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七章:道门九宗
    饶是心有准备,顾诚眼角还是抽了抽。

    不过思及赵九老道等旁门修士的行事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脸上也难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麻三骨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顾诚心思,却古怪一笑道:“说来,你那师尊才是凶悍,杀人盈野,这点连我都是佩服的,只是不知你这个弟子学了几分,别学了那些个虚伪的秃驴,心有慈悲,败了你禾山道名头。”

    顾诚听了,嘴角一抽,赔笑道:“师伯教训的是,不过我禾山道法器祭炼手法,师伯想来也是知晓的,少不了杀戮,弟子倒不至于犯那等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听得顾诚之言,麻三骨也不是信是不信,晃了晃脑袋,却是古怪的紧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方才正要与你说道,我要领你去的那处去处,被这粗汉搅扰了,不过也罢,且先走着,路上再与你言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是领着铁尸,往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顾诚自不好不跟着,他不知麻三骨手段,加上那炼尸着实奇妙,不敢丝毫怠慢,却是跟上,只到了院门,回首瞧了瞧,院内两具尸首,一副棺材,心下仍是一叹。

    不过倒也因此,对这修行之路多定了几分决心,且不说那元神长生,是个什么光景。

    至少,不能如同那粗汉一般,被旁人如此摆弄,生死性命全不由得自家掌控,那又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而需做到这点,便只能凭得修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可听过那长江水府龙宫?”

    离了小店,走上一段路,麻三骨才与他说起了那历练去处之事。

    顾诚哪里听过什么龙宫,自然是摇头。

    对此,麻三骨倒也不觉奇怪,说道:“这倒也是,听你拜入赵九老儿门下不久,那老儿弟子又不少,想必也没那个功夫与你说这等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师伯与弟子张几分见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顾诚也是全当自己是麻三骨师侄儿了,师侄儿的作态却是做了十分。

    与他来说,反正这一时半会儿,也不好逃脱,倒不妨从这道人口中,问出些修士秘闻。

    当然,与他来说是秘闻,对于旁的修士而言,或许只是寻常事,不过即便如此,对顾诚了解这修行界的事物,也是有极大帮助的。

    “罢了,做了这小子长辈,倒也不妨与他几分好处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见顾诚恭敬模样,寻思着自家那点谋算,心底却转过这么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于是便道:“你这小子甚么都不懂,却是不好与你直说那龙宫之事,便与你先说说,这修行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诚自然是最愿意不过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麻三骨见闻不少,当下便一些个修行轶闻与顾诚缓缓道来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那海外风光,便说着大陈朝内,便有道门九宗,释迦佛门,五方魔教,此三者最是不好招惹,似我等旁门左道之士,遇见那等大派弟子,最好是退避三舍。”

    说到着,麻三骨不知想到了什么,惯于笑眯眯的面上,难得闪过一丝畏惧,还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十万大山修士虽分数旁门,却也能算作是一方势力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十万大山,麻三骨有几分自得,似乎十万大山在这修行界还是有些名头的。

    顾诚虽然对十万大山有几分兴趣,毕竟那禾山道也事实十万大山的势力,但是对于道门九宗,佛门三宗,五方魔教,实则兴趣更大几分,只听这名头,便知道,这修行界只怕都在这几家山头掌控下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问道:“敢问师伯,那道门九宗,释迦佛门,五方魔教又是个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凭空被打断了话,麻三骨自是有几分不满,不过看了顾诚模样,倒也知晓他为何这般好奇。

    似他麻三骨,起初了解到这修行界风光的时候,又何尝不是如此,当初他可还有过几分拜入这些大宗的愿望,只后来见得多了,便也不做妄想。

    想到这,麻三骨多了几分惆怅,道:“道门九宗,分做玄都教、火云剑派、天河剑派、罗浮派、方寸山、五庄观,龙虎派,昆仑派、青城派,各个都是传承来头不小的,不是我等旁门所能比较。”

    说着,麻三骨叹了口气:“虽说我等旁门之中,也有厉害人物,不过……罢了,与你说这般多做什么,这道门九宗来历,你也不须知晓,日后若是遇见九宗弟子,只听了名头,莫要招惹便是,经历多了,总归会知道其中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释迦佛门,却是个异类,此宗自神宗魔门脱胎,创宗祖师多宝道人,却又是道门太上祖师弟子,也是古怪得紧,却不好多说他,只这佛门之中比道门九宗弟子,对我等旁门左道修士来说,还要可恶,日后见了,莫要想着打甚么交情。”

    说道佛门,麻三骨似乎对此很是厌恶,并没有多说的想法。

    顾诚虽有疑惑,见了麻三骨态度,却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只听得麻三骨又道:“至于那五方魔教,听着名头,似乎不是什么好来历,实际上却与我等旁门还亲近些,五方魔教,前身本是那神宗魔门,只后来神宗魔门四分五裂,才化作了五方魔教,此派以追求上古神魔之力为目标。崇尚自然,不分善恶,任意所为,无拘无束,与我等旁门行事,颇有几分相类,只他等修神魔血脉,我等走的却是道门练气,总归还是有几分差别。”

    顾诚闻言点头,虽说这道人讲述之时,夹杂了不少私货,但是却也开拓了顾诚眼界,至少日后自闯荡去,听了这些名头,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说完五方魔教,麻三骨微微一顿,却似是想起了什么,脸色不大好看:“却被你这小子问的,扯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与你说说那龙宫之事,那水府龙宫,却是出自海外龙族,只血脉外流,与那大江大河气脉和了,便多了一番势力,不过这水脉势力,虽与那海外龙族有几分关系,比起我旁门杂家,却还少了几分底蕴,不少水脉,都被道门九宗,释迦佛门之人掌控了,龙宫也不过傀儡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领你去的那处,便是那长江之中的一处龙宫,那龙宫主人不日便要举办宴会,却是有大好处的,师伯我也是为了你这小子着想,才领了你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