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一章:小神足缩地法
    “啧啧,老和尚倒是见识不小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翻看了那道书,顾诚却是不由一赞,这道书他自打开紫金钵盂之后,便曾翻阅过,只如今再仔细看过,却仍禁不住赞叹一番。

    原因便是,这法器篇目之中,并非只记述了祭炼的禁制法决,其中却还简单的介绍了这些法决的来路,以及法海如何获得的经过,更是有不少的见闻,让顾诚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或许这些见闻对于法海来说,算不得什么,但是与顾诚而言,却是一份加深他对修士世界了解的好资料。

    就譬如说那份罗汉真诀中记载的《阿罗汉伏龙禁法》,在这道书之上也有记述。

    其中,法海却也讲述了那阿罗汉真诀的来历,却原来,这门法决,并非金山寺传承,而是法海机缘巧合之下,自一残破寺庙获取,那寺庙还有一个顾诚熟悉的名头,兰若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对于这个名字,顾诚见得时,是有那么几分惊诧的,不过想想白素贞逗出现了,虽然与前世的那些故事有一些个差异,但再多一个兰若寺,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至于法海获得这门残决,却还有一番故事,这里头牵涉到一个练了一口飞剑的燕姓道人。

    此中种种,顾诚是很有几分好奇心的,只如今局势,许仙不日便要发配往牢城营,他如今却需要早些炼出几分自保能力,否则到时出游,难免发生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是以,顾诚心中虽痒,却也没有急着再去翻阅那篇道书,而是抽出那罗汉真诀,钻研起了自己仅能习练的那两门术法来。

    这两门术法,之所以没有那般多的限制,不似其余法术,只能佛家念力催动,却因为这两门术法都足够基础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江湖中人,没有练过法力的,凭借一身真气,或许也能够催动几分,只没有法力催动的那般效果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,便是如此,与那些江湖中人来说,也远超江湖上那些绝顶武功了。

    顾诚先是看了看那铜身术,这门法决,比起那《小神足缩地法》实际上要来的直白些,只这门术法,说是术法,倒不如说是符箓真言之术。

    盖因这门术法,却是要于身上画下符咒真言,灌注法力,方能起得效用。

    不过这门术法能被收录在那阿罗汉真诀之中,自然也尤其优异之处,便是这符咒画好之后,便不须管了,到时只需催动法力,便能于身上显出一金色皮膜,能当得金铁劈砍,便是寻常飞剑,也能挡得一击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符咒也是有限制的,只能灌输三次法力,若是三次都破碎了去,一身符咒便自消退,再无效用,此时又需重新在肉身上描绘了。

    而这画符的材料,那紫金钵盂中却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顾诚对这门术法还算满意,他本没有什么防身方法,如今这术却也算得上是来的及时,只消好好钻研,想必不是画好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也不是好时机,尚有那《小神足缩地法》在旁,顾诚却需要琢磨一番,也好决定修行。

    相比起铜身术,这小神足缩地法,内容便要复杂不少了,此门术法,是从那佛门神足通简化而来,若是佛门中人修成,却是对日后修行神足通大有帮助的。

    当然,顾诚如今修的是练气法,也不讲究这个,日后若是境界高了,这门法术也不知还用不用得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会考虑这么长远。

    只这门术法,对他如今,却是效用非常之大的。

    这门术法,需捏手印,默诵真言,凭借法力,引动那冥冥中的一丝神通轨迹,以达到缩地成寸的那么一个效果。

    当然,比起道门正真的缩地法,却是天差地别的。

    只对于顾诚来说,却是十分的适合。

    这门术法赶路逃跑在练气一二层来说,都算是快了,最主要的是,这门术法因是那神足通化简而来,又借鉴了道门缩地成寸的神通,注重的是那一丝神通真意,却不怎么耗费法力。

    这对于顾诚这个初入练气的新人而言,正是最为妥当的。

    顾诚虽说已然是步入了修行道途,钻研那《太上感应化龙真经》时日也不短了,但实际上,除了修成的纳丝法力,让他有了几分变化之外,他却还从未体验过修士的超凡之处。

    是以,即便是时间紧迫,没有多少时间给他钻研术法。

    但他对这门缩地法还是兴趣十足,瞧着那术法篇目上的描述,顾诚几乎想现在就体验一番,那般咫尺天涯之感。

    毕竟他虽然两世为人,见识过了修士手段,但自家总归没怎么亲身体验,加之前世幻想,便是再怎么冷静,也少不了为这等妙法而生出几分激动来。

    只心中虽然有几分躁动,他却也知道自己这般情况,是不好立即去钻研这两门术法的。

    毕竟在修行那化龙真经之时,他便领会了,不拘是修行真法,还是祭炼法术,却都讲究一个心平气和,神怡清净。

    尤其是修行真法之时,更是如此,修行毕竟不是寻常之事,哪里能够不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是以顾诚却不敢用那等好奇的心思,却修行这两门术法。

    只等默诵了那胎动境的化龙真经几番,缓缓平复心气,才重新看向那两门术法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他,眼眸里已然是平静如水,再无半点波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顾诚钻研术法,增进实力之时,赵九那边,却也得知了那盗银案子之事,听闻许仙也到老宅瞧过,自己算是被看破了身份,乃至于,许仙还因此被发配到牢城营去。

    赵九便是恼怒非常。

    心中怒火难耐,却是将小青好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当然,倒也不是他胡乱发泄脾气,只因那盗银之事,是小青去做的,虽说当时他也没什么意见,也没想过会出现这般结果。

    他自觉是没错的,自然全怪到了小青身上。

    只他却看不到,被他运使法力鞭打的小青,虽痛苦的滚落在地,凄惨痛叫,嘴角那隐隐可见的欣喜,却足以表现出,她心中那份喜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