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:葵水雷珠,祭炼法器
    “葵水雷珠,便是它了!”

    却说小青离去之后,顾诚不知心中什么念头,只回身不再继续修行那刚入门的小神足缩地法,也未有借助符箓,刻画那铜身术。

    而是淘摸出紫金钵盂之中的,法器篇目,翻出了一类法器的祭炼真诀来。

    这门法器,自然便是顾诚口中的葵水雷珠。

    所谓葵水雷珠,实际上,是一海外修行宗派所持真诀,法海却也是偶然入手,自那海市中购置而来,他本是一老蚌成精,这水属雷珠,自练得几分。

    只这雷珠,也非寻常法力便可练得,这雷珠,需积累众多海水精气,方能炼制一枚。

    便是法海,入手之后,也不过于那海上,练成了两枚,却都用尽了,不然与顾才交手之时,也不会如此便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说到这,倒不得不提,法海着实是有些倒霉的,与顾才对敌之时,却好似什么都没有准备妥当一般,也不知他算计顾才之时,都做了什么去了,不然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,最后反倒是便宜了顾诚。

    这雷珠威力非凡,从法海记述中,便能看出几分,其中描述“虽不及天地神威,这雷珠施展,却也声势浩大,一经施为,便是生生不息,一化万千,雷声鼓动,非罡煞大成者,不能承受”,法海积年老修,虽仍旧在这通窍境打转,破不得那感应关窍,却也见识不低。

    毕竟不说其他,他这法器篇目,便不寻常,一般修士,哪里有那等资源见识,编纂出这法器篇目来。

    是以,他这般形容,那雷珠威力,定然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顾诚也是看在这雷珠威力上,才有了同小青的那般计划。

    只他要祭炼成这雷珠,却也不是什么容易事,虽说练成了一丝法力,却终究不过入门,祭炼法器,仍力有不逮,好在,他手中有一物,却是不必他花费太大力气,便能练成这葵水雷珠的。

    或许,祭炼这法器,还能涨自家几分法力。

    这物不是其它,正是那法海圆寂之后,焚化后所留宝珠,这宝珠自法海体内而生,虽算不上妖修内丹之流,却也不差多少,若真说起来,实际上比那些个妖类内丹更珍贵几分,毕竟这珍珠之物,素来便是天材地宝一类。

    尤其是法海积年法力打磨,仍旧留在体内,足见其珍贵之处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非迫不得已,性命威胁在前,顾诚也是不想动用这宝珠的,日后若是法力积累到了一定境界,在他看来,这宝珠是能够炼制一件趁手法器的。

    只如今情况,却由不得他多做选择。

    这宝珠再是珍贵,却也只能用作那葵水雷珠祭炼祭炼基础了。

    虽有些心疼,惦记那雷珠厉害的顾诚,还是拿出了紫金钵盂里头的那枚宝珠,宝珠拳头大小,上头云雾流光,白腻的珠体,恍若天宫明月。

    内中若隐若现的大海流波,以及那隐隐约约传之入耳的海浪波涛之声,更是神异非常。

    顾诚自知,那宝珠异像,一来是天成,质地良善,二来却是法海法力细心打磨了,只怕法海对于此珠,也是存着别的想法的,或是本命法器,或是待得成就那罡煞境界,再动用的灵材。

    此中种种,法海已逝,却无人能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宝珠到了顾诚手中,却也算是成了一份救命之物。

    于他人来说不值,于顾诚而言,却是不亏了。

    内中法海法力打磨,积蓄的精气,却是正好成了那葵水雷珠所需。

    说到底,顾诚仍旧要谢法海,若不是法海留得这般多事物,他却要多上不少危机。

    只稍作感慨,时间紧迫,顾诚也没那个功夫伤春悲秋。

    将紫金钵盂收好,手捧宝珠,顾诚回转厢房之中。

    默诵那祭炼葵水雷珠的法门,渐渐熟悉起来,只等有了几分把握,才调动丹田之中的一丝法力,将那宝珠轻轻一抛,指决捏动,诵起真言来。

    眼见得,伴随法力调动,道道符箓自顾诚指决中打出,印在那浮空的宝珠之上,使得那宝珠愈发的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而就在顾诚符印打在宝珠之上的同时,那宝珠之上,却也有道道精气,伴随着顾诚流动法力,吞吐反复,自符印中流转,不知不觉间,竟随着顾诚呼吸,反哺到他体内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也不知引动了什么关窍,顾诚心念间,不自觉运转起了那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,受那真经引动,道道精气,自顾诚嘴鼻流入,流转全身,洗精伐髓,化入经脉,随后于丹田中,成就一丝法力,而这成就的法力,又随着顾诚捏动的祭炼指决,化为道道符箓,印入那宝珠之内。

    是以,这宝珠和顾诚之间,竟在他预料不到的一种情况下,成就了一个大循环,他祭炼那宝珠同时,宝珠也成就了他的修行。

    此等遭遇,算得上是机缘巧合了。

    只不知法海若是知晓,自家辛辛苦苦打磨的灵珠,再度成就了顾诚,却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想必就算见了地藏菩萨,得了指点,少不了面上也要多上几分苦涩的。

    顾诚此时心神尽皆融在祭炼宝珠之上,恍恍惚惚,冥冥杳杳,正是步入了一种奇异境界,在这时候,似乎连体内法力运转,身前流光云转的宝珠,也全不在他心上。

    捏动指决,不过潜意识间的举动,顾诚心神,已然完全沉浸于一种莫名的虚空境界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直至顾诚指决慢慢缓了下来,宝珠中流转到顾诚呼吸之间的精气,也浅薄上几分,顾诚才从那种恍惚间,回转神思。

    睁眼时,却发觉眼里的天地,变得完全不相同了。

    清晰、细腻、鲜活,即便是老旧的厢房,也给了顾诚这么一种感觉,尤其是体内那等轻盈,元气充足之感,更是让人颇觉奇妙。

    当然,顾诚经过这番打磨,心中虽觉奇妙,却半点没有焦躁,反而是缓缓将那最后一个符箓打入宝珠之中,缓缓将那宝珠收入掌心,才开口而言:“一层禁制,却还需要打磨,只多祭炼一些时日,这葵水雷珠,便能起到效用,即便那赵九手段再多,总也比不得罡煞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这身躯修为,倒是意外之喜,好收获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