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五章:玄阴斩鬼符
    见顾诚交出女尸,自名麻三骨的麻脸道人眯眯一笑,却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只那女尸被顾诚刚放出紫金钵盂,虽被钵盂中佛门禁法削去几分煞气,其凶厉反倒是更盛几分。

    方一出现,闻着气息,血口一张,便欲回身往顾诚扑来。

    顾诚虽交出女尸,却也防备着几分,见女尸凶气不改,手中浑天幡却是引而不发,只催出几道黑气,以备无患。

    “小子莫急,嘿嘿,看你麻爷爷手段。”

    闻声瞧去,却见麻三骨掌中竹竿一起,那竿上黑幡骤然化作了一条乌黑绳索,乌光流动,宛若灵蛇,眨眼间游破空间,直直套在那女尸身上。

    女尸身形一顿,凶性受此一激,却要猛力挣扎,便在这时,顾诚却眼见得,那乌黑绳索之上,流光转动间,道道诡异符箓,自竹竿上流转至绳索之上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便见乌黑绳索受符箓一激,乌光大盛。

    那女尸受在绳索套牢之下,竟消去凶厉,不动了。

    顾诚见了此幕,也不由一赞,这道人不亏是玩炼尸的,对付这僵尸的手段,倒是妥帖得很。

    且手段熟稔,浑不似顾诚这般,还需花费偌大力气,只这一竹竿套索,便将女尸收了去。

    麻三骨套了女尸,却将竹竿子往回一挑,而后,见他从腰间拿出个小铃,轻轻一摇。

    那铜铃清脆一响。

    而后,套索上的女尸,便被他收归不见。

    顾诚虽不知那小铃是什么法器,却也能猜出,与禾山道五阴袋一般,内中自成空间的。

    不过女尸被收,顾诚此时也股顾不得思索甚么法器的事情了,麻三骨虽口中言语,与那禾山道赵九相熟,事实如何,顾诚也难得知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见得顾诚之时,受了顾诚暗手留下的玄阴斩鬼符偷袭,却未因此迁怒顾诚,见面便出手对付顾诚,倒也不必太过剑拔弩张,袖里取出五马浮屠锁备着,顾诚却需瞧他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“你这娃娃,倒是警惕,你那五马浮屠锁尽可收了,你禾山道法器,爷爷我甚么没见识过,真要对付你,还由得你在此防备?”

    麻三骨收了女尸,正是满意之时,瞧见顾诚打量自己,却摇摇头,点破了顾诚手段。

    此人眼力之尖,的确不凡,倒是让顾诚心下一沉。

    麻三骨见顾诚由未放下警惕,也不在意,只笑道:“你这娃娃虽然胆子小了些,这玄阴斩鬼符倒是祭炼的不差,你搅扰了我炼尸,看在赵九老儿的面上,爷爷也不好与你计较,这斩鬼符,我便收受了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却是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顾诚留下的玄阴斩鬼符,玄阴斩鬼符在禾山道虽是寻常,实则这符箓却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初始祭炼出来,算不上什么威力,只这符箓,转斩那生灵魂魄,这斩灭魂魄越多,威力却是越强。

    顾诚所用那玄阴斩鬼符,乃是赵九祭炼而成,赵九自十万大山走出,又喜杀戮,手中破灭魂魄自然不少,却是炼出了不少玄阴斩鬼符,且威力大都不俗。

    顾诚此前担心来人法力太高,将那几张斩鬼符中,祭炼的最强的一张,放在了那停尸板后,只消有人去翻动那停尸板,便会触动斩鬼符,与他一个挂落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,麻三骨与禾山道相熟,躲过了斩鬼符偷袭不说,还讲那玄阴斩鬼符夺了去。

    虽说顾诚得了赵九遗产,也不差那一张斩鬼符,但那张玄阴斩鬼符已然祭炼得如同精铁,符箓幽深非常,却是威力不凡。

    平常用来因对那阴邪鬼物,最是妥当,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。

    顾诚却不知,麻三骨也是被那玄阴斩鬼符给吓了一跳的,只他手中僵尸,魂魄消融于肉身,人鬼厌弃,却是最为克制着玄阴斩鬼符。

    若非他及时将自家铁尸祭出抵挡,怕是便被顾诚偷袭成了。

    他却也不知顾诚如此修为,哪里祭炼得这般厉害的玄阴斩鬼符,仍有几分忌惮呢。

    是以,麻三骨表面对顾诚虽同晚辈,事实如何,却也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顾诚不知麻三骨心思,暗付:“这道人却也是个贪的,虽口头言语,似与那赵九老道亲近,且不说我要真是禾山道弟子,他是否真会同晚辈待我,我如今却是杀了赵老道,同禾山道有仇的,总归不能与这人亲近,还是寻机早些离去为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与他,却是顾不得此地村民如何了,麻三骨看上去也是老油条,顾诚虽入了道途,见识也不算少了,却也没那个底气与这等人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师伯,弟子得了机缘,却是拜入师尊门下不久,未听师尊说过老祖名号,却是得罪,既然师伯喜欢师尊赐下的这斩鬼符,随意拿去做个耍子便是。”

    顾诚心念转动,却也躬身一礼,陪了个笑,只把自己当做麻三骨晚辈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这娃娃,不过胎动法力,哪里练得的这般精深的斩鬼符,还有这浑天幡,原是那赵老儿赐下,不怪不怪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闻言,捋着胡须,绿豆小眼转着,却问道:“你是赵老儿新收的弟子?却不知赵老儿如今在何处?由得你这胎动法力的徒儿在外头乱闯?”

    顾诚闻言,暗骂麻三骨心思鬼滑,好在他从小青那,得知了不少赵九讯信息,当下回道:“师伯想必也知晓,师尊他老人家正在祭炼我禾山道七杀元神,如今紧要关头,也无甚么功夫管我,便教我出来历练,这不刚从师尊处离开不久,便遇到了师伯欲炼的这女尸,若是知晓这是师伯之物,弟子是断然不敢妄动的。”

    麻三骨一听这话,眼珠子一转,手上捋须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他与赵九相熟不假,认得禾山道诸般法术也是真,只他与赵九老道的关系,却不是什么亲近的,反倒有几分嫌隙。

    毕竟那十万大山之中,禾山道行事霸道,麻三骨所在麻家寨,没少与禾山道弟子有所摩擦。

    然麻三骨对赵九却是忌惮非常,因他知道,赵九老道活了这百年时光,手中法器却是祭炼不少,更是手段颇多,自觉不是对手,是以见了那浑厚的玄阴斩鬼符,以及顾诚似禾山道弟子的身份,才没妄动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,赵九老二来了这江南地面的。

    如今听了顾诚所言,却是信了九分,赵九祭炼七杀元神之事,他也是知晓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