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四章:麻三骨
    夜渐幽深,顾诚在那停尸小屋使了个手段,将那停尸板送回。

    而后,催使浑天幡,将周身气息一遮,却是躲在了小院一隅。

    有浑天幡遮掩气息,加上顾诚自收敛法力,那化龙真经本就神妙,有龙能隐能现之玄奇,顾诚有心藏了,等闲练气四层凝煞境界以下的修士,却是难以发觉的。

    而若是凝煞修士,他也不必想着怎么躲藏逃跑了,只认伏求个性命便好。

    略显沉闷的脚步声,在顾诚等待中,终于来到了小院。

    顾诚此时也不好妄动,只竖耳听着外头的动静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便听得一道略有几分熟悉的声音,自外头响起。

    “道长,便是这家小店了,我那几个同伴也不知如何了,那女尸是真个存在,方才追了我一路,后来被我逃脱,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了,道长若有法力,还请将那女尸收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诚细一回想,终想起这声音主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当是那名运气好,没有死在停尸小屋内,反倒跑脱了的车夫。

    听他话中之意,却是请来了一个道人?

    只顾诚这边却半点脚步声都未听得,略作思索,顾诚便提起了警惕,真有道士,自家又没怎么察觉的话,定然就是有法力在身的修士了。

    顾诚丝毫不敢怠慢,只屏息以待。

    却听得那车夫似乎领了道士,走进那小屋之内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!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便听得一声惊呼传来。

    “叫甚么?我问你,那女尸呢?”

    而后一道有些尖利阴鹫的陌生男音,忽的传出,听起语气,颇有些冷漠,加之那般声调,着实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……都死了……该如何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那车夫明显有些吓住了,语无伦次,回起话来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骤然间,内里一阵痛呼,随后,却见小屋直接被砸破了一个大洞,恰巧有一件物事,被顾诚看了去,借着夜光,顾诚赫然能够看到,那从小屋中飞出的事物,赫然便是那领人进去的车夫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的车夫,身躯还算完整,整个头颅,却晃似西瓜般的碎了一地,一时间,红的白的流了一地,加之夜色幽深,这副场面,却不是一般的阴沉森冷。

    见得此景,顾诚眼眸微缩,这般狠辣手段,显然方才进去的那道人,不是什么好人,再想着道人方才问的那话……

    只怕这道人便是在这小店施展那练尸手段的邪道了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顾诚倒是不知道该说那车夫运气是好是坏了,若说倒霉,他四人与那女尸同住一屋,却唯独他跑了去,还被顾诚间接救了性命。

    但若是说他运气不差,好不容易逃了出去,却遇到了罪魁祸首,最终仍是没能活得下来。

    只这念头也不过在顾诚脑海中一闪而过,此时他需要关注的,还是那道人实力,若是自家留在那小屋中的手段,被随意破去了,也不提什么帮手,只逃了去便是。

    正好那道人也没有发觉他隐藏的踪迹的意思,倒也不必担心自家会不会陷入危机。

    若是那道人被留在小屋中的手段算计到,害了去,那也省了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心思百转,顾诚半点不动,只专注盯着那小屋的动静。

    不见了女尸,道人明显有些恼怒,换做顾诚,想必也会如此,毕竟辛苦谋划,眼见成了,却被坏了算计,如何能不恼怒。

    是以,顾诚便能听到,那道人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却在小屋内翻动起来,不时传出巨响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“玄阴斩鬼符!果然有道友在此,不知是禾山道哪位,取了我辛苦谋划的女尸,何不出来一见?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,那小屋之中,一阵阴风鼓动,隐约鬼哭之声响起,伴之传出的,却是一道金铁交击之声。

    此音落下,内里道人冷哼一声,一句阴森言语便在和小院中响起。

    顾诚此时,却是一怔,那道人说出玄阴斩鬼符的名头,还知道这是禾山道手段,显然是与禾山道中之人相识的……

    而且听他言语,似乎还对禾山道十分的不陌生。

    这让顾诚心中不由一动,却多了几分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只因他这一怔,气息微微紊乱,忽的,却有一道恶风猛地朝他所在角落扑来。

    顾诚感知危机,瞬间回神,小神足缩地法下意识一动,瞬间踏出数丈距离。

    “嘿嘿,气息隐藏的倒是好,若非我麻家寨,精研练尸之法,我这铁尸又有特异之处,还真发现不了你!”

    道人声音随之而来,顾诚回转身子看去,便看到了一个麻脸道人,正眯眼瞧着自己,道人一身打扮整洁,配着那张满是麻子的大饼脸,却有些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那道人身旁跟了个黑壮的大汉,也是打理得十分妥帖,两只獠牙显露,手长脚长,十指上还长有黑长的指甲,不似个人类,便是方才袭击他的那物。

    应当也就是麻脸道人口中的铁尸了。

    “浑天幡,果然是禾山道的人,小家伙,区区胎动修为,就敢和你麻爷爷抢物事了?你家长辈没教过你,见了我麻家寨的符箓尸首,须得好生照看,不可有半点贪念之心么?”

    麻脸道人一句话,却是让顾诚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这道人把他当做禾山道的弟子看待,他倒是没什么奇怪的,毕竟此前玄阴斩鬼符和手中浑天幡,多少都有几分身份证明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这道人态度,却让顾诚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听道人意思,麻脸道人出身的麻家寨,和禾山道还有几分渊源?

    “怎么?你家长辈未与你说过你禾山道与我麻家寨之事?”

    麻脸道人微微皱眉,却是不禁捋了捋胡须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我那女尸是不是被你收在五阴袋中了,可别与我腐蚀了,且先放了出来,我在与你言说。”

    这道人还是个知道五阴袋效用的。

    见顾诚没有举动,他却又是皱眉,有些急道:“贫道麻三骨,与你禾山道赵九赵长老可是相熟,你身为禾山道弟子,不会不知赵九老儿吧?”

    顾诚听此,心中一动,却是有了一番算计,当下悄然从紫金钵盂中放出了女尸,只隐藏了钵盂手段,装作从那五阴袋拿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