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五章:大江书院山长
    这话却是出自龙君之口,听着有几分随意,只那名老者同归无背听了,却都是立直了身子,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顾诚因自身情况,与他人不同,自然也没有沉浸在这宴饮当中,却悄然注意着龙君举动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什么旁的缘由,这一来,顾诚如今处境,多少与这龙君有关,他难免要多对着龙君了解几分。

    虽这么看,也看不出什么,但这龙君行为处事,多少也能熟悉几分。

    至于这二来么,便是顾诚的好奇心思了,他接触修行,尚不到一年,所接触过的修士,至多也就是赵九这般的通窍修士。

    对于这通窍修士,法力高低如何,也难有界定。

    况且这通窍境界,只消得了功法,细心积累法力,总能修到顶峰。

    而龙君这等能与炼罡修士对比的存在,却又不同,顾诚对妖族如何修炼的,不甚了了,只从小青那里听过,这妖类修的是一颗内丹。

    至于境界如何个算法,他也不怎么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这龙君既然能与炼罡修士拼斗,想必也是这般层次的人物,是以,顾诚难免是有几分好奇的。

    至少这是他见过的第一位炼罡层次的修士。

    这般修士,有什么神通,与寻常修士又有什么差别,顾诚一概不知,又哪里能不多看一些。

    “龙君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老者正了正衣冠,却是半点都不敢怠慢龙君吩咐。

    忙站起了身,先是对一干修士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老者瞧着没什么法力,虽看着有几分灵气,众修士却不难看出,老者凡人本质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人是如何被请到龙宫来的,按理来说,这凡俗之人,与龙君而言,不过蝼蚁,瞧着这老者模样,在龙宫之中,混的却还不差。

    虽然顾诚也知道,这只怕与那龙君所言的评比有关,却还是疑惑居多的。

    对众修士拱手一礼之后,老者便转头看向了在场书生。

    这时,老者倒是挺直了身子,瞧着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只听他朗声道:“老夫镇江府大江书院山长章温,你等都是读书人,若是在这镇江府地面的人,想来也听过老夫的名头,老夫虽只是一老夫子,却也自认为,在这学林之中,还有几分名气,凭了这分小名气,得蒙龙君看重,老夫才有这般机会,在这龙君宴中做个评比人,实乃荣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或要问了,这评比是评比什么,倒也没什么玄妙处,与你等曾参与过的诗会,没有甚么区别,不过在这龙宫之中,龙君眼前,若是哪个有好文采的,拔了头筹,想来你等也该明白,会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自名章温的老者,越说却越有几分得意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被龙君瞧上,还是什么旁的缘故。

    顾诚没有听过这章温的名头,不过倒是知道,这大江书院的来路。

    大江书院在这江南地面,还是有几分名头的,顾诚曾拜拜入的杭州府明文学院,论起来都多有不如。

    毕竟这镇江府,乃是南直隶治下,离那应天府,也未有多远,此地读书人,自然不会少了,文采高觉之人,也是多的。

    这老者既然是大江书院山长,想必也是有几分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只顾诚看了,却总觉得此人有些市侩,不似个为人师表的夫子。

    顾诚却不知道,这章温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龙宫之中,做个帮手,却还有一番故事,只在此处,不做言表。

    那章温自不会管顾诚是个什么念头,转眼扫了在场诸位书生一眼,又道:“此为大机缘,不比你等科考入京来得差了,若是能得龙君看中,似龙君这等神仙人物,与你等而言,与那当朝陛下,又有什么区别,可莫要错了机会,若是自觉有文采的,自使了出来,也能讨个好彩。”

    那些个书生听了这话,原先还有些不知所措,毕竟被一众修士拉到这龙宫,没有半点准备,且见识了这神仙鬼怪的玄奇事,哪个又不忧心自家性命。

    此前多有些茫然无措,虽然能在这龙宫中,勉强定心,多少是因为畏惧的。

    如今听了这章温自爆身份,加之其口言说,众书生心头却是火热起来,只把这龙君宴评比,当成了那盛京殿试看待了。

    不少人甚至幻想,若是自家得了龙君看好,是否能依附龙君门下,也做个神仙儿似的人物。

    更有些人,瞧着这身旁的蚌女,心却飘到了那龙君的后院,寻思着那些俗世话本,对那所谓龙女打起了注意。

    这一众书生之中,也只有顾诚,还有那先头被莽汉修士提溜进来的老穷酸,才没有因章温这话而有半点的激动。

    顾诚是因自身灵觉,总觉着里头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加上,此前麻三骨所言,这书生进了龙宫,没一个人能出得去的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便是得了什么机缘,也于自身无益。

    毕竟他现在也是个求长生的修士,若放在此前,未曾接触修行,或许他也不介意在这龙君门前混个出身,但如今情况,心中自是不愿的。

    况且,他灵觉少有出错,既然觉着有几分不对,那这龙君宴上,必然是别有玄机的。

    如此心思,又如何能够让他与那些书生一般,被这章温一句话,便勾起妄念。

    至于那老穷酸,一路来倒是都面露苦笑,也不做什么动作,入了那座位后,同旁人行事无有差别,只饮酒的时候,快饮了几杯,似有几分烦闷。

    顾诚此前打量着龙宫大殿内的环境,自然是看见了那老书生的神情,只是却猜不出来,此人是因何缘故,露出这般脸色来。

    顾诚看向那老书生,见他却有微微苦笑摇头,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请归总管命人取来纸笔。”

    见众书生情绪皆被调动,章温点了点头,颇有几分满意的捋了捋颌下短须,却对归无背请道。

    这评比乃龙君要求,归无背自不会拒绝此事,况且这等事情,也早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当下,便见归无背吩咐了那些蚌女,转眼取来了纸笔。

    那些个纸笔,却都是上好材质制成,放在凡俗间,也只有王公贵族能够用上。

    于这些书生而言,那神仙事虽然见了,总归还远了些,这等日常接触的纸笔,却映像还深几分。

    见得这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笔墨物事,心中却更多几分躁动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