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六章:炼尸
    “罢了,我与你师尊既然相交,倒也不好不照拂你一二,正好我这有一去处,你既要历练,那处却是个长见识的好去处,一会儿待我将那女尸祭炼了,便领你却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信了顾诚禾山道弟子身份,麻三骨也不知转过什么念头,捋须间却回了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顾诚闻言一怔,却是禁不住皱眉,他哪里想和麻三骨多待,见这道士不好对付,又对禾山道法器如此了解,早想着远离去了,恨不得如今已经在那金山寺中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中暗付:“我方才才定下了赵九徒弟身份,这道士瞧着也是信了,只是我不知他有什么厉害手段,他却是对禾山道手段都熟悉的很,出了那紫金钵盂,我只有着禾山道法器能趋使,若是争斗起来,我断然是吃亏的。“

    如此一想,顾诚自知,麻三骨邀请却是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这道人不好应付,若是拒绝,只怕又生事端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师伯照拂,自然是最好不过,弟子正不知往何处去呢,师伯若有好去处,带上弟子一个,见识一番,却是弟子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听了,自得点头,而后,也不将那长手长脚的铁尸收了,不知是不是防备着顾诚。

    随即,却是将那女尸再度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铜铃不知有什么玄奇公用,那女尸被取出,却浑不似顾诚此前自紫金钵盂中取出那般,凶厉四扑,反倒静闭双目,昏昏沉沉,晃似正真一具死尸一般。

    这里却不得不说,麻家寨炼尸手段之玄妙了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,也是有几分好奇的,即便对着炼尸手段不甚上心,难免也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似是看到了顾诚眼神,麻三骨却是得意道:“我这驱尸铜铃,比起你禾山道法器,却也不差的,这僵尸入了我这法器,全凭得爷爷我趋使,半点也做不得反抗,你禾山道五阴袋虽有几分威力,却也未必比得我这铜铃玄奇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且好好看了,我这炼尸手段,你若是能瞧去几分,全算作你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也不管顾诚在旁看着,自盘坐于地,双手捏着法决,法力催动,不知打了什么禁法,却见道道诡异符箓,由法力幻化了,从麻三骨指决打像那女尸。

    那女尸受了符箓,凭空震了一震,旋即,身上便泛起了那种似玄铁般的乌光,虽不甚明显,肉眼却能够看得十分明白。

    麻三骨操了法决,不知换了多少手势,顾诚虽记得那么一两分,实际上却没什么大用,心里只暗骂这道人心思鬼滑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机缘,分明是知道他学不去,才这般大喇喇的在这院中祭炼。

    也不知麻三骨禁法是否成了,半晌后,却见他从驱尸铜铃中取出此前顾诚拿走过得停尸板来,法力一催,便将那木板子碎了,只拿齑粉,却都飘落到女尸之上。

    那板子似乎不是凡物,眼见得,那板子所化齑粉,落到女尸身上,女尸周身乌光大盛,再看时,却不见了半点异物。

    只留得那女尸周身,乌光流转,隐隐能见些许玄奇符箓。

    “却是成了!”

    此景一成,麻三骨却是得意一笑,忽的从那地上起身,摇了摇铜铃,便见那女尸自从地上挺直了身子,模样却与之前有了极大变化。

    虽仍是那副身躯,然顾诚只这么看着,这女尸与人威胁之感,凭空强烈的几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乌光流转的皮肤,成玄铁之色,比之此前,瞧着便更为坚实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若是由得这女尸饮尽人血,却无需再蕴养了,由是你这小子坏了事,害的我这女尸都平白虚弱几分,若非如此,哪里费我这般大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练成了女尸,本还眯眯笑着,转念却变了脸色,对着顾诚便怪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诚听了,心中一紧,还以为麻三骨瞧出了女尸被紫金钵盂削弱后,留下的佛门禁法气息,只听完他得言语,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弟子不是,师伯如今可还要做些什么,是要驱这女尸去饮人血么?若是有什么能做的,弟子愿意代劳。”

    顾诚转念,却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哪知麻三骨却是不愉的罢了罢手,道:“我这女尸,尚需蕴养,这禁法初成,却是不急,你小子坏了事,哪里那么容易便补偿回去,罢了罢了,不管它,我且与你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半,麻三骨绿豆眼一转,去定眼瞧像那小院门槛。

    顾诚见他如此,不禁转头看去,却见院门处,有一拉着板车的中年汉子,那板车上,是一口及普通的棺材,只涂了些黑漆,却是单薄的很。

    那汉子此时正拉了棺材往小院里头走,一抬头,却是正巧瞧见了顾诚与麻三骨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那长手长脚的铁尸。

    汉子一愣,以为三人是小店客人,歉然道:“三位是客人吧?粗汉是这小店的主家,我那媳妇新死,这才去县城买了棺材,却是冲撞了,还望……”

    只说到半,扫眼看去,却见那原停了自家媳妇的小屋,豁然破了个大洞,再看那洞外,大喇喇的躺着一具狼狈非常的尸首,红的白的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下意识,便将手中板车松了,直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汉子面色瞬间煞白,粗糙大手,却是有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这汉子,心底一叹,他虽有心有底线,不远随意害人,此前还想着救上此地村民一救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,麻三骨炼了女尸,一时半会儿倒是没有再去害此地村民的意思了,但这汉子却运道不好,直接撞到了阎王面上。

    这般情况,他自不会为了一个不相识的粗汉,将自己陷入那危机之中,瞧着麻三骨信了自己,难得有几分转圜,自家还在寻思着退路了,哪里还管得了他人性命。

    果然,顾诚心中方叹,便见麻三骨嘿然冷笑,道:“却是你这汉子不走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管顾诚如何,使了手段,驱使了身旁长手长脚的铁尸,一个疾扑。

    痛呼一起,那汉子呼吸间,便被铁尸吸干了精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