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二章:尸变
    顾诚祭炼的法器,却是那禾山道浑天幡。

    这幡卖相不差,若是不知底细,倒是有几分玄门法器的派头。

    赵九五阴袋中本有两件备用,只被王道灵夺走了一件,除却赵九那看家的九重地煞禁制的浑天幡之外,还余下一件没怎么祭炼过的。

    小青也未取走,顾诚便拿了来,做个随手的法器。

    自那日小青离去,到了此时,除却其余几件法器之外,顾诚却也将这浑天幡祭炼出了一层禁制。

    眼见得再打磨一番,便能有个地煞二层的禁制了。

    运转体内化龙真经法力,洗练浑天幡上禁制,手中不忘捏动那禾山经上的浑天幡禁法,打在幡面上,那浑天幡幡面上周天星辰,愈显几分高妙。

    幡上玄关,流转间也多了几分灵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他研习禾山经禁法比较纯熟,还是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法力足够玄妙,这浑天幡愈发祭炼,愈发玄妙起来。

    顾诚曾经运使这法器护身,击杀过一些个触犯到他的猛兽,威力却也不凡。

    比之禾山经上所述却多了几分奥妙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顾诚法决捏动,禁法运转,将那最后一道浑天幡符箓打在幡面之上,却见立在地上的丈八长幡,忽的一个闪烁,愈显得古朴起来。

    顾诚面露喜色,经不住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手一招,便见黑幡滴溜溜一转,变作一巴掌大的小幡,飞入顾诚掌中。

    对自家收获,顾诚颇为满意,比之那早已被赵九练得几层禁制的其余几件法器,顾诚对自家渐渐祭炼得成的浑天幡,却多有几分欢喜。

    毕竟是经他之手练成,难免是多了几分成就感。

    就譬如前世自己做的饭菜,总比去外头吃的感觉来的好,这法器也是如此,却都是自家辛苦祭炼的法器,趋使时来得顺手。

    顾诚正欣喜收获,却听得外头院子再度传来一阵动静。

    免不了是一怔。

    他修炼法力,祭炼浑天幡,已然过去了不少时辰,只估摸着,怕已是半夜三更了,按理说这个时节,也没有什么人再投宿了才是,怎么还有这吵闹的动静。

    微微皱眉,想着若是这动静方才发生,怕是对自家祭炼法器都有影响,如此想着,顾诚浑天幡更上一步的欣喜却是少了不少

    念头一转,顾诚便准备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他如修的法力,又有法器傍身,自然多了几分底气,便是遇见事情,也没什么好退缩。

    由得外头这么吵闹下去,他却没个休息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尸变了!尸变了!快来人!快救命!”

    正想着出去问个情况,让外头的人安静些,顾诚便骤然听得这般惊叫。

    当下面色一紧,不做犹豫,法力流转,倏忽间便运使了那小神足缩地法,房门一开一闭间,已然出了房间去。

    刚出得门去,便见此前见过的一名车夫,慌也死的疾逃出院门,一面逃还一面叫着。

    方才那声惊呼,正是出自他口。

    顾诚刚欲动身,想着拦住那车夫,问清楚个情况。

    骤然间,却闻得一股恶臭之气,猛地吹来。
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缩地法再运,转眼间踏到了那院门处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却见得一身着素色内襟,额带丝绸巾子的女子,转身盯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行动僵硬,面色煞白,只隐隐泛着一丝铁色光晕。

    顾诚尚且未有细看,便见那女子嘶吼一声,眸中凶光一闪,便朝着他扑来。

    这情况明显不寻常,危及自身,顾诚也不在多做什么犹豫,随手便将浑天幡从五阴袋中掏出,眨眼间变作一丈八长幡。

    其上玄光流转,周天星辰隐现,不似凡物。

    顾诚也不多想,随手一招,便见那浑天幡上,垂下数道黑气,倏忽间,化作道道小儿臂粗的黑索,直往那女子打去。

    只拿那女子虽看上去柔弱,速度却是半点不满,顾诚浑天幡黑气将出,她便已扑到身前不远。

    顾诚斗法经验不多,更不说这般堂堂正正对敌,面对这不似寻常的敌人,这般速度,心中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只得驱动那道道浑天幡黑气,方向一转化作一网,阻住女子前扑之势。

    浑天幡也不愧是禾山道中排名十四的法器,虽只被顾诚练成了两道地煞禁制,却也威力不俗。

    那女子被这黑网一组,衣襟当即被腐蚀出几个印子,更见那女子肉身,散漫出一些个黑绿之气,顾诚轻嗅,却闻到一阵恶臭。

    禁不住便是皱眉。

    当下浑天幡所化黑网再动,直将那女子裹在了网中。

    到此,顾诚本以为妥当,想着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却见那网中女子,骤然又是一阵嘶吼,嘴角露出半寸长的獠牙,略显枯瘦的双手,隐隐竟长出黑色长指甲来。

    旋即也不等顾诚做出甚么反应,却见那女子猛地一震,铁色玄光一闪,竟将浑天幡黑气所化黑网,震开了几分,旋即那女子双手一抓。

    两只手指甲,晃似金铁一般,竟生生将黑网撕出个口子来。

    瞧到这里,顾诚虽见识不多,却也能够看出,眼前只女子只怕是只僵尸之类的事物了,想起此前那老翁所说,自家媳妇身死,那四名车夫又与那女尸同住一屋。

    方才又有一名车夫奔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诚哪里还不知道,眼前这诡异女子,怕就是那老翁的媳妇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此景,却也由不得顾诚多想,危机临身,顾诚却也还算冷静,想到眼前女尸,算是个阴邪之物,便联想到了法海留下的那紫金钵盂来。

    这紫金钵盂是顾诚最早入手的法器,又有法海留下法器道书,自然已是祭炼的熟稔。

    紫金钵盂之上,有五层佛门禁制,若是与寻常修士对敌,却还真不怎么得力。

    只对付一些个阴邪鬼物,却有奇效。

    当下顾诚不做犹豫,自五阴袋中取出紫金钵盂,禁法一催。

    那紫金钵盂凭空飞出,钵口朝下,悬于上空万道金光自那钵盂之中照出。

    那紫金钵盂是佛门禁法练成,所照金光,自然与那佛光无差。

    只顾诚道门法力,威力未有那佛门念力催动来的厉害罢了。

    那金光转眼便照在了女尸身上,果起神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