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九章:隐患
    瞧着小青模样,也是清楚,小青只怕是担心他手中还有那葵水雷珠这等法器。

    心下微微摇头,这与他来说,算是好事,倒也没有什么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对小青也存着几分忌惮的,这毕竟不是什么故事世界,他可不能去确认,同小青斩灭了赵九老道之后,小青便对他肝胆相照了,莫要忘了,自家体内的九窍心,小青可也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诚道:

    “在下无飞腾之术,还请小青姑娘,助我将汉文兄他们领回来,至于这五阴袋中之物,若是小青姑娘信我……“

    “小青得了自由,便是最大好处了,哪里还好要甚么东西,那五阴袋中之物,顾公子取了便是,我要这浑天幡就好,且稍等,小青这便去将许公子他们领回。”

    小青看了看远去的航船,却是对着顾诚笑笑,只罢手不要那赵九老道的五阴袋,继而也不等顾诚说些什么,径直一跃,飞掠而出,见到那河岸,身躯一个扭转,化作一水桶粗细的大青蛇来,‘噗通’一声,滑入大河之中。

    顾诚如今虽也练得胎动境界,更是见识过不少通窍境界的修士,但是似这般妖类变化,却也真没亲眼见过,即便是用葵水雷珠算计了赵九,他所化七杀元神本也是蛇躯,然雷珠威力甚大,赵九七杀元神却只能寻得一些血肉了。

    是以见得小青化身原形,多少也是有几分好奇的,不免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见小青催了法力,将航船开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甲板之上,却只见得许仙,那差人踪影不见,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“顾公子,那差人被我打晕了过去,也免得麻烦。”

    小青携着许仙下船,便对顾诚做了一番解释。

    顾诚闻言,只微微一笑,那差人若是出了意外,去也有些不妥,至少,许仙此去苏州府,难免多了几分麻烦。

    “清元兄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许仙面色有些苍白,显然方才那般动静,让他一时半会儿还有些定不下心,不过因为没有看到小青

    妖身加上此前顾诚与他说过的那些事情,他倒是也不至于心绪波动得太厉害。

    缓了一缓,看着顾诚与小青对话,心中疑惑却是颇多,尤其顾诚没有与他说过和小青的谋划,是以,在他心中,小青还是那白娘子的婢子,这般想着,他忍不住就插了一嘴。

    顾诚看出了他的疑惑,只是却没有和他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抬手,阻下了许仙的话,道:“此地却不是说话的好地方,若是汉文你真想知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,或是对这修士之事有兴趣的话,便等到了苏州府,我再与你言说。”

    许仙听顾诚如此说,自然也不好在多问,只得是憋住心中疑问。

    却听小青道:“顾公子、许公子,小青就不与你们同行了,小青自十万大山出来,便被那妖道捉了去,却已然许久未曾回去过了,再者,我属妖身,实力却也未够,却不好在这江南之地久留,此间事了,小青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对此,许仙不清楚情况,自不知该说些什么,加上骤然听闻小青也是妖身,却经不住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顾诚,他倒是没有想过挽留小青,而是想到了那五阴袋,虽说小青自言不取,于顾诚来说,却习惯照着自己的原则去做事。

    是以,他道:“小青姑娘真要离开,却也不比急于一时,若是不急,那五阴袋中禾山道术法,想必对姑娘应该有用才是,虽只是旁门左道,但听闻禾山道在那十万大山,也是作威作福的,想必得了这禾山道术法,姑娘便是回了那十万大山之中,也能多几分自保之力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小青看了顾诚一眼,也是有些心动模样,最后却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即是说定,却是上了那航船。

    许仙自送回了那差人房间,至于小青,只能是暂时同顾诚待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,那等旱地惊雷,着实可怕得紧,若非亲身体验,我是决计难想象出的,那十数丈的大坑,要是雷光劈在我等航船之上,只怕我等已然没了性命了!”

    昨夜留在航船上,看守许仙的防送差人,仍是一副心有余悸模样。

    差人姓赵,却是个不喜多言的,只昨日吓得狠了,后来听顾诚与许仙所述,更是后怕,是以才忍不住多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否则以他性子,平日却少有这般多话的。

    “怕不是什么妖孽!”

    这话,却是那船夫说的,似他这般在河道里讨生活的,却是对鬼神精怪只是,最是深信不疑,那赵差役说起此事,船夫便用一种笃定语气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十数丈的大坑他却也是见了的,昨夜月入中天,他才与另一名差人回转,见得这般场景,都不敢多待,只趋使了船,匆匆便往苏州府而去,只怕回转钱塘之时,几人却是不敢再走这条河道了的。

    赵差役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只两人这对话,却是听在了许仙耳中,心思难免复杂。

    昨日他虽未曾见得顾诚同那妖道对敌的场面,却也见识了几分术法妙用的,此时的他,却此前顾诚所言,再无多少不信了,只想着顾诚的话,难免心绪有几分复杂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这般性子,对那修行之事还是有几分兴趣的,只是想着家中姐姐,以及自身乃是许家唯一香火,自己却不争气,未能取得一门亲事,生下半个儿子,便消去不少修行念头。

    加之,具顾诚所言,若是他想要修行,却是要去那劳什子金山寺,削发为僧的,如此便更多了几分犹疑。

    顾诚却不知许仙此时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按理说解决了那赵老道,去了一门心事,他不该如此才是,只是或许正应了那句话,福兮祸所依。

    昨夜他祭炼了那赵九老道的五阴袋,却遇到了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那麻烦是个隐患,若是不发作还好,若是发作起来,却不是什么好解决的。

    是以,顾诚才会有些烦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