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三章:筹谋
    “顾公子,那道人也是知道你有甚么九窍心的,却是对你起了心思,今番我能来此,便是要我捉了你去,若是公子有法力在身,还请想个法子,救上许公子一救。”

    虽顾诚心中任有疑虑,不知其中真假。

    但是,小青这番作态,倒也不似假的,毕竟原先的顾诚,在她和禾山道人眼中,也不过是凡人罢了,若要对付他,又何必出言诓骗,直接将他拿去,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如今小青所言,却正合了道理。

    再者,她提到那九窍心之事,此事却是做不得假,小青也不必拿此来取得他信任,若小青真是那禾山道道人一方,此般行事,不过让顾诚心生警惕罢了。

    与修士打过几番交道,慢说顾才,便是那法海与王道灵,都不是什么蠢笨之人,各自有着各自算计,可不会平白就露出心意。

    是以,小青这番话,倒也算是值得取信。

    只其中一些关窍,由得揣摩,譬如那恋上许仙之事,便难定性。

    这方世界,可不是前世那等闺房读物,平白就讲究起情情爱爱来,吃了不少修士亏的顾诚,更是不会轻易相信,一只练成了法力的蛇妖,会恋上一个凡人,即便是这个凡人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就如小青自己所言,便是那禾山道的道人,化身白娘子,也不过是为了取走许仙身上造化罢了,修行中人,即便是结交道侣,多也找寻的是同道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一条青蛇?

    顾诚对此不置可否,只多了几分警惕,不说别的,就小青所说,那禾山道道人瞧上了自身九窍心,应当是做不得假的,自家还需做上一番筹谋,即便不是为了救下许仙,也不能让自家性命,平白被害了去。

    真要是那样,届时到了阴司地府,见了法海,只怕这老和尚少不了要笑上一番了。

    “小青姑娘莫急,我虽有几分法力,却不过是机缘巧合,哪里有什么防卫手段,慢说那禾山道道人是个什么境界,以小青姑娘与那位白娘子法力,尚且不敌,我又能如何,此时急不得,还需想个妥善的法子,才能行事。”

    小青找上门来,不拘她有什么目的,至少从法海哪里获得的消息,加之她自己所言,一些个事情还是能够看明白的,所以顾诚自把小青也当成了一份机会。

    不管小青对付那禾山道道人赵九,是要做些什么,只消她有这个意思,暂时便是顾诚的助力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,且不管能不能对付了那赵九老道,若是成了,自然最好,与小青之间,也另有计较,若是不成,现在说这个却也早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小青本以为,顾诚几月不见,便修成了法力,步入了这胎动境界,且周身灵光清耀,显然基础不凡,只以为顾诚是个有师承的,是以,今日才改变了注意,想借助顾诚,达成自家目的。

    却哪里知道,顾诚给出这么回复,半点也不提身后师承。

    这便让她有些为难了,依她看来,顾诚这或许也是并未信了自己的话,所以才如此不急不躁的态度。

    按着她原本想法,是捉了顾诚,去寻那与赵九老道为敌的王道灵的,届时就算与虎谋皮,但从赵九身上逃得自由,也算多上几分机会,再者,她对于后手也自有算计的,却也愿搏上一波,总比这般一直沉沦,难得自由来得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对顾诚所言,却是大部分都是真话,便如那白娘子之死,她是真个有些兔死狐悲之感的。

    否则,也不会如此着急的去对付那赵九。

    诚然,她也是担心赵九化生灵胎之前,会先取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大部分原因,还是不愿再继续于赵九手下,为奴为婢,不得自由。

    与她这等妖类而言,却是难受得紧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这般问,顾诚却仍是一副不急不躁模样,瞧不出半点要被害去性命的担忧,转而禁不住道:“顾公子若是有老师,可否请他老人家出手,将那道人擒下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顾诚一听这话,却是愣了,他倒是没想到,小青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且瞧她模样,是笃定顾诚背后有前辈高人的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顾诚倒是来了几分兴趣,也没有否定,只说道:“传我修行法门的那人,授予我法门,指点一番之后,便离去了,此时却不知在哪里,怕是让小青姑娘失望。”

    顾诚这话也不假,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是自法海身上所得,法海自然算是传他修行法门之人,至于离去,法海圆寂,不是离去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小青也不知是信还是没信,只失落总是有的,却在她忌惮顾诚师承,不好对顾诚做些什么,又纠结于自身自由,万般无奈,只得向去寻那王道灵一番之时,却听得顾诚道:“小青姑娘也无需着急,如你所言,那赵道人为人算计,此时实力确实不全的,若是小青姑娘有意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顾诚心念百转之下,得了半个不成熟的计划,且他紫金钵盂中,那法器篇目之上,且有一门法器,若是能够祭炼出来,这计划却是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把握,能够成功的。

    小青听得顾诚计划,眼眸子也愈发亮了,多了不少底气,只对于顾诚,由自有几分不大信任,便如同顾诚对她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如今情况,二人若是合作,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双方却是都自压下那点怀疑,商议起计划来,查缺补漏之下,终得了几分成果。

    “便如此做,若是真能逃得自由,也救下许公子性命,小青自感激不尽,日后必会报谢顾公子。”

    小青微微一福。

    顾诚笑笑,只道:“此事还要全依托在姑娘手上,若是得成,是我该谢过小青姑娘才是,至于汉文兄,他也是我挚友,还不须姑娘如此的。”

    小青闻言,微微点头,也不知是个什么想法,只眸中终少了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与顾诚告罪一声,便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顾诚面上带笑,只等小青娇柔身姿消失不见,笑颜才缓缓隐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