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一章:诗词
    “归总管不必多说,我等对你龙宫规矩也不是不懂,赶紧验了成色,我等也好去留。”

    能来这镇江水府找寻机缘的,大部分都是如同麻三骨这样的旁门修士,甚至不少比之麻三骨还有不如,都是意外得了机缘,练成几分法力的散修。

    混迹多年,没个出路,得了这龙宫分水珠,才这般殷切的靠了上来,为的便是那龙宫的一份好处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老龟闻言,也不怒,显然对这些个旁门散修脾性十分了解,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既如此,老朽也不多言,诸位且领了人,交了凭物,我龙宫也好做决议。”

    众散修闻得此言,当下一窝蜂似的涌了上来,哪里管得别人,却都想自家得了结果再说。

    只有几个人,倒是没有这般糟糟抢上去,似乎有甚么预备。

    顾诚身畔麻三骨同样如此,麻三骨这时已然得了计较,却半点都不再看顾诚了。

    顾诚见此,虽仍不知这龙君宴秘密,却也开始琢磨起自身安危来,这跑是跑不脱了,须得寻个甚么法子,不至让自己落入险境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被麻三骨当做那些个书生趋使,当下便也注意起那些书生情况来。

    且先看那些个书生,入了大殿,与没如大殿,又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这大殿前忽的响起一道打击玉璧般轻吟,这声音也是玄妙,却使得那些个乱糟糟的旁门修士,尽皆为之一顿。

    顾诚灵觉不差,虽那道轻吟针对不是他,却也听出了几分玄妙,那音似是有几分涤荡神魂的妙用,让人听了,思维难免受些影响。

    也不怪那些修士受这声音一激,便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莫急,逐个来便是,不须花费多少时辰。”

    这音一落,便听得老龟有笑眯眯的说了句,很明显,这轻吟便是那老龟弄出来的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是什么神通,还是什么法器。

    众散修也都是有见识的,自然都看出了这点,知道那老龟法力也是个不简单的,受此威势,也不好再贸然上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先来!”

    这时,此前没上前去的一名昂藏大汉,却拉提溜着一模样看上去已然五六十年级的老书生,上得前来。

    那大汉足有九尺身量,穿着粗布麻衣,手里头却持着一柄镔铁长棍,不似个修士,倒更像武夫。

    “我手上这老穷酸,虽只是个秀才,却有几分诗才,曾写了一诗,在这江南地面却也有几分名头的,废了我不少功夫去寻,想是附和龙君之意的。”

    那被大汉提溜在手中的老书生,面露苦色,虽同样只是凡人,不过比起其余书生,倒是多了几分淡定,也是有几分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有甚么诗作,且先递来。”

    大汉闻言,也不管老书生什么模样,只从怀中掏出了一页旧纸,递交到归总管手中。

    “《咏柳青青》?原是个做艳词的?有趣,虽上不得台面,文采倒是有几分,哈哈,且入殿中。”

    老龟只一瞧,却大笑一声,也不见吟诵,却由得大汉领了那老书生入了龙宫大殿。

    众散修见此,见大汉如此容易便入了那龙宫大殿,却是震了几分精神。

    不过且不说这些个散修,却说那书生之中,有着几人,像是听过这老书生词句的,略有几分诧异的看向那书生背影,带着几分哑然。

    只是,这后来几个,却都没那大汉好运,被驳了回来,那几名修士只得遗憾,新领了一枚分水珠,便留下书生,自离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几个被留下的书生,却茫然失措,被老龟招来几个水卒,就这么押了下去。

    却不知后果如何了,只是瞧着水卒粗暴,显然,处境必然不会好的。

    顾诚瞧了半天,也不知这入得龙宫大殿的条件究竟是什么,若说他唯一看出的,便是那词句不差的人,都入了殿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顾诚仍沉思,却被麻三骨扯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回神,却听麻三骨道:“小子,爷爷领你到此,涨了这般多的见识,感觉如何?嘿嘿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说完这句,却再不看顾诚,扯了顾诚,便到了老龟身前,只将顾诚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龟对麻三骨动作,也不在意,却诧异看了顾诚一眼,道:“还是个有修为的书生?倒是意外,你这书生,又有甚么词句文章?”

    麻三骨冷眼瞧着,似乎也并不在意顾诚举动,只这么等着。

    顾诚见得这一幕,面有几分苦色,不过心思却是转的快,暗付道:“如今情况,若是不做些什么,只怕我也要落入那几个被压下去的书生下场,与我却是不妙的,只这入殿规矩,我却瞧不明白,不过那诗词做的好的,却都进去了,也罢,看来我也只能做上一次文抄了。”

    虽不知那龙宫大殿中,有什么光景,但顾诚此时,却也顾不得这么多。

    若是设么不做,定然没个好下场,若是反抗,却也难逃龙宫捉拿,是以,念头百转之下,顾诚笑笑,深深看了麻三骨一眼,说道:“却还要总管取个纸笔,我这便写来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自然看到顾诚眼神了,不过他去不甚在意,至少他这里,没听过被这般带到龙宫的,还有出去过的。

    当然,麻三骨也不认为,那禾山道中弟子,会有什么文采,自是觉着,顾诚连这大殿也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此前便有书生当场做过,老龟也不多问,却与了顾诚纸笔。

    顾诚接过,当场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落笔,顾诚心中暗道一声惭愧,却只得将记忆中不多的一首名诗提了上去。

    涛来势转雄,猎猎驾长风。

    雷震云霓里,山飞霜雪中。

    “观潮?好诗句!”那老龟是个懂诗词的,此前分辨书生文词,便能看出,瞧见顾诚所写,不由赞了一句,又道:“你这是钱塘大潮之景,不坏不坏。”

    这自然是写钱塘大潮的诗句,也是顾诚未入修行之前,寻思着要是参加什么诗会,从前世记忆中翻出的,想着会有用处,却不想没能用在诗会上,反倒用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麻三骨见此,却是瞪了一瞪,不想顾诚还真能写出诗词来,不拘是抄还是自家做的,都说明顾诚有几分文学。

    禾山道的弟子,什么时候还真有书生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