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章:禾山法器
    昨夜顾诚祭炼五阴袋,将那袋子扯开。

    却见里头钻出个神魂来,顾诚以为是那赵老道留下的甚么暗手,便催动紫金钵上禁制打去。

    本来,那紫金钵上禁制,少有杀伐禁法,即便是顾诚催动了,若非有意打杀,寻常修士,却也不会丢了性命,只这紫金钵,乃是佛门法器,对那阴魂之物最是伤害大。

    是以,那是神魂却直接被顾诚打散了去。

    那神魂散灭之后,顾诚身上便多了个印记,倒不是什么显露在外的印记,只是灵觉感应之下,念头里多了一缕杂念,不似自身之物,顾诚虽只是胎动境界,但因为太上感应化龙真经神异,加之自身九窍心奇异,却是灵觉非常。

    是以,这般感觉,却是做不得假的。

    隐约间,顾诚总觉着印记有些许危机,如此情况之下,顾诚便是斩杀了赵九老道,获得五阴袋的喜悦,都消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这事情,他见识不多,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,旁敲侧击问了问小青,却也得不出个结果,顾诚却也只能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说到那五阴袋,顾诚总归还是有几分收获,也算是盖去几分诡秘印记带来的阴霾。

    那五阴袋中,一干旁门法器,威力多是不凡,虽说不是正途,对于如今缺少对敌手段的顾诚来说,却是十分的不错。

    加之那其中道书,禾山道六十七门术法,却都有记录。

    说实话,瞧道这里的时候,顾诚多有几分诧异的,那赵九能将这禾山道法术都录在五阴袋中,明显在那禾山道中身份不低。

    此前虽听小青说,这道人在十万大山颇有几分恶名,却总归没什么直观体验。

    如今见这禾山道根基的六十七门术法,此人皆是录有,便也多了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顾诚却不知,这赵九于禾山道地位却也不低,虽只有通窍的境界,但在禾山道中,却也有个长老的位置。

    赵九原本是大陈境内一山村孩童,只一日却是村子被妖魔屠了,赵九也是机缘,逃得性命,巧合之下,被禾山道的一位长老收做了徒弟,传授禾山道的法术,他天资不错,短短二十余年,便练成了通窍法力,更是把禾山道六十七种法术,练成了十之六七,已经是禾山道这同一辈门人中,法力最为高强的几人之一。

    而后便成了这禾山道的长老,也收拢了几分弟子,只不怎么尽心教导。

    因为小时家破人亡,为妖魔所害缘故,他却是对妖类深恨非常,时常无故杀戮那十万大山中的妖物兽类,加之在禾山道这等旁门左道之中,受门中邪道观念影响,愈发喜好杀戮,禾山道门人中,就数他借助杀戮,祭炼法器最多,若是有人劝说,他还有脾气,久而久之,他也就多了几分不好招惹的名头。

    自他从禾山道地界出来之后,为祭炼法器,杀戮更多几分,更是祸害起了人类来,颇招惹了几个对手,只他手段不少,加之禾山道与十万大山左近仍是威名不小,却也无人敢去对付他。

    那王道灵,正是被他瞧上的蛤蟆精怪,赵九本欲将王道灵打杀的,只这王道灵也有几分法力,却是没能杀了,是以赵九才盗了王道灵的乾元换骨丹。

    因此引来了王道灵报复。

    赵九祭炼禾山道旁门法器不少,却因为化身七杀元神,没了那庞**力,只凭耗白蛇内丹,加之小青暗算,却连半分手段也没能施展出,便被顾诚葵水雷珠打杀了去,着实也是有几分冤枉的。

    他那辛苦祭炼的旁门法器,倒是便宜了顾诚。

    便是小青在赵九身旁时日不短,见了那五阴袋中法器,仍是有几分惊叹,更何况顾诚了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小件,只说那禾山道威力排头的几件法器,赵九几乎都练了有。

    就譬如那‘骷髅妖’’六道黑索‘’五毒白骨幡‘‘五马浮屠锁’之流,便都存在这五阴袋之中。

    禾山道“髑髅妖”,乃是极凶残的一种法术,禾山经上排名第二的狠毒法门,仅次于七杀元神。这种妖术要用横死的人头骨为材料,凝聚无数凶魂厉魄,杀伤无数生灵才得炼成。髑髅妖所喷毒烟含有尸毒,中人必死,每杀死一头生灵,就能吞了魂魄,凶威越甚。

    六道黑索排名第三,是采集了地下千万年的污秽之气练就,原本只是一团灰白的秽气,恶臭难当,要用禾山道的秘传,千辛万苦的凝练,最后到了细不可查,无色无嗅,只是一条宛如蛛丝般的黑线,才算是大成。

    六道黑索一旦中人,阴煞毒气立刻入骨,就算是玄门正宗的炼气士,没到了凝煞,炼罡的层次,也是一下子就会被打散毕生修为,就算不死,也等如要从头来过。在禾山道六十七种法术中,这六道黑索排名第三,阴毒之处,犹在浑天幡,五阴袋之上。

    五毒白骨幡排名三十七,是用极猛烈的毒药,把人害了,这些人的尸骨中有蕴含毒烟,再把这些尸骨拿来祭炼成一杆长幡,只要冲人一晃,就能把人当场毒翻,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化为一滩血水,又名化尸白骨幡。

    五马浮屠锁,是一件形如锁链的法器,创出这法术的禾山道祖师,曾是一位大将军,在西域跟蛮人大战数十场,吃过了蛮人的战阵利器铁浮屠的厉害,后来投入了禾山道门下,就苦心创出了这宗法术。

    铁浮屠乃是把良马用铁甲罩了,再用铁索连接起来,冲阵的时候,力量奇大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这五马浮屠锁就是要寻到数百匹上好的良马,用尽手段折磨,让这些马儿死的时候怨气冲天,魂魄不散,这才收了魂魄,用禾山道的法术练成阴马。每炼成五匹阴马,就用符箓练过的锁链穿起来,对敌的时候,五马浮屠一冲而过,便是数百人也抵挡不得。且这阴马乃是马匹屈死时的魂魄练就,无形无质,即便在树梢之上,陡峭山峰,乃至江湖湖海也能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这般法器,也不知赵老道是花费了多少时日,才祭炼出来的了,且不说那上头禁制如何,便是这材料,也时需要耗费极多时间的。

    要不说顾诚同小青见了那五阴袋中事物,都生出几分后怕呢。

    若是赵老道把这些个法器都催使了,罡煞之下,寻常修士却也没有几个人是他对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