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二章:龙君宴
    老龟这般话,自然是让顾诚入了龙宫大殿的。

    本欲拿了分水珠,而后离去的麻三骨,好一阵无言。

    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虽然有些出乎他的预料,但是与他来说,倒也没什么妨碍,反倒是有些好处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看来,顾诚即便是侥幸入了龙宫大殿,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出来寻他的麻烦,而如今托了顾诚的福,他能够进入这大殿之中,反倒是能从龙君那里弄来几分机缘。

    顾诚见得老龟与自家过了,也稍稍松了口气,虽不知前路如何,但如今终归是有几分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放下纸笔,顾诚对着老龟微微点头,旋即便自往那龙宫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却也是半点不看麻三骨了,这道士引他来这里,明显是不安好心,也是顾诚对着修行界的事情了解的少了,不然不至于到了龙宫,才发觉这点。

    麻三骨自然也明白,顾诚到了这般境地,是瞧破了自家算计的,不过他也不甚在意,且不说他由是认为顾诚是赵九弟子,碍于仇怨,本就不觉顾诚与自家有什么亲近可言。

    就说在这龙宫之中,可能因顾诚得到的机缘,就足以让他无视顾诚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这般想着,麻三骨浑不在意的,随同顾诚踏入殿中。

    不说麻三骨心思如何,顾诚一踏入这龙宫大殿,虽心中为自家处境有所忧虑,仍是禁不住被这殿内景致所镇住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个宫殿,地板全由白玉铺就,十二只水晶铸就的殿柱,雕刻着真龙。

    一条宽敞的大道,直直往通去,两旁规整的摆满玉铸的几案,有几处,已然是坐了几名书生修士的,却都盘坐在蒲团之上,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那几案上摆满的美酒珍馐,也无人去动,似乎是在忌惮着什么。

    每处座位旁,都有一名模样娇俏的水族蚌女,瞧着便嫩滑如水的肌肤,娇小的身躯,后头两扇轻薄贝壳,微微晃动着,很是精灵可爱。

    在往前头看去,却见地势高了,只也不见台阶,顾诚抬头,便看到一处龙床,这龙床却是青玉筑就,其上雕刻华美,后头一条真龙腾飞,两旁扶手,却是各有一只龙头,也是奢华非常。

    只这龙床之上,却不见人,两旁才有那么四名修成了人身的婢女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正看着,却有一名蚌女,缓缓走了过来,微微一福,做足了礼数,与那人类,真是没有半点的不同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,也不多问,微微点头,便随着那名蚌女往前走去,到了前头的一座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麻三骨,却是坐在他身旁的一处位置上。

    蚌女将二人领到了座位上,也不多言,自退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倒不想师侄儿你还真是个读书人,你那禾山道中,什么出身的人,我都是听过,却还没听过,有读书人出身的,倒是让师伯我好生一番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殿内安静,众人也自不敢多说,麻三骨却是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段,传了道声音,在顾诚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怪麻三骨,实在是禾山道地处十万大山,即便是门中之人收徒,大多也时候收的苗疆之民,加之多为从小培养,自然难有什么读书人。

    顾诚回头看去,便见麻三骨那一张大饼子脸,一脸的古怪笑意,让人看了禁不住皱眉。

    此时到了这里,顾诚自陷入麻烦,倒也没必要再和这道士虚与委蛇,不过那禾山道的身份,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,只淡淡道:“师伯倒是好算计,欺我不知这修行界的轶闻,便将我引到了这龙宫,只怕这龙宫不是是什么机缘,反倒是龙潭虎穴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顾诚也想问问麻三骨,这龙君宴是个怎么回事了,反正已经入了这大殿之中,想来麻三骨也不会想着再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能提前了解一些情况,与自己也有帮助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念头,顾诚才同麻三骨通了话。

    顾诚声音虽然不高,但是这大殿内空旷,却有几名耳力不差的修士,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,见顾诚是被麻三骨扯来当做书生作用的,便也没多大兴趣看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笑笑,也不在意那些修士的眼色,只说道:“也算借了你小子一份运气,与你说说倒也没甚么,你小子真当我与那赵九老儿有什么亲近关系,不过哄你这初出茅庐的小子一哄罢了,这时节,哪里有什么旁门前辈,给你这等初入修行的小子领路的?你当是那道门九宗的高人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到也是天真,诚然,我与你禾山道真还有几分关系,不过与你而言,可不是好事,我十万大山,虽有几分势力,总归说起来,还是穷山恶水,那等地方,修士自争机缘,哪里有什么好相处的,你禾山道与我麻家寨积怨可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这小子险些坏了我的炼尸,我自要与你计较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着,麻三骨声音低了几分,恶意道:“这龙君宴,与我来说是机缘,与你而言自然是龙潭虎穴,瞧见那些个书生没有?你如今便与他们一般处境,只等那龙君出来,这宴会结束,便只能任由龙君处置了,我可还没听过,这龙君宴上的读书人,有哪个能出了水府龙宫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小子便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麻三骨自正襟坐着,饶有兴趣的大量起龙宫景致,与那些个修士来,却是不想再理会顾诚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说,此前不知这和龙君宴是个什么回事,顾诚还存了几分侥幸的话,现如今,就是心情坏到了一定的程度。

    虽说还能保持冷静,这心里却是阴沉得紧。

    入了这大殿,麻三骨自然没必要骗他的,也即是说,这道士的话,不会作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意味着,他处境是真真不妙。

    不管那些进了水府龙宫的书生,究竟是什么缘故,不能出得龙宫去,与顾诚而言,都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出了龙宫,即便性命不丢,他又如何拜入道门九宗,拜得老师。

    至于元神长生,则更是妄想了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