭着自己这点法力,根本就不是龙君对手,是以这六道黑索,却不是对着龙君去的。

    而是借着这六道黑索隐秘功效,寻摸着一名修士打去,那修士不是旁人,却是那提着老书生入得大殿的莽汉。

    这莽汉修为,顾诚也是看不清的,不过却从这莽汉行为中,能隐隐看出这人脾性比较暴躁直接。

    若是被人暗中偷袭了,即便是在龙君眼下,想必那修士也难忍得。

    心头转过这般想法,顾诚当下催动那六道黑索,想要借助那雾流做掩护,弄出几分动静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想过躲过那龙君的注意,只是想寻得几分时机,好做逃离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不好了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却听得殿外闯进来一个龙虾模样的水卒,慌里慌张的高呼着,模样颇有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只那水卒见的龙君显化真身,也是一惊,而后反应过来,忙匍匐到了地上,身子颤抖,却不敢多言了。

    见的这一幕场景,顾诚心念一转,将手中的六道黑索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君见的水卒模样,明显有些不快,若不是那水卒方才所言,像是要禀报些什么的话,只怕这水卒已然被他吞了。

    鼻间喷出一口粗气,龙君身躯微晃,盯了那水卒一眼,而后,龙身一游,转眼又变作了青年模样。

    一众修士见此,都是松了口气,却不知什么时候,后背已然被冷汗浸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与众修士不同,殿中书生,却犹自沉浸与恐惧中,不能自拔,毕竟心神震动太过厉害,又不过凡人之躯,此时龙君撤去威压,个个都是软倒在地,没个半晌的功夫,怕是缓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归无背不愧是被这龙君封做这龙宫总管的,瞧见龙君不喜,此时却是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那水卒说道:“何事如此慌张,不见老爷正在兴头上么?你且禀报,若是没个缘由,你该知道下场。”

    归无背眼神凌厉,看得那水卒身子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水卒不敢怠慢,自知这是总管与的机会,当下忙拜道:“老爷,归总管,不是小的有意打搅老爷兴致,实在是那和尚太过厉害,我等半点都拦不住啊,眼见得就要打入水府来了。”

    水卒瞧着也是又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“和尚?什么和尚,敢来镇江水府闹事?”

    归无背听了这话,脸色一变,转头看向龙君,见得龙君面色深沉如水,当下便是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慢说这归无背疑惑,便是一众修士听了,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镇江水府龙君威名,等闲炼罡修士都要给龙君几分薄面,便是龙君身后龙虎派存在,也足以让人心生忌惮才是。

    便是寻常道门九宗的修士,也不敢这般闯入这水府龙宫,这水卒口中的和尚,又是个什么来头,敢来这招惹龙君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和尚说……他是甚么金山寺的僧人,说是要劝……劝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水卒听了话,忙回了一句,不过言语间却有几分顾忌,不敢直言。

    “劝什么!?还不说来?”

    归无背又是一声厉喝!

    “说是要,要劝老爷少做杀业,否则便要打入龙宫,同老爷论论道理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