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四章:金露
    龙君眼目一扫,却转眼看向那左手上首的一处座位,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段,大袖一挥,一团水雾精气,自袖中飞出,恍若游龙一般,盘桓间,落在那空位之上。

    转眼过后,众人便见得,那座位上多了一个挺拔老者,老者一身绸缎,身形略有几分肥胖,头上带了顶巾帽,瞧着似个富家翁。

    老者出现在那位置上,骤然落地,却也微微踉跄,转眼瞧了殿内情况,却很快平静下来,只饶有兴致的看着殿内众人。

    而后,转身对着龙君一礼,道:“老朽见过龙君。”

    这老者也不知什么来历,那龙君见了老者行礼,虽面色仍是那般淡漠威严,却难得回了句:“先生客气,且入座吧,今岁还要劳烦先生评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怠慢。”

    老者似乎与龙君相识,又是一礼,面上却带着几分喜色,神色瞧着与那些得了好处的修士,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只顾诚四下看了,却见着几名书生,似乎认得这老者,眼角间带着几分惊愕,不知是个什么念头。

    “老归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龙君见了此幕,当下吩咐归无背。

    众人坐定,众书生见得龙君这等人物,心中自漂浮不定,也有几个心思灵活的,觉着能得几分机缘。

    毕竟见了修士手段,多少有些憧憬。

    各种心思,却都是不敢再龙君面前有甚么动作的,自然也不会做出什么败坏气氛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个修士,已然得了好处,有美酒珍馐可尝,心底快活居多,也不会搅了龙君兴致,一时间,这大殿之中,气氛倒是和谐。

    归无背得了龙君吩咐,恭敬受了命,当下转身,对着大殿众人道:“诸位不拘什么身份,如何来得,都是我龙宫客人,自该有好招待,老朽已备下舞姬音律,与诸位赏观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龟拍拍手,却见那殿门处,有序的走进了十数名衣着华美,身段妖娆,肌肤白嫩的舞姬,那些个舞姬,瞧着有几分灵气,却不见法力在身,也不知是人是还是妖物。

    众人正疑惑着,归无背却道:“这些舞姬,都是老朽亲自挑了,选了几名颇有名气的大家,培养而成,比起那人间名坊青楼名妓,却是半点不差,诸位不妨欣赏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虽归无背未曾细说,众人却也能猜出,这些舞姬培养不已,十分难得,外头也难见识,当下来了不少兴趣。

    诚然,在座众人,出了书生之外,大多修士都是在那修行路上钻营,没什么文学的,也赏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不过那舞姬美艳,即便不通音律舞技,却也能升起几分赏玩心思。

    归无背一拍手,音律便生。

    靡靡之音一起,那些个舞姬,便随乐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龙宫大殿之内,水光印耀之下,却是一派风流景象。

    长袖飞舞,莲足曼妙,放下几分心事的众修士,乃至那些个不知前路的书生,一时间都不由得为这美景所吸引。

    书生欣赏的是音律,以及那舞姬曼妙的舞姿。

    一众修士,所注意的,便是那些舞姬舞动间,不时露出的细嫩腰肢和胸口的鼓胀了,加之那些舞姬着实也不愧归无背辛苦调教,眼波流转,眉目传情,各个放在人间,都是花魁的身段,便是顾诚,也不由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身畔麻三骨,一张大饼脸,更是微微摇晃着,不时从那几案之上,取过一颗灵果,丢入嘴中。

    一双绿豆眼迷离,想是那苗疆十万大山之地,也难有这般景致可见。

    这大殿中气氛,经这舞姬香风一扫,却也愈发的融洽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凡人见了,只怕以为是那家王公贵族,同那些个公子官人,办得宴会了。

    这舞终究是个开场,不多时,那些个舞姬,便在众人略带几分遗憾的目光中,退了下去,只留得满殿的香风,涤荡鼻间。

    舞姬一退,龙君却是举起了手中玉盏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,饮胜。”

    想是龙君也因这歌舞,来了几分兴致,面色倒不如之前淡漠,多了几分温和。

    龙君举杯,众人自不敢怠慢,纷纷举杯,自饮下杯中金露。

    顾诚同样在此间,只这杯中美酒入喉,顾诚便觉身子一个激灵,那金露美酒,晃似一道清冽冷流,缓缓自候间流过。

    甘甜晃似琼浆,虽冷冽,隐隐却又有一种微微的暖意。

    那冷流入了腹中,渐渐便化作了一股暖流,由腹中升起,流转经脉,直入丹田。

    竟是涤荡起周身法力来,那法力在这暖流涤荡之下,渐渐多了几分灵动,虽然不甚明显。

    与修炼化龙真经的顾诚而言,效力不甚大,但是,却足够神异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涤荡过法力之后,回味之时,微微熏然的意蕴,更是一种难得的享受。

    顾诚这般品味着,心底那想要寻机脱身的躁动,在这金露之下,竟隐隐平复几分。

    这金露酒,却不愧是龙君炼制,果有几分不凡。

    不说顾诚,那些个所修不一的旁门散修,面上惊喜却是更多几分,他们所修,本就不如顾诚,不少只是得了一二门残篇,自悟入道,法力驳杂,哪里比得顾诚。

    是以这金露酒,于他们而言,却是效力最大。

    只从他们那惊喜异常的神色,便能看出几分了,尤其有几名修士,饮下这金露酒之后,周身法力鼓荡,而后身子微微一晃,嘴里却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再睁目时,眸中精光炸起,显而易见,是有了突破。

    “龙君这金露酒,便是饮了多少次,都觉妙不可言呐!”

    却有一人,将众人心思都说了个明白,妙不可言,这金露酒却也当得这一声赞叹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认同之下,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是那后头才出现的,坐在大殿左方上首位置的老者。

    那老者饮了酒,却狂放几分,头上巾帽也不知掉到哪里去了,衣襟更是有几分凌乱,长须一捋,一脸的沉醉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酒乃是我家老爷,细心钻研,收罗诸般灵材,才炼制而成,自然不凡,便是老龟我,也只在这宴上,才能饮上几杯,自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归无背此时也坐入了位中,却也附和一声。

    “舞也瞧了,酒也饮了,却还要先生做事才是,这评比也该开始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