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六章:所得
    顾诚却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只等那两名差人去得远了,才与许仙对坐下来,道:“汉文兄,却有一事要与你言说,只你听了,莫要太过惊疑才是。”

    许仙尚不明白顾诚请了那两个差人离开,是什么意思,如今了听了顾诚这云里雾里的话,更是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“清元,有什么事情,需这般麻烦?等到了那苏州府,我安定下来,再说也没甚么妨碍的啊。”

    顾诚摇摇头:“汉文你且平心静气,我有一个故事,说与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顾诚却不看许仙面色,只把那法海嘱托,以及白娘子来历,与许仙一一言说了去。

    这一说,便是小半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说罢,顾诚便看向了许仙,只许大官人脸色,怎一个惊愕了得,显然是一时半会儿,接受不得顾诚这般故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许仙才缓缓回神,张了张嘴,却不知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若说顾诚所说的故事,是在遇到白娘子之前,许仙也只当做曾经顾诚同王石常说的志怪故事听了,只如今遇着了那白府之事,心底难免多了几分相信。

    加上,顾诚为人,素来都挺真诚,至少在许仙看来,如此,是以,他一时半会儿自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清元,你说的,可都是真的,这未免也太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过不可思议?”顾诚闻言,不等许仙说完,却笑了笑,道:“汉文兄,如今你已然经历过那白府之事,更是因此被发配到那苏州府牢城营去,却还有什么不能信的?我只问一句,若那白娘子真如我所言,是要害了你性命的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许仙犹疑颇多,他本就不是个干脆的性子,不然也不会如今还借住在他姐夫家中,虽说这里头有不少缘故,是因为他姐姐关心他。

    只他若是个能决断的,便早该做准备,想法子自立门户了。

    这般借住在李仁家中,不过给他姐姐平添麻烦罢了,李仁因为此事,可是对许仙很不待见的,便是顾诚去李仁家中探访许仙之时,也能看出这点来。

    若非李仁与许娇容夫妻足够和睦,这一家人,早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汉文兄,不拘你信是不信,我这话却是要与你说的,那白娘子是个祸害,我与你是好友,便是未有那法海禅师遗愿,此事也是要同你言说的,我如今也有些能力,却也有几分想法,对付那妖道,至于那禅师念头,要我将你度入金山寺中修行,却全由得你,你若是愿去,我便送你去了,若是不愿,待那白娘子之事处置妥当,我也自去镇江府金山寺送了信,而后你我还是好友。”

    顾诚将话摆在了面上,正巧,这时辰也差不多到了,以顾诚如今灵觉,已然听到了那门外渐近的差人脚步。

    是以,说完此话,顾诚便直接起身,来到房门,一打开,正见那两名差人要敲响门扉。

    “顾公子。”

    两名差人见了顾诚,只见了一礼,也不多说之前交易,却是让开了半个身躯,由得顾诚出门。

    顾诚也是点头,得了人家方便,自然没必要摆什么架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顾公子虽然是读书人,倒是与常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瞧见顾诚去得远了,两名差人中,做主让顾诚半个时辰的那人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只说他与我等小役都有礼有节,没有半点傲气,还与了几分好处,便是十分难得了,这般处事,也难怪神童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人家自有前途,倒也不须我等去赞,你我得了那好处,还是想想等将人带到了苏州府,如何去快活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苏州府比之钱塘,可是热闹不少,上回听一位同差说,那里的妓子手艺可是顶好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着,却是畅想起来。

    未注意许仙面上,那恍恍惚惚的神情,却有些许的魔障,想是还没想通,顾诚那话中故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诚自也不管许仙听了自家故事,是个什么念头。

    反正那禾山道道人之事,以如今谋划,他也起不到什么帮助,不拘他能不能想通,自己这边也算去了一桩事情。

    处理好此事之后,顾诚也算是轻松不少,全心预备起与小青做的那件谋划起来。

    那葵水雷珠,虽然还是一层禁制,却也祭炼的完满许多,加之本质不凡,内中精气丰富,威力比之寻常手法祭炼的葵水雷珠,还要强上几分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说那能伤到罡煞修士的雷珠。

    那等雷珠,禁制层数并非顾诚如今能够想象的。

    便是有那等心思,也没那般法力。

    说到法力,顾诚祭炼雷珠得的好处,却也不少。

    他所专修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本就精深奥妙,法力积累浑厚纯粹,本来只这般修习,却不知需要多久,才能积累足够法力,叩开那通窍关锁。

    如今得了雷珠精气相助,法力积累速度,倒是快上不少,加之那雷珠精气,本是天才地宝般的事物,对顾诚肉身,也有着非比寻常的助益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不仅是肉身得到了淬炼,筋脉在祭炼雷珠时,法力涌动,宽阔紧实不少,便是丹田中的法力,也多了不少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若是有法器在手,却也能与还未通窍的修士拼斗一二了,若是法器足够好,甚至对敌通窍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当然,他没有争斗经验,这般说法,也只是形容,真要临场,却还差几分历练的。

    顾诚回转房间,先是将那雷珠祭炼一番,凝实几分禁制,旋即便从那紫金钵盂之中,掏出那符笔灵材来。

    这般举动,自然是要修炼那阿罗汉真诀上的铜身术的。

    这航船之上,小神足缩地法练不得,这铜身术只消刻录符印,熟悉手法,倒是没什么挂碍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五日等许仙启程的时光里,顾诚已然是熟练了那小神足缩地法,虽然提不上登堂入室,却也能说得上是初窥门径了。

    至少,平时随手使来,不会出现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而铜身术,这几日他也有所钻研,只是还未动手刻录,如今在这航船之上,那赵九老道也尚且不会动手,倒是修习的好时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