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九章:水府
    比起这分水珠玄奇,顾诚睁眼后,倒是被这长江水下之景所吸引了目光去。

    那江水面上湍急,这底下倒是安静几分,顾诚打眼瞧了,便见得鱼虾肆意,水类却是丰富得很。

    麻三骨想是见得多了,对顾诚四下观赏这水底景致,也不甚见怪,催了那分水珠,便徐徐往一处方向推进。

    也不知往前游了多久,顾诚瞧着这水底水族,却是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比之前世所见,这水底物种繁多,大多却是他听都没听过的,遇见时,难免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不过那等生了灵智的水妖,倒是没见着什么,想来也都不知躲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呔!哪里来得道人,此地乃是镇江龙君所辖水域,你等是何来历,敢在此地游旋?”

    顾诚正瞧着,却听得一粗喝声传来,那声音较之人类,多了几分粗豪,去又带着几分嘶哑,颇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转眼看去,却是惊异。

    那说话的,原是一头螃蟹,只是这螃蟹身躯大得很,却炼出了一个身躯,腹生八足,倒也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两只大钳硕大有力,其中一只握了一杆精铁枪,见着有几分锈色,另一只钳,却是大力挥舞着,使得身畔涌起几分旋流。

    一对长眼,却是就这么盯着手持分水珠的麻三骨与顾诚,凶狠非常。

    颇有几分一言不合,便挺枪刺来的意味。

    只不过,麻三骨却是毫不见怪,手持分水珠,笑道:“这位统领,我二人是来参加龙君宴会的,统领可看,我这分水珠,便是个凭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是抬了抬右手分水珠。

    那螃蟹不过是这镇江龙君手底下一水卒,只因有着几分力气,加之脑子不甚灵便,才来守了这一处水府入口。

    听麻三骨唤自家统领,心中却是升起几分得意,态度也好上不少,不过多少还因龙君撑腰,有些傲然。

    它倒也知晓,自家龙君那宴会之事,虽不甚了了,也不敢坏了龙君吩咐的,当下盯了那分水珠一眼,瞧不出什么不对,道:“即是有着凭证,那便进去吧,只别怪本统领没有提点,入了水府之后,莫要生事,否则我家龙君老爷,可不是好说话的,上回便有一名道人,仗着自家有几分法力,在水府闹事,已然被喂了鱼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是被麻三骨唤做统领,心下舒坦,大螃蟹却是多提了几句。

    麻三骨听了,自点头赔笑。

    螃蟹也不多说,让出了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顾诚这才见得,那螃蟹身后,原有一个三人高宽的漩涡,不知通向哪里。

    麻三骨见此,却扯了顾诚,往那漩涡遁去,一面还与顾诚解释道:“这镇江龙君,也是个有法力的,虽受那龙虎山敕令,接了符诏,受其管辖,却也不是说这龙君便如何好欺负,据闻这龙君能与炼罡修士比斗,便可知其凶威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然进了那漩涡中。

    这漩涡水流湍急非常,虽有分水珠做保,顾诚却仍被这急流转得有些头昏。

    不过却由听得麻三骨絮絮道:“那螃蟹虽然瞧着没什么脑子,有句话说得也不错,入了这水府之内,莫要惹事,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听完,二人已然过了那漩涡。

    入眼,却是一片广阔之景。

    顾诚本以为所谓水府,与寻常修士洞府也不会有太大差别,即便那龙君富贵,至多也就是前世演绎中那等龙宫景象,却不想,这一看,便是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虽不知那道门洞天之说,是什么回事,但是与顾诚人眼,眼前这水府景象,也当得别有洞天一词了。

    那水府里头,却是晃似一座小城,又似一处圆林,亭台楼阁尽有。

    只这楼阁,却是那珊瑚蚌壳所铸造,即便如此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顾诚所在之地,却是一处假山所筑的大门,门前立着两名水卒,他瞧不全这水府全景,心中却也经不住赞叹。

    见顾诚二人出现,那两只水卒也不见怪,只将手中兵器叉了,问道:“道人可有凭证?”

    麻三骨又将那分水珠出示了,水卒自收了兵器,也不看他二人。

    顾诚饶有兴趣瞧着,却被麻三骨拉扯,入了那师门之内。

    这水府也不知是有什么玄奇术法,还是奇异法阵,入了石门之后,里头却是景象,更是与那陆街楼没甚么差别。

    若非抬头能见得水府上头的游鱼水族,只怕顾诚都误以为来到了哪家圆林之中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前头却见不少水卒,也有托了分水珠的人类,瞧着像是修士。

    “如何?你小子可是觉着大开眼界?”

    麻三骨一路,自然也瞧着顾诚神色变化的,见了顾诚眼角止不住的赞色,却是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不过因此,他倒也对顾诚初出茅庐的身份信了几分,此前那长江岸上,升起的几分怀疑,消去不少。

    加上这段时日相处,虽说自有算计,总归也是熟络了几分,与顾诚说话,自然放开不少。

    顾诚闻言,却是从那水府景致中回神,心底转过数个念头,当下笑道:“都是托了师伯的福分,若非师伯引领,弟子只怕不知何时才能见得这般玄奇景象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麻三骨又是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二位可是来参加龙君宴的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却从旁传来一道油滑声,听着像个幼童,声音颇有几分尖利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顾诚便看到,是一只黄鳝。

    这黄鳝却是炼出了一对手臂,也不知是不是学了人类,身上批了件铁甲,虽不是什么好物事,这黄鳝似乎珍视非常,还费了法力,将那单薄铁甲擦得锃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这水府的鳝统领,你等是要参龙君之宴,可带了什么进贺之礼么?若是有,且与我瞧了,若是没有,还是早些打道回府去,龙君宴会,可不是甚么人都能来的,莫以为得了一枚分水珠,便能见得龙君龙颜。”

    这黄鳝自称统领,也不知是真是假,来意更是令人难捉摸得清。

    顾诚听了不大明白,不过有麻三骨在旁,自不必顾诚去接触。

    果然,麻三骨对此似乎早有准备,却是从驱尸铜铃中,取出了一枚铜钱似的物事,递交到黄鳝手中,一面道:“嘿嘿,这位统领,我等都是散修,只这一枚窍钱,还望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顾诚瞧见那枚所谓窍钱,却是想起了紫金钵盂之中的那些个似金玉般的符钱来,心下哑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