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章:龙宫
    瞧着那黄鳝接过符钱,掂量了番,模样不甚满意,也没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顾诚见此,心中不由暗付:“此物原唤做窍钱,也不知有什么功用,看这道士用这物事来贿赂,想必也不是寻常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个穷鬼,想来你这道士,领这小白脸,也是来碰运气的,想获取龙君看赏,却是没个底数,罢了罢了,你等自去,龙宫所在直往便是,瞧见那些个书生、修士没有?与你二人一般目的,只入不入得,全看你等本事。”

    得了一枚窍钱,也不好再作怪,那黄鳝却是不耐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顾诚见着黄鳝对龙君宴了解颇多,寻思着麻三骨隐瞒不少讯息,只说着龙君宴是个好去处,也没讲个明白,心底有着疑惑,还想问这黄鳝一问。

    然而,他没开口,便被麻三骨拉扯开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水府石门处,又进了一名大汉,黄鳝瞧见,眼珠子一亮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听那黄鳝与汉子说的熟悉话语,顾诚惊愕,而后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龙君手底下,尽是水族妖物,虽法力不甚高深。甚至连个人型都未能炼化,这心思却与凡人没甚么差异,这龙君宴前,似那黄鳝般的水族统领,自是不少,你也莫要多管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却是与顾诚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顾诚在意虽不是这个,听了麻三骨这一句,却也不好再多言。

    水府虽不算小,要到那龙宫,却也无需走上多久。

    顾诚与麻三骨同行,一路上,似他二人这般的组合,倒也不少,这让顾诚瞧了古怪,暗觉几分不妙。

    以顾诚如今眼力,自然能瞧得出,哪些是修士,哪些是凡人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龙君宴,长江水府之中,所道着,都该是修士才对,然顾诚却能见到,几名书生打扮的人物,其中有老有少,分明就是半点法力也没有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其中,不少人还是一脸的茫然,眸中带着几分戒惧,只懦懦跟在身旁修士左近,却不知是个什么缘由。

    反倒那些修士,虽形貌各异,百态横生,却有一个相似之处,那便是瞧着自家身旁的书生,带着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,不禁将眼睛转向麻三骨,这道士倒是没有那般将注意放在自己身上,只是顾诚寻思着方才那黄鳝精所言,总觉得似乎在麻三骨眼中,自己与那些个书生,并无不同?

    顾诚琢磨着的功夫,二人已然随着那些个修士,来到了龙宫大殿之前。

    这龙宫大殿,比起外头装饰,却是豪华非常。

    瞧着浑然一体,其上珍珠宝光四溢,水晶筑的圆柱,上头雕着玄奇云纹,晃似一座皇宫,竟是比顾诚所见过的所有建筑,都要来得珍奇。

    那大殿门前,同样守着数名水卒,只除了水卒之外,却有一头老龟,老龟想是有几分法力的,顾诚却瞧不出他修为如何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老龟虽背着龟壳,整个身躯,却都化作了人型,也不知那龟壳是故意留住,还是法力为未到。

    但顾诚想着,小青和那白娘子,修行多年,练得一颗内丹,似乎也不比这老龟与他的感官厉害多少,一时半会儿,也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那老龟面容便同那凡人之中老翁没什么不同,佝偻着身子,斑白须发,只一双眼睛小了些,两道八字胡,垂髫而下,几乎到了丹田。

    “老朽归无背,添为龙宫总管,奉老爷之命,在此迎诸位。”

    那老龟捋了捋胡须,眯眯笑着,说了这么句话。

    在场数十位修为各自不一的修士,却都静下几分,只瞧着这所谓龙宫总管,有个什么说法。

    “诸位皆领了人来,也取了分水珠,想必对我家老爷龙君宴了解也该是有的,此宴三载一回,却是难逢,想必诸位也不想坏了我龙宫规矩,得罪我家老爷,是以,有一句话,老朽却是要说在前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龙君宴规矩,诸位若想进这殿中,所领之人,不拘他是个什么人物,须得验上一番成色,或文章,或诗词,不管旧作新作,皆可取了来,若是得成,自然能进得殿中,若是不成,新取一颗分水珠,留下人来,自回转去,否则我水府龙宫却也不是你等肆意撒野之地。”

    这般规矩,那些个修士,包括麻三骨在内,似乎都是了解的,是以面色并未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而于那些书生,乃至顾诚来说,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那些老少书生还好说,本身是个凡人,也做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顾诚却觉着有些不妙,老龟虽言语还算客气,但话中全未将这些书生瞧在眼里,听在耳中,颇有几分将书生当做货物一般看待的意思。

    寻思着麻三骨与这些修士的行为,此时的顾诚,自然不会不明白,麻三骨领着自家来,是完全将自己同那些书生,当做一般物事看待的。

    顾诚不知这龙君宴内幕,却觉得龙君宴对书生而言似乎不是什么好事,心里不由泛起一丝悔意。

    这龙宫可不比麻三骨,有了危机,逃也难逃。

    若是在此之前,他想要从麻三骨身畔逃离,或许机会还算不小,甚至拼上一些手段,也还能争斗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却不能这般做了,不说麻三骨此前之言,这水府龙君,能与炼罡修士修为相当,只说这龙宫水卒之多,便知道这龙宫的不好招惹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,他却也没有什么法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若是贸然动作,只怕不等麻三骨做些什么,他就要被龙宫之人,当做惹事之人,捉拿起来。

    顾诚却不知道,这龙君宴他不了解,事实上在场修士也少有人了解内幕。

    知道的,也不过外流表面。

    龙君宴神秘很是有几分神秘,以前宴会,入了龙宫的修士,出来也未多做解释,

    但是只外人看来,那些修士当是得了好处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不说修士,只说那些被修士领来,留在龙宫的书生,却没有见着一个出得龙宫的。

    因此,这些修士领着人来,只不过是拿书生来换好处罢了,若是不成,书生留下,也能换了一枚分水珠,下次有机会,再来龙宫一探。

    至于书生性命,这些修士自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而麻三骨,确也将顾诚与那些书生摆做一类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半点想过,借着顾诚,入得这龙宫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他性情也是古怪,此番领了顾诚到此。

    一来,是因为,顾诚险些坏了自家炼尸,心有不满,只因为顾诚法器不少,没有万全把握对付了,才使了这个手段,将顾诚丢在这龙宫之中,换了一颗分水珠去,存了借刀杀人之意。

    二来,他与赵九有几分仇怨,这般作为,也算是坏了赵九一个弟子,日后找那赵九的笑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还不知,赵九死了而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